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逆青春 > 019 陌生短信
    反正这种感觉让我特别兴奋,后半夜我几乎也没怎么睡着,早上天还没完全亮,关青青就出去给我做早饭去了,我后来去吃饭时,发现她看我的时候眼神都躲躲闪闪的,明显是有点不好意思,其实说实话,她越是这样害羞扭捏,我反而胆子更大,吃过饭后我就去上学了,临走的时候她还问我,说:“今天放学的时候用不用姐去接你,不然再被人偷袭了咋整?”

    我说不用,那帮人肯定没那么闲,他们肯定也会想到我要叫人的,起码最近是不会来的。

    到了学校后,我把我的手机号给了陈雅静,完事她还跟我说她昨晚上找人打听偷袭我的人了,并没发现跟大乐他们有关的线索。

    这下我就更纳闷了,如果不是大乐,那打我的人会是谁?

    陈雅静问我还有没有得罪其他的人,我想了想,说最近好像就你跟大乐两人跟我起冲突,没其他人了,其实说这句话的时候,我还想到了大兵,之前在废弃站的时候,可是招惹到他了,可这事都过去这么久了,大兵年纪也那么大,应该不会闲到这地步跟我一小孩一般计较吧?

    陈雅静拍了我胳膊一下,没好气的说:“那你这意思是怀疑我了?”

    我说我可没这意思,是你自己说的。书阅ぁ屋shuyuewu

    这天中午快放学的时候,手机突然收到了一个短信,内容就七个字:“你有喜欢的人吗?”

    这个号码是陌生号,我不知道是谁,旁边的陈雅静也并没拿手机,明显不是她在这逗我玩,我问对方是谁,短信很快就给我回过来了,只不过没回答我的问题,而是说:“你只要回答我的问题,我就告诉你我是谁!”

    这整的我更纳闷了,我寻思这人会是谁啊,不应该是我认识的人,猛然间我反应过来了,这个号是白雪给我的,或许不是新办的号,而是别人原来用过的,此时发短信的这个人并不知道号的主人已经换了,八成是给原主人发的,想到这,我就没有继续回短信。

    下课铃响的时候,那人又给我发了个短信,看到内容的时候我不淡定了,里面说:“童童!你咋不理我了呢?”

    这既然把我的名字都说出来了,那发短信的这人肯定认识我,短信也肯定是给我发的了,我问对方到底是谁,要是不说的话,我就不回话了,紧接着人家就回我了,说:“真是,你这人真没劲,一点不好玩,我是夏雨!”

    我看了旁边的陈雅静一眼,这才反应过来,八成是陈雅静把我的号发给夏雨了,我问了问陈雅静,果然是这样。

    我给夏雨说以后别跟我开这样的玩笑了,一点也不好玩,夏雨没继续跟我扯这个话题,而是问我这周日是不是要去春游,陈雅静已经告诉她了,还叫她一起去呢,我说恩,到时候你也跟着一起去吧,人多热闹,她回了我个好,之后我两就没有继续聊天了。

    我跟陈雅静往大门口走的时候,她还跟我聊起了夏雨,反正就是问我对夏雨的看法,喜不喜欢那类型的女生,说实话我打心底里挺喜欢,但我没敢跟陈雅静说。

    当我两走到校门口的时候,突然被一群女生围住了,围住我们的人并不是别人,而是陈可可打头的七姐妹几个人,陈可可拦着我们后,先是打量了我一眼,随后故意用那种阴阳怪气的口吻对陈雅静说:“哎哟,这是你新勾引的男人吗?你这换男人就跟换衣服一样啊,这么频繁?”

    人家这很明显是故意要激怒陈雅静的,陈雅静还真上了当,直接发飙了,指着陈可可说:“你有完没完?是你家那臭不要脸的王浩先勾引我的,而且老娘压根不搭理他,你嘴巴最好是给我放干净点,真是,自己没本事看住自己男人,在这诬陷别人,我看你......”

    陈雅静的话还没说完呢,陈可可说了个放屁,直接上来朝着陈雅静甩了一耳光,不过陈雅静早有防备,这一耳光并没打到陈雅静的脸,而是被她用胳膊挡开了,紧接着她也还了一巴掌,陈可可倒是没防备,挨了个结结实实,那一声“啪!”别提多响亮了。书阅ぁ屋shuyuewu

    好歹人家七姐妹都在这呢,人多势众,见陈可可挨了这一巴掌那还了得?直接围着陈雅静就扯衣服扯头发,我寻思她们女生打架我也不好插手,只好在旁边拉偏架,找机会护着陈雅静,因为这我也没少挨打,但跟男生打架不同的是,她们女生打架没多少力气,打在身上软绵绵的一点都不疼。

    后来陈雅静的衣服还被人扯烂了,她的胸罩带子都被人扯断,露在了外面,旁边还有女生起哄说把陈雅静的衣服脱光,让她光着回家,我见事情再发展下去就不好收场了,便假装恶狠狠的样子冲她们喊:“行了啊你们,差不多点就够了,没完没了了,有种的现在冲我来,扯下我的衣服试试??”

    女生毕竟是女生,胆子就是没男生大,我这一吼,倒是镇住她们几个了,她们并没继续动手,就是一个劲的骂,骂的特别难听,陈可可还说回头找王浩收拾我,我也懒得跟她们在这计较,拉着陈雅静走了,陈雅静临走的时候,嘴里还骂骂咧咧的,给她们说这件事没完,回头让她们都不好过。

    我两往马路上走的时候,陈雅静就在那打起了电话,估计是打算叫人,我简单安慰她几句后回家了,临走的时候,还不忘朝着她衣服的缺口那瞅了几眼,这种偷看的感觉真是刺激,这天下午去上课后,陈雅静一直没来上课,放学我出校门的时候,才发现那聚集着一群人,是陈雅静跟她叫来的人,差不多十五六号人呢,男多女少,之前的那个大明哥也在,还有四五个同样是二十来岁的青年,其中一个人还是个光头,长得很凶。

    在女生里面我还发现了夏雨,至于陈可可跟七姐们的人我并没见,我从陈雅静她们跟前路过的时候,夏雨还小跑着走到我跟前,笑着跟我说:“我一直想当面跟你说,你送我的那个熊娃娃,我真的是太喜欢了!”

    我有点傻眼,之前陈雅静跟我说过,夏雨不喜欢毛绒玩具,现在咋喜欢了?我也没问她,而是说你喜欢就行,她还问我关于陈雅静跟陈可可中午打架的事,我跟她说的时候,发现那个光头一直看我,后来他还给大明哥用下巴指了指我,大明哥看了我一眼后,不知道在光头那小声嘀咕了些啥,完事那光头就走到我跟前,用眼神朝我头上瞅了瞅后,问:“你这头是大明给你开了瓢的?缝了几针啊?”

    我还没回他话呢,旁边跟别人交谈的陈雅静赶紧凑过来,她把光头拉到一边,说道:“这人现在跟我是好朋友了,别找他事啊,今天让你们来可是有其他的任务的。”

    那光头笑着点点头,过去继续跟大明哥聊天去了,夏雨这时候也有点紧张的神色了,她把我拉到一边,小声说道:“算了,我就不跟你多说了,你先赶紧回去吧,咱们周末的时候再见!”

    我临走的时候,还看了那光头一眼,发现他正斜眼看夏雨呢,那眼神有点色迷迷的,凭着男人的直觉,我感觉这个光头似乎对夏雨有啥坏想法,事后证明我的直觉是正确的,而且我和这个光头因为夏雨还起过冲突,也因为他改变了我的人生轨迹,只不过这个是后话,咱们以后再说。

    这天晚上八点多那会,夏雨还跟我主动发短信聊天,我问她今天陈雅静的战况如何,她说七姐妹的人好像听到信儿藏起来了,反正没等到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