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逆青春 > 008 哑巴爸爸会说话
    关青青的家在广场附近一小区里,这其实是她自己租的房子,她爸妈还在外地做生意,所以不回来住,她的这间房子是小居室,虽然空间不大,但是特别干净,而且一进门就有一种很好闻的香味,跟她身上的味道是一样的,我寻思只有女孩子住的地方才会有这样的味道吧,男孩子住的地方除了脚臭味就是汗臭味。

    她的卧室里只有一张床,而且还有点窄,两人睡的话我觉得有点挤,她还笑着问我习惯跟人一起睡吗,要是不习惯的话,我就睡这里,她去她朋友那里睡,我给她说不碍事,我这人睡觉死,咋着都能睡着。

    她这时候还突然跟我说:“你还记得小时候跟我一起睡的事吗?那时候你睡觉就很不老实,在我怀里乱动呢!”

    毕竟跟关青青这么多年没联系了,此时也不是很熟悉,所以她跟我说这种事让我觉得很尴尬,也不知道该怎么回她的话,她可能意识到我尴尬了,就问我要不要洗个澡,她去给我热水,我寻思我身上也脏脏的,怕有味,就给她说洗呢。

    洗澡的时候,我用的都是关青青的浴巾跟洗漱用品,心里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让我特别兴奋,她后来还在外面问我用不用给我搓背,我嘴上说不用,但心里多多少少有点坏想法,洗完澡出来的时候,她还问我头上的伤不碍事吧,我说我只冲洗了身子没洗头,她这时候就叹了口气,说本来今天打算帮我教训那个男的呢,结果人没打着,还把我害的这么苦,她还说天亮了跟我一起去我家,她跟我爸好好聊聊,让我爸以后别打我了。书阅ぁ屋shuyuewu

    我给她说我爸是个哑巴,他又不会说话,跟他能聊出个啥来,关青青愣了下,没有继续回我的话,而是叹了口气去一边洗水果去了。

    因为时间不早了,她让我早点睡觉,反正我躺在床上咋着都睡不着,后来她也困了,就脱了外套裤子钻进了被窝,我两就这么背对着背,我都能感觉到她的体温,还有柔软的身子,她后来还小声问我睡了没有,我虽然没睡着,但我不敢回她,只能假装睡着了,反正这一晚上我都没睡好,后来她半夜睡觉的时候,腿和胳膊还老往我身上搭,整的我都有了点反应,但我不敢乱动,早上起床的时候,眼圈都是黑的,她还笑着跟我说:“一看你就没睡好,是不是跟姐姐睡不适应啊!”

    我说那倒不是,只是心里一直在想昨天的事,所以睡不好,她还跟我说这件事没完,尤其是大兵,她回头要找大兵给我好好道个歉,我说那倒不用了。

    其实我这时候也有点害怕见到大兵,毕竟我把事情的经过都给关青青说了,这大兵肯定觉得我告状了,心里还不知道怎么恨我呢,在外面吃了点早饭后,我就一个人上学去了,身上的衣服依然是昨天的那身脏衣服,上面还有血迹,所以这一路上回头率特别高。

    到了教室的时候,班里人也传遍了,说我昨天找人把陈雅静给绑走了,还有的人在那议论,说我把陈雅静给那啥了,反正那意思就是说我占了上风,陈雅静吃了很多亏,反正这些议论对我有利,我自然随他们去说,只不过后来陈雅静进教室的时候,那些同学就都纷纷住嘴了。

    陈雅静今天看我的时候,那眼神依然恨不得吃了我,本来以为她坐下后会对我放一些狠话,但出乎我意料的是她坐下后很安静,看那架势并不打算跟我再有啥交集,而且第一节课上完她就去了办公室,完事跟着班主任一起回来,班主任让她跟班里另外一个女孩周晓琪换下座位,周晓琪挺不乐意的,她说她不想换,我寻思她应该是不想跟我坐同桌。

    但班主任态度很坚决,周晓琪无奈只能跟我坐一起,周晓琪这人长得一般,跟陈雅静是没法比,不过人一直挺低调,并不像陈雅静那样一来就让我看不顺眼。

    周晓琪坐下后没多久就跟我说她不想换座位并不是不想跟我坐同桌,只是她比较讨厌陈雅静那人的做风,只顾自己感受,从来不考虑别人,我没搭理周晓琪,因为在我看来女生都一样,谁跟我坐同桌都没区别,反正我对女生没好感。

    这天中午放学的时候,我刚出了校门,就见校门口那聚集着一堆人,让我没想到的是陈雅静的干哥大明哥也在,还有上次那个蓝裙子女生,听陈雅静说过这个女生叫夏雨。

    我快到他们跟前的时候,那个夏雨就看见了我,她用下巴指了指我,其他的人就将目光全移到我身上了,我心里有点慌,心想他们肯定是为了昨天的事来的,那个大明哥不会又要打我了吧?

    等我走到他们附近时,那个夏雨突然就叫了我一声,我看了她一眼,她招手让我过去,但我没理会她,心想我又不认识你,你叫我过去我就过去,那多没面子,她见我没过去,便急匆匆的小跑过来,拽住了我胳膊,我以为她来这是替陈雅静打抱不平的,便没好气的问她:“干啥?找我有事?”

    她被我这么一顶嘴,脸有点红,明显害羞了,能感觉的出来,她不像陈雅静那样那么放得开,性子应该有点内向,她眼神闪躲了两下后,才跟我说:“那啥,我们今天来不是要找你事的,就是想跟你谈谈,昨天的事陈雅静已经跟我们说了,我们经过商量后,觉得大家不打不相识,不然以后你跟我家静静好好的吧,大家都是同学一场,当个好朋友那多好啊!”

    这夏雨说话时的声音特别好听,而且她的口气很温柔,但我一想起陈雅静昨晚以德报怨,居然反口说我指使大兵那么干的,这件事让我太生气了,我跟她这样的人没法做朋友,我给夏雨说只要以后陈雅静不招惹我,我就不会找她麻烦,当朋友就免了,只求井水不犯河水,说完我扭头就走,夏雨也没拦着我,只是小声嘀咕了句:“你这人咋这样呢!”

    我后来还纳闷呢,因为陈雅静的大明哥也在场,而且今天来的人比昨天还要多,为啥他没有过来收拾我?起码按他的脾气也应该骂我几句啊,仔细想想可能他知道了关青青的事,知道关青青是个有背景的人,所以不敢招惹我了。

    话说我一个人往家里走的时候,心里头还蛮紧张的,昨晚有民警和外人在,我爸并没放开手脚打我,我此时要一个人回去,他不得打死我啊,虽然害怕,但这事也躲不了,只能去面对,回到家的时候,我爸正在那看电视呢,屋子里烟雾缭绕,烟灰缸也换了一个新的,而且里面全是烟头,看样子他没少抽烟。

    一看这情况我就有种不好的预感,他此时的心情肯定很差,我没敢多看他,打算直接回我屋子,也就这时候,背后突然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说:“你还有脸回来呢?”

    我心里咯噔一下,这声音又熟悉又陌生,在我小的时候,这声音基本上贯穿我的生活,可这么多年过去了,那声音对我的印象已经很模糊了,此时再想起,对我心里上的冲击是非常大的,这是我爸的声音,我爸居然会说话了!

    我回过头看了我爸一眼,我问他刚刚是他说的话吗,他现在能说话了?

    他眼神很冷的盯着我,抽了一口烟后,他的嘴唇微动,冒出一句话来:“我本来打算等你回来我就打死你,然后我自己也找个地方跳楼去,这日子过的太窝囊了,可不知道咋的突然剧烈的咳嗽起来,嗓子疼的不行,去了医院一检查,居然能说话了,现在心情好多了,你把昨天的事给我好好说说,我看看该不该动手打你!”

    我爸这话出来,我感觉我眼眶都有点湿润了,这么多年了,我家一直处于无声的生活状态,这种压抑的日子我过够了,此时此刻我爸能说话了,这感觉就好像阴沉了许多年的天突然放晴了一样,让我的心情也一下好了很多,虽然我爸经常打骂我,我也恨过他,但他能说话,我还是感到特别欣慰的。

    我很激动的把昨天的事讲给他听,他听完后给我说这次的事多亏了关青青,回头得叫关青青来家里一趟,请人家好好吃顿饭。

    这话能从我爸的嘴里说出来,我更是觉得不可思议,这天中午我爸也没给我做饭,而是给我钱让我去外面吃,我出门的时候心里那个激动劲啊,我不管见了谁,我都想对他们大声喊我爸不是哑巴了,我爸会说话了,我以后再也不用受别人的冷眼嘲笑了。

    出了小区后,我找到一家面馆吃了一碗面,吃完在去上学的路上,突然看到一家饺子馆门口停着一辆白色的雷克萨斯越野车,车牌号我一眼就认出来了,是李志刚的车。

    李志刚就是当年把我妈勾搭走的那个有钱男人,我这些年来打听过李志刚很多,经常幻想着我长大后有本事了去打他一顿,好给我爸报仇,给我原本美好的家庭报仇,但一直没那胆子。

    近几年好像李志刚的生意不好做,他过的不如以前了,他还有个女儿,跟我一般大,我上小学的时候尾随过她扇过她的脸,但她并不认识我,后来据说她转学了,我就再也没见过她了。

    此时看到李志刚的车在这,我心里生恨,见周围没啥人,便从地上找了块石头子,过去朝着车身上划开了一道长长的口子,划完一道后我觉得不过瘾,打算划第二道,也就这时候,后排的车门突然开了,从里面出来一个绑着马尾辫的女孩,怒目瞪着我,斥道:“你干啥呀?你划我家车干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