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逆青春 > 010 我爸走了
    这话触碰到了我的底线,我直接踹了那男的一脚,同时骂道:“你他妈的再给我说一句试试?”

    那人被我踹了一脚,情绪变得特别激动,可能是觉得他们两个人,一点不怕我,还想过来踹我,但公交车上人太多,又挤,车也在行驶中,他身子没站好,这一脚踹偏了,没能踹到我,倒是踹在了夏雨的屁股上了,好在力道不是很大,夏雨啊的就叫了一声,质问那人往哪踹呢。

    那人也没理会夏雨,而是过来继续朝着我踹,之前那个偏分头这时候也想上来揪住我,公交车上实在是太挤,根本就施展不开手脚,我怕磕碰到其他的乘客,就赶紧跟他们两个说:“敢不敢跟老子下去打,车里人多,咱别在这闹行不?”

    那两男的自然是没啥意见,说等下去了再收拾我,这时候夏雨就充当起了和事老,在旁边一个劲的劝说那两人让他们算了,说大家都互相退一步,别把事情闹大了,但那两个人气焰特别嚣张,在车里一个劲的叫嚷着,嗓门很大,后来还是前面的司机听不下去了,就大吼了一声,说:“叫个JB叫,再叫唤给老子滚下去!”

    司机的话把他们两个吓住了,都不吭气了,等车到了下一站的时候,我就率先下了车,那个偏分头还在后面提醒我,说:“下去后你别跑啊,等着我两!”我寻思我跑了我是你们孙子,其实刚刚在车上跟他们两起冲突的时候,我就感觉得出来,这两个人都不是会打架的主,而且有钱人家的孩子娇生惯养的,四肢没什么力量,只会嘴上咋呼,我压根就不怕他们两。

    他们两个跟夏雨一起下了车后,夏雨还护在我身前,让我赶紧走,同时劝说他们两个给她个面子算了,但是那偏分头不肯算,非要叫嚷着再给我脑袋开个瓢,我这时候也给夏雨说起开,说这是我们三个之间的事,娘们别插手。

    这话可能说的夏雨有点不高兴了,她回过头皱着眉头埋怨我,说:“我这是为了你好,你这人咋这样呢,谁是娘们,说话真难听!”

    我说我用得着你管吗,赶紧走开,这没你的事,真麻烦!

    夏雨愣了下,咬了下嘴唇后,站到一边不吭气了,这下那个偏分头才冲上来,打算揪住我的衣服,我直接一拳头就朝着他脑袋上砸去了,这家伙没躲开,硬生生的挨了一下,果然娇生惯养的身子骨金贵,挨了这一下后他身子居然有点软,差点倒地上去,我这时候瞅见旁边的地上刚好有个砖块,心里一直寻思着,你们一直嘲笑我被开瓢了,那我今天就开了你们的瓢,看你们还笑我不!

    想完我捡起那个砖块,朝着另一个人冲去了,那人当时都吓傻了,愣在那不会动了,我直接就将砖块拍在他脑门上,好在我用的力气并不是很大,这一砖块下去并没破个窟窿,只是擦破了一点皮,有一点点血渗了出来,那男的立马用手捂住头,蹲在了地上,紧接着头抬了起来,哭了起来,旁边的偏分头这时候有点怯了,慌慌张张的看了我一眼,说:“你等着,回头我们找你算账!”

    这时候夏雨在旁边皱着眉看着我,说:“怪不得我家静静之前说你这人不好呢,看来是真差劲啊,你明明不需要打破人家脑袋的,干啥非要这样呢?你真是......唉!”

    我跟夏雨并不熟,但我不知道为啥,她这番话说的我心里很不舒服,为了掩饰我的尴尬,我只好回击她,说:“你这人咋这么爱多管闲事呢?我认识你吗?是他们先招惹我的,如果有人说你爸是哑巴,说你妈跟人跑了,你心里啥滋味?”

    说完这话后,我头也不回的就朝着家里的方向去了,后来也没继续坐公交或者打车,而是走着回去的,心里基本上一直在重复着她刚才说我差劲的那句话,我不止一次的问自己,真的是我太差劲吗?很难跟人相处吗?仔细想想她说的或许有道理,不然这么多年了,为啥我都没几个朋友呢?

    可这能怪得了我吗?我觉得今天我的性格能养成这样,都是跟家庭环境有关的,我也不想这样,我也希望能跟其他的同学那样有说有笑,大家出去野炊或者游玩的时候能叫上我,可是我可以吗?

    回到家后,发现我爸正在家里收拾东西,看样子打算出远门,我问他收拾东西干啥,这是要去哪?他说他有个老朋友,现在在广州发财呢,叫他去帮帮忙,挣的钱比在这里多多了,他之前就考虑去呢,但那会是哑巴不会说话,怕去了给人家添麻烦,现在能说话了,他决定出去闯一闯。

    按理说跟我一起生活了这么多年的爸爸要南下打工,我心里应该会有点不舍或者啥的,但很奇怪的是我没有,我反而觉得他要是走了,我一个人在家里倒也清静自由,没有人再管我再打我了。

    我问他啥时候走,他说下周一吧,我说那刚好,周末关青青要来咱家吃中午饭,你到了那天中午好好给人家做饭吧,我爸说好多年都没露他的手艺了,到时候要好好的表现表现。

    听到这话的时候,我心里还是有点不平衡,心想我作为你儿子,跟你生活了这么多年,你从来都没说好好做顿饭给我吃,现在一个多少年不见的邻居家女儿,你却这么上心,怎么能不叫我心寒呢?

    但这就是我爸,他就是这样的人,我早就习惯了。

    第二天上午的最后一节课是体育课,我们跑完步自由解散的时候,陈雅静就过来找我了,她不知道从哪弄了一包烟,偷偷递给我一根,说:“昨天晚上夏雨给我打电话了,说你把我们班的同学打了,还开瓢了啊!你这人也真是一天都闲不下来,这么爱惹事啊!”

    我接过陈雅静的烟,她给我点着火后,我说:“那男的嘴贱,非要说我爸跟我妈的事,说别的事我都能忍,就这个我忍不了!”

    陈雅静笑了笑,说:“那我当初也说过你这个呢,现在看来我得谢谢你手下留情,没有把我开瓢了!”

    陈雅静的话把我给逗笑了,我这一笑,她有点激动了,指着我说:“哎呀,你居然笑了,我来咱们班这么久了,从来没见过你笑呢,等等,有没有人说你笑起来跟那个谁特别像啊?”

    说着,陈雅静就皱起眉在那苦想起来,我问她跟谁啊,她想了半天也想不出来是谁,说反正是个明星,一时半会想不起人家叫啥来了。

    随后我两又聊了聊关于夏雨还有那两个男同学的事,陈雅静说被我开瓢的那个男的原来就嘴贱,曾经还跟她闹过别扭,不过被大明哥教训过一次,打那之后就特别爱巴结她跟大明哥,还经常给大明哥交保护费,所以我开了他的瓢,陈雅静觉得是那男的活该,至于那个偏分头,陈雅静说那男的在二中算是长的比较帅的,喜欢他的人比较多,但他追夏雨好久了,夏雨一直看不上他,觉得他有点娘气,没有男子气概。

    陈雅静还说这件事她会找大明哥替我摆平的,不用怕那两男的报复我,我其实根本就不怕他们报复,但陈雅静这话说的我心里还是挺舒服的,其实跟她这么简单一接触,我觉得她这人跟你作对的时候让人恨的牙痒痒,但把你当朋友的时候,感觉也还是蛮率真的,并不像我之前想象的那么坏。

    到这,我才觉得我两是真正和好了。

    快下课的时候,陈雅静还问我周日去不去滑旱冰,她们要去滑旱冰呢,那个夏雨也在,还有很多漂亮的妹子呢,我给她说我不去了,周日我家里有人做客,她撇撇嘴,一副不信我的样子,估计觉得我在这找借口呢,她说那随便吧。

    这天的课上完,我们就放了周末假,周六这天我在家里看电视,并没出门,周日这天上午我爸早早的就出去买菜买肉去了,回来就开始忙活做饭,我看着我爸忙活的样子,才多多少少觉得这个家有了点家的味道,我还寻思要是我爸再找个对他好的女人,这个家或许更像个家。

    十一点半的时候,关青青就来我家了,跟着她一起来的还有一个人,烫着大波浪卷的一个女人,年纪跟关青青差不多,穿的特别性感,浓妆艳抹的,我不是很喜欢,觉得化的妆太厚,跟个妖精一样。

    关青青说这人叫白雪,是她的朋友,这人我好像有点印象,那天在废弃站的时候,关青青接了个电话然后匆匆走了,好像就是这个女人的电话,她们两还带来了很多东西,有好烟跟好酒,那是给我爸的,还有一堆新衣服和学习用品,那是给我的,其实衣服我倒还能理解,但是学习用品,对我来说一点用都没有。

    我爸整个人乐的嘴一直合不拢,多少年了我都没见他这样笑过了,吃饭的时候我爸跟关青青说他要去广东打工的事,关青青怕我一个人住不行,让我搬到她那边住,我怕麻烦,但我爸觉得这不错,她还能看着我管着我,后来这事就这么说定了,我爸周一走,我周二搬到关青青那。

    吃完中午饭后,关青青说跟白雪还有点事,她们两个就先走了,我爸收拾了东西后出门了,说是买点东西带去广东,之前我爸说要走的时候,我心里还没太多想法呢,但这时候心里就有点难受了,说不上来的感觉。

    第二天早上醒来我爸已经给我做好饭了,他还给我留了3000块钱,说是我半年的生活费,让我省着点花,别乱花,我吃完饭去上学的时候,眼泪不自觉的出来了,我知道我有点舍不得我爸,哪怕他天天打我骂我呢,我觉得只要有他在,我的家就在。

    到了教室后,我刚坐下没多久,陈雅静过来坐在了周晓琪跟前,跟我说:“我那个被你开了瓢的同学说今天要找人打你,我都给他说了别找你事了,但是他不听,他说不找大明哥,好像是找了他一个表哥,在体育街那边混的,挺屌的,不然你中午提前从操场那的厕所翻墙跑吧,小心再被人开了瓢!”

    我说我才不怕他们呢,大不了就是挨顿打,那有啥的,陈雅静白了我一眼,说:“你这人就是一根筋,那好汉不吃眼前亏呢,你非要跟自己身体作对干啥?要不放学的时候我跟你一起走,我替你说说好话!”

    我说到时候再看吧,其实我心里的想法是借她的电话给关青青打个电话,但又觉得上次关青青帮我忙差点惹出大事,这次人家还没怎么我呢,要是叫关青青来,兴许又要出乱子了,还是先别叫她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