新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逆青春 > 005 英雄救美(1)
    可能是屋子里比较潮湿昏暗,让我觉得很不舒服,也可能是不想跟陈雅静呆在一个屋子里,我寻思去院子里呆一会,可还没走出屋门呢,陈雅静在后面叫我了,她紧张的问我去哪里呀,我说我想去哪就去哪,你管的着我吗?

    陈雅静支支吾吾半天,愣是没说出一句话,好半天后才跟我说:“你是不是想跑呢,我可告诉你别跑啊,你赶紧过来老老实实坐旁边等我大明哥过来!”她说话时有点哆嗦,我瞬间反应过来了,她毕竟是个女孩子,这地方又是个废弃站,就是我一个大男人单独呆在屋子里也有点慎得慌,更别说她一个女孩了,可她哪好意思说她害怕,只能找这么个烂理由了。书阅ぁ屋shuyuewu

    我说你放心吧,我还等着开你干哥的瓢呢,我才不会跑呢,说着我就走出了屋子,这家伙居然急急忙忙跟了出来,还拽住我胳膊,急声道:“你别跑啊,这屋子里黑黑的,你咋能把我一个人扔在这?”

    我差点忍不住笑了,我说:“你是不是没搞清楚状况,咱俩现在是死对头,你今天可是找人把我脑袋打破了,屋子里黑不黑你害怕不害怕,跟我有关系吗?我巴不得吓死你呢,真是,你脑子没问题吧?天下人都是你家的仆人?都得听你的?赶紧滚一边去,老子要去尿尿了,别跟着我!”

    这一番话骂的我心里那个爽啊,别提多过瘾了,我往院子角落那边走的时候,她并没跟上来,一旁的黑哥依然在那打电话,也没心思搭理我两,等我尿完的时候,她已经回到屋子里去了,我这时候也开始考虑今晚回家怎么跟我爸交代,其实仔细想想,我压根不用交代,因为不管我怎么说都逃不了一顿打,谁让我爸是哑巴,他不会说话,跟他压根就没法交流,既然这样,那就破罐子破摔吧,到时候他想咋收拾我就咋收拾我吧,反正我也习惯了。

    我们三个等了差不多有二十分钟吧,黑哥有点坐不住了,他过来问陈雅静咋回事,她干哥咋还没来呢,陈雅静不知道哪来的胆子,居然没好气的顶撞他,说:“你问我我问谁去,我手机不你拿着呢,我怎么联系我干哥!”

    黑哥当时脸就沉了下来,他估计是不好跟陈雅静一女生发火,便看了我一眼,把陈雅静的手机递给我,没好气的说:“你让她打个电话问问,看着她,别让她乱给其他人打!”

    我拿过手机给了陈雅静,她倒是也老实,给她干哥大明哥打去了电话,只不过这个电话打过去后提示已经关机了,这下我心里窃喜了,这大明哥之前在电话里还气焰嚣张的很呢,现在居然也躲起来了,难不成是不打算来找陈雅静了?

    我得意的看了陈雅静一眼,她的眉头微微皱着,很显然她有点紧张,她继续打了两个电话,依然提示关机,她小声嘀咕着咋回事啊,手机咋还关机了。

    这节骨眼上我可不能错过嘲讽她的机会,故意用那种得瑟的口气跟她说:“哎哟,你干哥这不是害怕了吧,不敢来了?我看一会人来不了,你咋跟我得瑟,今晚就在这屋子里呆一晚上吧,一会我和黑哥一走,把你一个人扔在这,据说这种尿不拉屎的地方,晚上还会闹鬼呢,你......”

    我的话说到这,陈雅静直接啊的大叫了一声,还用手拍打了我肩膀几下,骂道:“真你妈的,别说了,我最怕这些东西了!”

    在外面的黑哥听见陈雅静叫唤,怕是以为出啥事了,还走到门口朝我们两看了一眼,见没事他就又走了,我骂了陈雅静一句胆小鬼,正准备继续埋汰她几句呢,她手机突然响了,她看了一眼后,直接接听了,而后冲里面大喊:“爸爸快来救我,我被人关到......”她的话刚喊道这,我心里咯噔一下,意识到出事了,赶紧抢过她的手机给她挂掉,同时冲她大骂:“草你妈的,你他妈的怎么这么不老实?”

    骂她的时候,我还打算看看刚刚跟她通话的是不是她爸爸,但是我那会不太会用手机,不知道怎么看,正巧这时候黑哥走了进来,问我咋了,我把事情告诉他后,他过来拿着手机看了下,眉头皱了起来,说:“备注是爸爸,应该是她爸打的!”

    这下该我紧张了,我最担心的就是她爸会不会报警,要是报警了,我岂不是完了?这要算起来,应该是绑架罪吧,那我不得坐牢去?

    也就这节骨眼上,陈雅静的爸爸又把电话给打过来了,黑哥直接挂掉,然后手指头在那按来按去的,陈雅静还问他干啥呢,他笑着说:“给你爸发个短信,就说刚说的话是跟他开玩笑的,现在在同学家过生日呢,今晚不回去了!”

    陈雅静说不行,她今晚必须回家,还说她爸又不是傻子,肯定知道她现在出事了,到时候我们一个都跑不了,陈雅静越是这样说,我就越害怕,我给黑哥说不然放了她,不然到时候报警了得坐牢啊,黑哥没理会我,但看的出来他脸色也有点不对劲,他掏出手机给关青青打了个电话,完事后他的神色又恢复了正常,很淡定的跟我说:“我问你姐了,你姐说不碍事,就按照之前说好的办,要么开了那人的瓢,要么一万块钱,就算她爸报警了,咱也有办法处理,你别担心!”

    完事黑哥还觉得陈雅静不老实,就去另一个屋子里找到个绳子,要把陈雅静的手脚都绑起来,陈雅静很不配合,一个劲的大嚷大叫,还乱踢乱打,黑哥直接给了她一巴掌,冲她吼了一声,说实话这黑哥长得本来就凶,这么一吼,我都有点害怕了,陈雅静这下又开始哭了,虽然还在挣扎,但没刚才那么剧烈了,最后被我两绑了个结结实实,反正绑陈雅静的时候,我的脑海里居然想到了以前看到的很多那种影碟,居然想到了那些,而且手也有意无意的碰到了她的身子,整的我心里也是挺痒痒的。

    我后来还无意间看到黑哥的身子有点反应,很显然他动了歪心思了,果然男人都一样,我寻思幸好我留下来了,我要是跟着关青青他们走了,怕是陈雅静真的要遭殃了。

    刚绑好她,她的手机又响了,依然是她爸打来的,黑哥一样挂掉,过了有三五分钟,又来了个电话,是一个叫夏雨的打来的,黑哥问陈雅静夏雨是谁,陈雅静说是她原来学校的同学,说着,她还看了我一眼,说:“就今天打破你头之后,有个女孩说她妈妈是医生,要带你去医院的那个女的!”

    我知道陈雅静说的是哪个,就是那个蓝裙子女生,当时还替我说话来着,长得还挺漂亮的,黑哥也没多问,干脆直接把电话给关机了,陈雅静这下有点着急了,她说不能把电话关机了,要是关机了她大明哥找不到地方咋整?

    黑哥说水塔附近就这一个废弃站,如果他干哥真的打算来找她,这节骨眼上也差不多到该到了,说着他就坐到一边抽烟去了,陈雅静这时候就在床上一个劲的叫唤,一会说嫌床脏,一会说绑着难受要我给她松绑,黑哥觉得她扰了耳根清净,便让我从旁边找了个破布子,上面都是灰尘,揉成一团后塞到陈雅静的嘴里,这下她叫唤不出来了,只在那挣扎着身子,哼哼唧唧的,两个眼睛似乎要冒出火来了。

    又过了几分钟,送完关青青的大兵来了,他进屋子看见陈雅静被绑在床上后,露出了猥琐的笑,他舔了下嘴唇后,说:“我草,你两咋把人家小姑娘绑起来了,这是要干啥啊,是不是没整好事啊?”

    黑哥骂了他两句,说以为谁都跟你一样,好年纪小的这口啊,大兵这下笑的更淫荡了,他骂骂咧咧的,说关青青刚才在的时候他也不敢胡来,现在她不在了,他可得好好爽一番啊!

    说着他就朝着陈雅静那边过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