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逆青春 > 011 夏雨的QQ
    后来周晓琪来教室了,她看见我跟陈雅静坐在一起聊天后,脸上的表情有点诧异,她走到她座位旁边后,陈雅静就跟我说回头再聊,然后回她座位上去了,周晓琪坐下后,小声问我:“我咋感觉你跟陈雅静这两天关系不正常啊,你们和好了啊?”

    我说算是吧,反正不会跟以前那样吵来吵去的了,周晓琪冷哼了一声,没说话了,我心里明白她肯定对我失望了,因为她比较讨厌陈雅静,现在见我跟陈雅静走在一起,心里肯定多多少少不舒服。

    这天快放学的时候,陈雅静就给我扔过来一个纸条,说夏雨给她发短信了,她同学已经找人朝着我们学校来了,专程来收拾我的,让我赶紧从操场那翻墙走,按照我以前的性子,我就是挨打都不跑,但今天也不知道为啥,觉得白白挨打太傻,便听了陈雅静的劝,给老师说我肚子疼,完事去了操场,从厕所那的墙翻了出去,独自一个人回家去了,后来到广场那的时候,又上来二中的学生,夏雨依然上来了,而且她进车后,就伸长了脖子朝着里面看,好像在找什么人。

    我有种直觉,她可能是找我的,果然,她的目光落到我身上后,就没再往其他的地方看,她从人群里挤到我跟前,跟我说:“我让陈雅静提醒你早点走,她提醒你了吗?”

    毕竟人家是好心,我虽然不想搭理她,但还是点了下头,说提醒了,她这下咧开嘴笑了,她的牙齿很整齐很白,而且她笑起来的时候,有两个不太明显的小酒窝,看起来特别可爱,一时竟看的我心跳有点加速,为了掩饰尴尬,我说我之前经常坐这趟公交回家,咋以前没见到过你呢。

    她说她家并不在这边,只是最近家里有事她住姥姥家,所以才会坐这趟公交,我简单应了声,之后就不怎么跟她说话了,后来车走了有两站地吧,她就下了公交了,下车后还跟我招手道别,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我觉得她好像多多少少对我有点意思,记得之前陈雅静好像也这样说过。

    回到家的时候,我爸已经走了,家里空荡荡的,整的我心里也难受,再回想起这些年家里发生的种种事,我居然哭了出来,后来自己煮了点方便面后,关青青就来我家了,她还给我买了外卖,并给了我一部新手机,是诺基亚牌子的,我之前听我们班的同学聊起过这部手机,新机子市场价两千多块钱呢,对我这样的一个穷学生来说,是非常贵重的东西了。

    我给关青青说我不要,我又没朋友没啥的,要手机也没人跟我联系啊,但关青青说她朋友白雪是卖手机的,这部手机是有问题的机子,别人退回来的,她找人修了修,凑合着用吧,而且以后我要搬过去跟她一起生活,平日里有啥事的话,还可以打电话联系。

    她执意让我拿着,我也不好推脱,只是觉得关青青对我太好了,我两只不过原先是邻居而已,她却待我像亲姐姐,我寻思等以后我长大了有本事了,我肯定要好好对她,给她买一堆的首饰跟衣服。

    下午上学要走的时候,关青青还跟我说放学后直接去她那边,以后就住那了,她已经给我腾出来一个屋子了,一想起要跟她住一起,我就能回想起小时候我两的那奇葩事,虽然我一直把她当姐姐,但我两毕竟没有血缘关系,而且我知道她肯定对那方面的需求很大,从小时候她那特殊的癖好就能联想到,我总觉得我要搬过去住的话,早晚会跟她发生些啥,想起这些就有种又害怕,又觉得很刺激很期待的感觉。

    到了教室的时候,陈雅静已经到了,她看见我后就过来给了我个纸条,上面写着两串数字,并不是电话号,我问她这是啥,她说是QQ号。

    我之前说过了,电脑室我倒是去过,但是里面的单机游戏我都玩不来,更别说QQ这种要联网的东西了,这是我头一次听说,我问她QQ是啥,她有点惊讶,说:“不是吧,你是不是乡下来的,你都都不知道QQ是啥?”

    我说我我这一天天的又不跟人交流,也不去电脑室玩,当然不知道是啥了,她说就是个聊天的工具,比手机短信方便多了,而且发多少条信息都行,不花钱,还说放学了带我去广场那的一家网吧玩会,给我注册个QQ号,先加上好友。

    我问她为啥有两串数字,是两个号吗?她说:“一个是我的,一个是夏雨的,夏雨那会给我打电话,问我要你电话号码呢,我说你没手机,完事她就给了我个QQ号,让你凑空加她呢!”

    我说我有手机,说着,我把关青青给我的手机拿出来了,只不过我还没去办号呢,陈雅静看了一眼后,从我手里拿过手机嚷嚷起来了,说:“我靠,诺基亚的啊,这手机得三千块钱吧,你哪来的,捡来的还是偷来的?”

    我知道她这是玩笑话,但这话让我听着很不舒服,她大概也觉得自己说的有点过了,赶紧笑了笑,说:“那你既然有手机,就把手机号给我啊,我好给夏雨发过去!”

    我给她说我还没办号呢,她让我先把这两个QQ号存手机上,等回头办号了再告诉她们也不迟,至于下午放学去不去电脑室,我寻思反正我爸走了没人管我,去玩会也行。

    放学后,我跟着陈雅静一起往校门口走,路上我两有说有笑的,还有不少学校里的人在一旁议论我两呢,陈雅静虽然转来我们学校没多长时间,但是人家长得特别好看,在我们学校能排的上前三,性格又活,跟哪个班的人都能玩得来,所以知名度很高,我跟她之前闹矛盾的事早就传的沸沸扬扬了,此时我两一起走,在别人看来确实稀奇。

    到了校门口的时候,那聚集着一堆人,并不是外校的和社会上的小混混,而是我们学校初三混的比较厉害的几个人,其中一个女孩立马吸引了我眼球,她叫陈可可,是我们学校的校花级女生,比陈雅静长得还好看呢,我从上初一的时候就开始注意她了,每次见到人家都会感慨,怎么会有长的这么好看的女孩呢,简直就是电视里的那些小明星。

    陈可可旁边站着个高高帅帅的男的,嘴里叼着一根烟,他叫王浩,是我们学校的天,天就是扛把子的意思,据说他哥在高中部混的特别好,所以在学校里没人敢招惹他,之前还有几个男生暗地里给陈可可送情书,都被王浩狠狠的收拾了一顿。

    我跟陈雅静快走到他们跟前的时候,有个戴眼镜的男的冲陈雅静打招呼,这男的我也知道,是王浩的兄弟,外号叫四眼,别看这人戴着眼镜,长相斯斯文文的,但是打起架来特别猛,曾经打过我们班的刘龙刘虎两兄弟,这里说下我们班的刘龙刘虎,算是在我们班混的比较好的,上初一的时候跟我打过几次架,之后井水不犯河水,谁也没再招惹过谁,我们班的人都挺怕他们兄弟两的,心齐,打架总是一起上。

    四眼跟陈雅静打过招呼后,陈雅静就上去跟他们闲扯去了,我因为跟他们不熟,就站在旁边玩手机,这时候我还听见那四眼问陈雅静,说:“这男的之前不是跟你闹别扭呢么,你们两咋有说有笑的出来了?”

    陈雅静说和好了,之前的事都一笔勾销了,大概是陈雅静过来后其他的人都跟她聊起了天,一旁的陈可可觉得她抢风头,明显有点不高兴了,她跟王浩说呆着没意思,赶紧走吧,那王浩也没说啥,领着陈可可走了。

    完事陈雅静跟那些人告别,领着我往路边走的时候,跟我说:“那个陈可可你知道不?咱们学校的校花,不知道为啥,她看我老不爽了,我有朋友告诉我,她在别人那说我坏话,说我可骚了,这他妈的给我气的啊,她自己一天骚的没谱,都快被王浩玩成黑的了,居然还说我骚,真他妈逗,我给你说,我早晚有一天得收拾她这个小婊子,你看看刚看我那眼神,恨不得给她眼珠子扣下来!”

    看着陈雅静在这骂街,我有点想笑,女生之间的矛盾感觉特别鸡毛蒜皮,我本来打算坐公交去广场呢,但是陈雅静非要打车,说她长这么大,坐公交的次数用一个手的手指头就能数过来,我说你是有钱人,我比不了。

    跟着陈雅静打车往广场走的路上,她还给夏雨打了个电话,让夏雨在校门口等我们下,等我们到了二中校门口后,这边还有放学的学生陆续往外面走呢,夏雨并不在,我们在这等她的时候,时不时有人出来跟陈雅静打招呼,能感觉的出来,她在这个学校混的那更是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