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逆青春 > 007 关青青的背景
    往城区走的时候,我心里也特别忐忑,就怕碰到陈雅静的爸爸或者她的大明哥,路上见到对面有汽车来,我就赶紧跑到路边藏起来,一直到了郊区我才打了个出租车回家去了,这一路上心里都别提多紧张了,我最担心的就是陈雅静的爸爸之前报警没有,如果报警了,民警肯定要找到我家里的。

    回到家后我爸已经睡觉了,而且客厅里一股子酒味,他估计喝多了,这让我松了一口气,他此时要是清醒着,见我这么晚回来肯定要打我的。

    简单洗漱后,我躺在我床上怎么也睡不着,心里一直回想着今天发生的事,后来困意浓了起来,迷迷糊糊快睡着的时候,有人敲我家的门,这家伙直接将我的睡意敲没了,我心也提到了嗓子眼,我隐约觉得来敲门的人肯定跟陈雅静这事有关系。

    我很害怕,我不敢出去开门,但我爸一喝醉酒就跟死猪一样,他八成听不到声响,可敲门声这么一直响下去也不是办法啊,最后我还是壮着胆子走到门后,冲外面问道:“谁啊?”

    外面的人说是派出所的,问我这是童童的家吗,说有点事情要找我了解,我一听脑袋里轰隆一声响,完了,陈雅静爸爸果然报警了,我要坐牢了。

    虽然害怕,但我也明白,派出所的民警已经找上门来了,这事躲是躲不掉的,我开了门之后,外面有两个民警,还有一个穿着便衣高高壮壮的国字脸男人,他跟前站着陈雅静,陈雅静指了指我,说:“就是他!他就是童童!”

    陈雅静跟前站着的那个国字脸男人二话没说,上来就踹了我一脚,这一脚的力道特别大,直接给我踹倒在地上了,旁边的两个民警还拦着他,给他说不管谁对谁错,打人是不应该的,我寻思这个国字脸男人应该是陈雅静的爸爸。书阅ぁ屋shuyuewu

    其中一个年级稍大的民警问我家里有大人在吗,我说我爸在睡觉呢,陈雅静的爸爸这时候开骂了,说:“赶紧让你爸滚出来,还他妈有心思睡觉呢,我倒是要看看,啥样的老子,能养出这么个儿子来!”

    我虽然害怕慌张到极点了,但心里多多少少还是明白,这事我爸能不知道就不知道,他要是知道了打死我的心都有,我跟民警说:“这件事跟我爸一点关系也没有,他压根不知情,而且他现在喝多了,他也是个哑巴,不会说话,这事是我的责任,你们有啥事直接处置我就行了!”

    我的话说完,陈雅静的爸爸又想上来打我,嘴里还叫骂着,说:“你他妈的倒是还挺有种,你能担当的起吗?绑了我女儿,打了我女儿好多巴掌,我今天把话给你放到这,你他妈年纪小坐不了牢,我非把你爸整进去不行!”

    旁边的民警这时候也劝陈雅静的爸爸冷静点,说事情该怎么解决有专门的流程,还是叫我爸出来协商吧,这时候我听见屋子里有响声,我爸估计也是被吵闹声吵醒了,片刻功夫后,他从他屋子里走出来,看了我们一眼后,眉头紧皱了起来,嘴里咿呀哼了两句,然后给我做了个手势,问我咋回事。

    我不知道该怎么开口,陈雅静的爸爸见我爸出来了,就跟我爸大喊道:“你儿子找人绑了我女儿,勒索我女儿钱,说是要一万块钱,还差点让人把我女儿祸害了,你看看你养的这是个什么东西!”

    我爸当时眼珠子就瞪圆了,他旁边有个茶几,茶几上有个烟灰缸,他直接拿起烟灰缸就朝着我砸过来了,我本来是能躲开的,但我并没躲,硬生生的挨了这一下,这还没完,我爸跟发疯了一样跑过来,一手拎起我就给我摔到一边墙角去了,我感觉心口疼的都快要窒息了,还是那两民警上去拦住他,劝他别打孩子,打是解决不了问题的。

    我这时候就趁空跟我爸解释,说:“不是他们说的那样,是青青姐非要找人帮我教训陈雅静,而且到了那后,那男的要欺负陈雅静,也是我救了她,要不是我的话,她肯定就被欺负了,她手上的绳子都是我解开的!”

    我的话说完,一边的陈雅静就指着我骂,说:“你胡说,明明都是你指使的,而且你也没救我,你在这胡说八道呢!”

    陈雅静的话让我的心都凉透了,我知道陈雅静如果铁了心的要整我,我现在解释啥都没用了,我爸也开不了口,他此时也只是情绪激动的想要上来打我,我知道我完了,我这次犯了大事了,后来民警觉得在这里也解决不了问题,就要领着我跟我爸去派出所,但是我爸不肯去,民警拿我爸也没办法,就先领着我去了,在路上的时候,一个民警掏出手机让我给关青青打个电话,当我把电话打过去说了这事的时候,关青青特别惊讶,她说她刚刚还给大兵打了个电话,问大兵情况咋样了,大兵说事情都已经圆满的解决了,咋能出这样的事呢。

    我寻思这大兵也真是好意思这样跟关青青说,民警让关青青最好是来派出所一趟,好把事情说清楚,关青青说她马上就到。

    到了派出所后没几分钟关青青就来了,她是自己一个人来的,见到我后就过来摸摸我脑袋,问我他们打我没有,虽然这件事多多少少因关青青而起,我心里也有点埋怨她,但她这时候来了这么一问我,我心里暖暖的,我爸不疼我,但是关青青疼我。

    陈雅静一看见关青青,情绪特别激动,指着关青青跟她爸说:“爸,就是这个女的,她打我最狠了,人也都是她找的!”

    陈雅静她爸情绪立马激动起来,也不管周围民警的阻拦,上去就给了关青青一巴掌,关青青挨了这一巴掌,整个人跟炸了一样,她指着陈雅静的爸爸说:“你他妈一个男的打我一个女的,你有种!”

    关青青说着就掏出手机打算打电话,陈雅静的爸爸这时候就一个劲的指着关青青骂,说她长的像小姐,一看就是成天出来卖的,关青青警告他说话注意点,别回头舌头被人割了都不知道是因为啥,陈雅静的爸爸还给民警说关青青这算不算是人身恐吓威胁,是不是得抓起来,他还说今天这件事拿我没办法,毕竟我是未成年人,但是关青青是主谋,要让她坐牢。

    关青青倒是一点不紧张,她说她倒要看看谁能让她坐了牢,完事她就去一边打了个电话,跟电话里的人说了没几句后,就把电话给了其中一个民警,那民警当时还摆脸色,没好气的跟关青青说:“你给我电话干啥?想找关系?这根本就行不通!”

    关青青让他别废话,接电话就是了,那民警犹豫片刻后,还是把电话接了,他跟里面的人说了没两句话呢,脸色瞬间就变了,态度也发生了180度的大转弯,他对那边客客气气的说道:“周局你放心,这事我有分寸了,知道该咋办了,刚刚真对不住,我不知道是您的电话!”

    我一听这话,感觉这事有希望了,看来关青青真的有关系,怪不得整个人言谈举止气场都很强,人家有资本呗。

    这民警打完电话后,把电话给了关青青,然后对关青青点头哈腰的,还问关青青跟我喝不喝水,关青青冷冷的跟那民警说她时间金贵的很,不想在这多耽误时间,想赶紧走,问他这件事该怎么解决。

    那民警看了我一眼,又看了陈雅静她爸一眼,然后跟关青青说:“您现在就能走了,这位是你弟弟吧,也可以带着你弟弟走,剩下的事你就交给我来处理吧,不麻烦你们了!”

    我这时候还看了陈雅静她爸一眼,他的脸色要多难看有多难看,他问那民警这是啥意思,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那民警对他的态度也冷了一些,说:“人家上头有人,你招惹不起,这件事就这么算了吧,你就算计较下去也没好处,听我的劝,带着你女儿赶紧回去吧!”

    这时候关青青过来拽了拽我胳膊,领着我出了派出所,还一个劲的问我刚刚陈雅静的爸爸是不是打我了,还问我在废弃站的事,我说完之后她就气得大骂,还说来派出所的路上她就给大兵打了个电话,不过大兵手机关机了,她说回头再找大兵算账,说着她就要送我回家,但我给她说我不想回,说这事我爸也知道了,现在回去的话,我爸能打死我。

    关青青沉默了片刻后,跟我说道:“那这样吧,我那就我自己睡,你今晚去我那睡吧,不过我那就只有一张床,你嫌弃不?”

    这我肯定不会嫌弃,毕竟关青青是个大美女啊,同时我脑海里也想起了小时候我两睡觉时的情景,现在这么多年过去了,再睡在一起的话,那感觉肯定就更不一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