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逆青春 > 009 和好
    这女孩有点眼熟,仔细一想,这不就是李志刚那女儿吗,之前我还扇过她耳光呢,这么多年没见了,居然长成一个大姑娘了,都有点不认识她了,所幸的是她并没认出我来,只是一个劲的质问我为啥划她家的车,说着她还冲饺子馆里面大喊,说:“爸!有人划咱家车!你快出来!”

    听到这话我都要吓死了,这李志刚可是个心狠手辣的主,当年就是他把我爸砍的住了院,而且成了哑巴,此时他要知道我划了他的车,那不得打死我啊,想到这我撒腿就跑,他女儿还在后面冲我大喊,说:“你别跑,你等我爸出来!”

    我心想我他妈又不傻,我等你爸出来打死我吗?

    反正跑出一段路后,我还回头看了一眼,发现从饺子馆里跑出来两个人,一个就是李志刚,另一个是我妈,怕他们认出我来,我赶紧扭头跑进了旁边的一个胡同,心跳的那叫一个快啊,感觉都要从嗓子眼里出来了。

    后来到了学校的时候,我还去了校门口的小卖部那用公话给关青青打了个电话,告诉她我爸会说话还有打算请她吃饭的事,关青青在电话里头特别激动,说我爸当年突然哑巴的时候,她还有点难过呢,现在也算是老天有眼了,她跟我约好这周日去我家里吃中午饭,还说她小的时候去我家吃过我爸做饭,做的特别好吃。

    关于这点我倒不是很清楚,因为小时候家里的情况我已经记不得了,而爸妈离婚后我爸很少好好做饭,基本上都是随便凑合着吃,好吃谈不上,只能说勉强咽得下去,更何况他经常不做饭,让我自己做或者出去买着吃。

    下午上课的时候,有人传过来一个纸条,说是陈雅静给我的,我当时还挺纳闷,心想她给我纸条干啥?不会是又要跟我约架?我看了陈雅静一眼,她此时也正在看我,还用眼神示意我打开看看,我打开后,上面差不多意思就是告诉我昨晚上在废弃站的事,希望我能给她保密,我要是答应的话,她家里可以给我一笔钱。

    我知道陈雅静这是害怕了,她怕我添油加醋的把昨晚上她跟大兵的事说出去,到时候别人肯定以为她被人那啥了,那时候人们的思想都还是比较保守的,要是她这事被传出去,不管她咋解释别人都会误会。

    当然,我也不是那爱嚼舌根的人,这事就算她不求我我也不会乱说的,只不过她总是拿钱摆平事情的态度让我很不爽,有钱了不起吗?我看完后将纸条撕碎扔了,旁边的周晓琪这时候小声问我:“陈雅静是不是又要找人打你了?我昨天出校门的时候见她跟一堆人在那围着等你呢,本来还想提醒你的,但是一问别人,说你早都走了!”

    周晓琪这话让我对她多了点好感,我在我们班那时候基本上没好朋友,也从来没人帮过我或者为我着想过,她说想提醒我这个小举动,对别人来说或许就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但对我这种从小缺乏朋友缺乏温暖的人来说,会很难得,再加上我爸今天能开口说话了,我心情好,就跟她闲聊了起来,这是我第一次跟女孩说这么多话,感觉说不上来,有点害羞,有点奇妙。

    她后来还笑着跟我说:“咱们班的人都说你这人从来不跟女生说话,有怪病,我看你也挺正常的啊,这不跟我聊的挺好的嘛!”

    这天放学往校门口走的时候,陈雅静突然在后面叫住我了,我回过头问她有啥事,她看了下四周的人,说这里人多,说话不方便,让我跟她去旁边的车棚角落说,我也不知道为啥,居然乖乖的跟着她去了,当时还有一些我们班的同学看我两呢,估计他们也纳闷呢,我们两这个死对头,这时候咋一起朝着没人的角落去了。

    当时陈雅静在前面走,我在后面走,她今天穿着黑色的紧身打底裤,下面是双黑色小靴子,腿又细又直,屁股那围着一个小短裙,虽然挡住了屁股,但我一想起昨晚上她侧躺在床上时的姿势,心里就有点小兴奋,说实话陈雅静长得是真好看,就是这人太不招人待见了,不然能跟她当朋友,那肯定是一件很享受的事。

    她带我走到没人的地方后,回头跟我说:“那啥,昨晚上的事,你没给别人乱说吧?”

    我说说不说是我的事,你管得着我吗?

    我这话一出来,她脸色立马变了,嘴唇微动,估计想骂我呢,但最终她忍了,沉默片刻后,她深呼一口气,说:“我这次找你,是真的想跟你和好的,之前的事是我不对,昨晚上当着民警的面诬陷你也是我不对,我回家后我家里人都批评教育我了,我妈说这事错在我,让我今天好好给你道个歉,还说这周末请你去我家里吃个饭呢!”

    我知道陈雅静说这么些好话都是装出来的,她这人就擅长装,现在只不过是有把柄在我手里,所以才肯跟我服软,但俗话说的好,不打笑脸人,她既然好话说了这么一堆,我也没心思跟她计较了,便跟她说:“吃饭就免了,我童童也不是那爱瞎说的人,以后你别招惹我就是了!”

    她听完我话嘴角上扬,笑了起来,别说,她笑起来的样子还挺好看的,她说:“说真的你这人挺好的,要不是一开始招惹我了,咱俩肯定能做很好的朋友,这样吧,只要你给我保密,我就给你介绍个对象你看如何?之前那个医生女儿夏雨,你记得吧?我跟她聊到你的时候,她经常莫名其妙的替你说话,我感觉她多多少少对你有点好感,不然回头周末咱们去滑旱冰去,我介绍你们两认识,兴许你们......”

    陈雅静居然在这给我介绍起对象来了,这让我有点不好意思了,我打断她的话说不用了,我对女人没兴趣,说着我转身走了,这家伙还在后面嘀咕着,说难道对男的有兴趣?

    话说我一个人坐公交回家的时候,在广场那一站上来很多穿二中校服的学生,二中就是陈雅静原来那个学校,那都是有钱人上得起的学校,车重新发动没多久,有个人突然拍了我肩膀一下,我回头一看,居然是陈雅静的那个朋友,蓝裙子夏雨,她背着一个粉色的书包,虽然穿着校服,但人家的气质依然很好,显得更加像乖乖女了,她冲我笑了下后,说:“真巧啊,在这碰到你了!我刚刚还跟我家静静通了个电话呢,她说她已经跟你和好了,是不是啊?”

    我有点无语,我不过跟陈雅静聊了那么几句话,这就算是和好了?不过她爱怎么说由她去吧,反正我无所谓,我只冲夏雨点了下头,并没打算继续跟她说话,她身后倒是有两个她学校的男生,看样子跟她认识,其中一个偏分头男的问她我是谁啊,问话的时候,还很不怀好意的瞅了我一眼,夏雨说我是陈雅静现在的同学,之前跟陈雅静闹过矛盾,不过现在和好了。

    这男的估计是听说过我,恍然大悟的说道:“哦对了,我好像听坦克说过,之前让大明哥开了瓢的那个男的,就是他吧?”

    他旁边那个男的还附和着他,笑道:“肯定是啊,你没看见他头上还有纱布呢,据说他爸还是个哑巴呢,她妈好像在她很小的时候,就跟有钱的人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