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逆青春 > 018 美好的一晚
    尤其是我想到关青青的日记里面说过想跟我那啥,我心里就更兴奋了,后来我还寻思我屋子里面比较乱,邋遢的很,便赶紧去我屋子简单收拾了下,还打算洗个澡,免得自己身上到时候有异味。书阅ぁ屋shuyuewu

    可也就在我打算去洗澡的时候,那个白雪居然从关青青的屋子里出来了,当时她上面只穿着一件黑色的秋衣,而下面只有一个裤衩,大长腿就那么露着,整个人的头发还乱蓬蓬的,嘴里还哼哼唧唧的,那样子就好像刚刚被人欺辱了一样,都给我看的来了点反应。

    她依然发着酒疯,在客厅里疯跑了两圈后,过来一个劲的问我关青青去哪里了,我说出去买东西去了,完事她还指着我骂,说:“你们男人没一个好东西,都是下半身思考问题的畜生,我看你也不是啥好东西,老实跟老子交代,你是不是早就打关青青的歪主意了!”

    她这一番话让我感觉有点哭笑不得,我本来想把她扶回屋子去,但是又不敢碰她,毕竟我跟她不熟,这一时间竟让我拿她没办法,任由她发酒疯。

    好在关青青很快回来了,她买了一个小蛋糕和一堆零食,她见白雪在那闹之后,将零食跟蛋糕递给我,然后指着白雪凶巴巴的骂了几句,叫她赶紧滚回去睡觉。

    这白雪还是挺怕关青青的,被她这么一骂,立马蔫了,乖乖回屋子里去了,关青青还一脸坏笑的跟我说:“我这个姐妹有点色,刚刚没欺负你啥的吧?”

    我自然明白关青青说的这个欺负是啥意思,赶紧摇摇头说没有!

    完事关青青还看见我收拾毛巾搓澡巾那些玩意,就问我打算洗澡啊,我点点头,她随后就在那笑,笑的阴阳怪气的,让我心里更慌张了,寻思难不成她看出我心里的那点猫腻了?

    不应该啊!

    我洗澡的时候,满脑子都在想小时候关青青在身上抹奶油让我吃的事,后来反应实在是太强烈了,没忍住还给整出来了,洗完澡后我还把洗手间的窗户开了会,打算放放味,免得被关青青闻出些啥。

    我出去后没多久,关青青也去洗澡了,这期间我心里特别忐忑,怕她发现我的糗事,因为这个点也不早了,我就先钻被窝躺着去了,关青青洗完澡后,头发都没吹干呢就进了屋子,她手里当时拿着蛋糕呢,问我吃不吃。

    我说都这么晚了,我都打算睡觉了,还是不吃了吧,她指了指蛋糕盒子,说:“那你不早说,我都拆开了,我一个人也吃不了啊,要不这样吧,姐就喂你吃一口,尝尝味道如何,要是好吃的话,我以后经常给你买!”

    说着,关青青走到我跟前,将蛋糕盒的盖子打开,里面是一个小的奶油蛋糕,上面还有一些水果,她也没给我勺子叉子那些,而是让我直接上嘴咬,我怕整到脸上,有点不知道从哪里下口,也就这节骨眼上,关青青扑哧笑了一声,然后伸出食指朝着奶油上抹了一点,凑到我嘴边,说:“就这样凑合吃吧,别嫌弃姐,姐刚洗完澡,手干净着呢!”

    其实我一点不嫌弃她,只是觉得我跟她年纪都这么大了,她这么直接上手喂我吃,让我有点不太好意思,她见我愣着没吃,就督促我,说:“吃啊你,愣啥呢,嫌弃我呢?小时候我可是经常这样喂你吃的,那时候我可是连手都不洗的,而且有时候我还......”

    她的话说到这突然不说了,脸也突然红了起来,我明白她肯定是想起了啥见不得人的事,其实我每想起这些往事的时候,心里也是充满了疑惑,她那时候总爱蒙眼睛让我吃,还让我猜她将奶油抹在了哪,我此时回忆着那种感觉,隐约可以猜出来是啥,但还是想当面问问她,只不过这种话题,除非是小情侣才可以开口,我跟她可是姐弟关系,怎么能开口呢?

    不过我见她的脸越来越红,就突然来了一股子勇气想逗逗她,我壮着胆子问:“有时候你还咋了?”

    她的脸更红了,支支吾吾半天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随后她将手指头上的奶油一下抹在了我脸上,说:“你不吃就算了,姐自己出去吃!”

    说着,她拿着蛋糕出去了,我赶紧吆喝着说我吃呢,但是她哼了一声,并没转身回来,看着她走出去时的背影,我就感觉关青青其实也就是个小女人,她也有柔弱娇气的一面。

    至于我脸上的奶油,我并没有浪费,而是用手指抹了点,伸进嘴里舔了舔,味道不是太好,反正没有我小时候吃奶油时的那种感觉了,差不多过了有十分钟左右,关青青就过来打算睡觉了,我的床比她的床还要小,所以我两睡觉的时候特别挤,腿都没法打弯,就那么直直的伸着,很不舒服,以至于躺着好久我都睡不着。

    后来关青青还问我能睡着吗,要是睡不着的话就跟她聊聊天,我说睡不着,问她聊点啥,她想了半天后,才突然问我:“我记得小时候你在我家睡的时候,你还没上幼儿园呢吧?”

    我说对,那会还小呢,她继续问我:“那你还记得那会的事吗?我感觉你那会年纪很小,应该不记事吧!”

    我寻思她这样问我可能是在试探我,我如实跟她说:“反正大部分的事我都不记得了,毕竟那会太小,而且已经过去十年了,不过有些事还是有印象!”

    她淡淡的哦了一声,接着问:“那你小时候经常来我家,我抱着你睡觉的事,你记得呢吧?”

    我说记得。

    她说那喂奶油的事还记得吗?

    我当时也是脑子有点转不过来,就反问她说:“你问的是哪种喂奶油的啊,是用手直接喂啊,还是抹......”话说到这我才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赶紧闭嘴,我的心也怦怦直跳,关青青这时候肯定也明白,我啥事都记得呢,这时候的气氛是要多尴尬有多尴尬。

    我两沉默了好长时间,我都听见她呼吸的声音了,后来是她主动开口说话,试探性的问我:“不是吧,我往身上抹奶油让你吃的事,你也记得呢?”

    我两聊到这的时候,我感觉我的脸都开始发烫了,身子也有了点反应,好在我是背对着她,不然这么挤,很容易就被她发现了,孤男寡女的在一张床上聊这种话题,我显得特别兴奋刺激,而且这种感觉让我一时失去了理智,也间接的壮了我的胆子,我寻思干脆就挑明了说吧,我说:“都记得呢,你捂着我眼睛让我猜的事我也记得,而且你的右边耳朵......”

    我的话说到这,她打断我了,她说:“好了你不用说了!”

    她说这句话的时候声音比较急促,我寻思如果这时候开着灯,让我看着她的脸的话,她肯定都红到脖子根了。

    接下来又是很长时间的沉默,只有隔壁的白雪还发出哼哼唧唧的声音,后来关青青小声说了个她困了,要睡了,打这之后她就再也没说话了,至于她到底睡没睡,我就不知道了,反正半夜醒来的时候,我两的身子紧紧挨着,而且我发现她是面朝着我这边的,我当时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干脆用腿搭在她的腿上,她当时并没有睡着,还用手想把我的腿放下来,不过她的力道很轻,并没放下来,之后她便不在碰我了,反而将手放在我的大腿上,我假装继续睡觉,耳朵边也传来她越来越急促的呼吸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