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逆青春 > 017 被偷袭
    完事关青青还问我办了电话号没有,我那会身份证都没有,自然是没法办,给关青青说了后,她说她回头跟白雪说一声,让白雪想办法给我整个电话号,以后我就可以直接跟我爸联系了。

    第二天去了教室后,陈雅静居然成了我同桌,她将她的桌子跟周晓琪的换了一下,我蛮惊讶的,问她咋又坐回来了,她没好气的白了我一眼,说:“咋,我难道不比周晓琪好看?有我这么一个美女跟你坐同桌,你不应该感到高兴?”

    我笑了笑,说我不是这个意思,其实说老实话,如果是之前我跟陈雅静闹矛盾的时候,要问我想跟谁坐同桌,那我肯定选周晓琪,但此时我跟陈雅静已经是朋友了,我肯定是愿意跟她坐同桌的。

    我问陈雅静周晓琪同意了吗?她摇摇头,说:“我还没跟她说呢,等她来了跟她说一声就是了!”

    我寻思这丫头真是胆子大,自己的座位想换就换,都不跟老师说一声的!

    后来周晓琪进教室走到我跟陈雅静的跟前后,才发现桌子已经调换了,她皱眉问陈雅静这是啥意思,问话的时候明显态度不太好,陈雅静也没虚她,直接回她:“我已经跟班主任说过了,班主任同意我跟你换回原来的座位,你去坐那边吧!”

    周晓琪气的话都说不出来了,沉默片刻后转身去一边了,我两再次坐同桌的感觉咋说呢,反正比以前好多了,也没有三八线了,而且上课的时候我两一个劲的聊天,还被老师点名说了几次。

    这天下午的最后一节课是班主任课,班主任当时也发现陈雅静跟周晓琪换座位了,但是他并没有说啥,估计在班主任看来,我跟陈雅静反正都是不爱学习的学生,我两坐一起倒也省得耽误别人学习。

    快下课的时候,班主任就跟我们说,学校要在清明节前两天,也就是这个周日,举行春游野炊活动,让放学后想去的同学到班主任那报名,如果去的话,每个人交十块钱的班费,用作活动经费。

    往年这样的活动学校跟班级也没少举办,但是我从来都没参加过,这次也不例外,放学后我打算直接走,但是陈雅静拉住我,问我:“你不去报名参加春游活动吗?”

    我摇摇头,说我长这么大,从来没参加过这些活动,陈雅静撇撇嘴,说:“你这人真是,这么不合群啊,这次报个名吧,咱们一起去,到时候我把夏雨她们也叫上,咱们几个一起玩就是了!”

    我还是不太想去,但陈雅静这时候把我拉到一边,说我只要去了,就跟我说一个对我来说特别重要的秘密。

    我问她啥秘密,她说只要我到时候去了,就肯定告诉我,而且可以跟我保证,这个秘密肯定对我特别重要,会让我兴奋很久的,这家伙直接把我好奇心勾起来了,她见我犹豫了,就说:“要是你不愿意掏这十块钱,我给你掏!”

    我说那还是算了,我自己这十块钱还是掏得起的,说着,我就过去报了名,掏了十块钱,我班长当时还用那种特别奇怪的眼神看我呢,估计她也想不到,我居然也会报名参加这样的集体活动。

    我跟陈雅静报完名出了校门后,我两刚打算分开各回各家呢,突然有个黑色的桑塔纳轿车停在了我两跟前,紧接着从里面下来三个男的,看年纪差不多都是二十岁出头,手里都拿着棍棒等家伙事,这场面给我吓了一跳。

    我正寻思这帮人是干啥的呢,他们就过来把我围起来,一顿乱棍敲打,还有个人打到了我的小腿上,疼的我站都站不稳,直接躺地上去了,这一倒地,就再也怕不起来了,后来干脆捂着脑袋,任由他们打,旁边的陈雅静这时候也跑过来,大声叫喊着,问他们是干啥的,为啥要打人,她还一个劲的冲保安室叫唤,但保安室的保安根本就没出来,这种情况他们也害怕。

    好在这帮人打了我没两分钟,随后就匆匆上车开走了,陈雅静把我从地上拉起来,一脸心疼的给我拍打着身上的土,同时问我道:“他们为啥打你啊,你是不是招惹了啥人了啊?”

    我摇摇头说我没印象最近招惹人了啊,要有的话,也就是那个大乐跟偏分头了,陈雅静愣了下,随后恶狠狠的跟我说道:“这大乐真的是太贱了,居然找人偷袭你,真不是个东西,你等着,我给你找人问问他,要真是他干的,我找人收拾他!”

    我说还是算了,你就算是问人家,人家肯定也不承认,而且是不是大乐找的人还不一定呢,这次就当自己吃了个哑巴亏吧,陈雅静叹了口气,说不行等下她爸过来了让她爸开车送我回家,可别在半路上再被人偷袭了,我说那帮人哪有那么闲,刚打了我又打我啊,不会的。

    反正后来我一个人往家走的时候,心里别提多郁闷了,这好端端的莫名其妙的就挨了打,而且是谁打的都不知道,到了家门口的时候,我还又仔细拍打了身上的土,就怕关青青看见,但没想到进去没多久,她还是看出了猫腻,一个劲的问我谁又欺负我了,我给她说被人偷袭之后,她还有点不信呢,说我不肯说老实话,我再三解释后她才信,还嘱咐我下回碰到这事,就问对方是啥来头,这样挨打后还能找人去算账,我笑了笑,说你这话说的,难道还希望我下次再被人偷袭啊。

    关青青这才扑哧一声笑了,摸了摸我脑袋后,说:“姐哪有那个意思,真是!”

    这天晚上九点左右,关青青的那个好闺蜜白雪来了,她是来给我送手机卡来的,这家伙好像还喝了不少酒,走路轻飘飘的,脸也一片红晕,之前她去我家的时候,化了很厚的妆,我这人不太喜欢化妆的女孩,所以当时对她没啥感觉,但是此时她是素颜,其实比化了妆的她要好看,而且她的身子很熟,这时候又一副醉醺醺的样子,很容易让人乱想。

    关青青将手机卡给了我后,让我试试看能不能用,她则把白雪扶到她屋子里,还不停的问白雪咋喝这么些酒,白雪语无伦次的,还一个劲的叫骂着,听那话的意思,好像是在骂一个男的,说他是负心汉,我寻思应该是出了感情问题了。

    我将那电话卡放进手机里试了试,能用,关青青从屋子里出来后,就摊开双手,一副无奈的神情跟我说:“这家伙我看今晚是走不了了,要睡我屋子里了,今晚你介意姐姐去你屋睡吗?”

    我听到这,心怦怦跳,总觉得今晚肯定是个难眠的夜晚,我摇摇头,说我不介意,她说了个乖,然后问我想吃啥,她下去买点好吃的奖赏奖赏我,我说我啥也不想吃,吃过饭了又不饿,这时候她就突然坏笑着跟我说:“对了,姐要是没记错的话,你特别爱吃奶油蛋糕对不对?”

    我一愣,不明白她突然这么问我是啥意思,其实我也就是小时候爱吃,长大后就很少吃了,最主要的是这么多年来,我基本上没有吃蛋糕的这个条件,过生日我爸都不会搭理我的,我此时也不知道该怎么回她话,她见我没吭气,以为我默认了,换了鞋子后匆匆出门了,而我这时候也想起小时候她把蛋糕抹在身上让我吃的情景了,越想越觉得今天晚上可能要有好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