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逆青春 > 020 单独约会
    后来夏雨还问我周六这天有事吗,没事的话就一起出去玩吧,我问她去哪玩,她说去滑旱冰,或者去娱乐厅打游戏,要么就去上网,我寻思周六反正也没事干,就跟她们去玩吧。

    这天晚上我跟关青青吃完饭后,一边看电视一边聊关于白雪的事,关青青说白雪喜欢上了一个男的,那男的不工作,天天吃白雪的喝白雪的,还借白雪的钱去养其他的女人,所以白雪昨晚上才喝那么多酒,她给我说这些的时候,还嘱咐我以后千万要当一个好男人,要处对象就好好处一个,一心一意的对人家。

    说着,她还问我有没有喜欢的女孩,我摇摇头说没有,她还撇嘴不信,说:“上次你都给人家送生日礼物了,还嘴硬说没有啊!”

    我说那只是个普通朋友,面都没见过几次呢,要不是我同学非叫我去,我才不去呢,关青青后来就没继续问了,只是在那坏坏的笑,整的我有点不好意思了。

    差不多九点钟的时候,大兵突然来家里了,关青青这次看到她的时候,并不像之前那样情绪有点激动了,而是很平静,能感觉的出来他们两个好像和好了,这让我心里很不爽,尤其是这大兵看我的时候,那眼神充满了轻蔑跟不屑,让我更反感他了。

    大兵还不顾我在场,直接就搂住了关青青的腰,关青青看了我一眼,拍了大兵一下,小声说:“别闹,童童还在这呢!”

    大兵斜眼扫了我一眼,说:“管他在不在呢,不就是个小孩么,要不你跟我进屋子里去!”说着,他直接将关青青抱起来,也不顾关青青的叫骂,直接过去撞开门进了关青青的屋子了,紧接着那门“咚!”的一声就关上了,我自然明白他们要干啥事了。

    果然,如我猜想的那样,没多久里面就传来了关青青的声音,整的我也来了点反应,为了能更清楚的听到关青青的声音,我还回到了我屋子,将耳朵贴在墙上,这种感觉特别刺激,当然了,最后的代价就是,我又没忍住整出来了,重新换了个内裤。

    他们的“运动”持续了有十分钟左右,之后就安静了,又过了没多久,大兵就走了,关青青则去洗漱间洗澡去了,等她洗完澡后,还敲了敲我屋子的门问我睡了没有,我没有回答她,假装睡觉了,之后她就回她屋子去了。

    这一晚上我还做了个春梦,让我奇怪的是这个春梦的女主角不是关青青,也不是陈雅静或者夏雨,而是一个跟我几乎没交集的女生:陈可可!

    这让我觉得纳闷的不行,为啥会梦到陈可可呢,不过好歹人家是个大美女,能做个跟她有关系的春梦,那感觉也是很不错的,就是不清楚如果王浩知道了我做了这样的梦,会是啥感受?

    早上吃饭的时候,关青青见到我更显得不好意思了,毕竟上次她跟大兵那啥的时候是喝多了酒的,神志不清,而昨晚上她可是清醒的很,她肯定觉得面对我的时候特别尴尬,吃饭期间我两也没多说话,吃完就直接去上学,陈雅静今天早上依然没来学校,不过给我发了个短信,说她感冒了,下午放学后我寻思太早回家没啥意思,就去了离家不远一家游戏厅打游戏去了,一直玩到很晚才回去。

    这天晚上睡觉前,夏雨还跟我发短信确定我明天出不出去玩,我说去之后,她给我发了时间地点,早上十点钟,在广场那的鸽子笼跟前见面。

    第二天起床洗漱完后,我还专门挑了一身我觉得最好看的衣服,关青青后来迷迷糊糊上厕所的时候,还问我今天不是周末嘛,咋起这么早,我说同学叫我出去玩,她还问我身上的钱够用吗,不够的话她给我,我说够用,我爸走的时候给我留的挺多呢。

    时间差不多了之后,我就出门朝着广场去了,到那的时候夏雨她们还没来呢,当时广场那有个钟楼,当十点钟的钟声敲响时,有辆出租车停在了我旁边不远处的马路边,接着有个女生从里面下来了,正是夏雨,她今天并没穿裙子,而是换了一种风格,穿着牛仔铅笔裤,将两条细长的腿完美的勾勒出来,脚下是一双白色的帆布鞋,很干净,上半身穿着一件粉色的卫衣,头发则绑着马尾,整个人看起来特别清纯,虽然年纪不大,但是气质特别棒,让我怎么看都感觉我两压根就不是一个圈里的人。

    她走到我跟前后,递给我一根棒棒糖,说这是她舅舅从香港带回来的棒棒糖,可好吃了,我摇摇头说我不爱吃这个,但她强行塞到我手里,她的手碰到我的手时,我有种触电的感觉,同时我也注意到她的脸有点微红。

    我问她陈雅静呢,咋还没出来呢,她啊了一声,张大了嘴巴,有点惊讶的问我:“你叫了陈雅静了?”

    这话问的我云里雾里的,我摇摇头,说:“我没叫她啊,我意思是你没叫她吗?”

    夏雨用手摸了摸自己的脑门,尴尬的说:“我没说要叫她出来啊,我之前给你发短信的意思,就是说我叫你出来玩,就只有咱们两个!”

    到这我才反应过来,感情人家是单独约我啊,早知道这样的话我就不出来了,我并不是不想跟夏雨玩,而是我觉得我两面都没见几次呢,还没熟到这地步,这样单独出来玩就好像在约会一样,而且我长这么大,还从来没这样被女孩子约出来玩,这种感觉让我很不自然。

    我尴尬的笑了笑,说我之前还以为陈雅静也跟着出来呢,这话一出,我发现夏雨的脸上明显挂着一丝失落,她淡淡的哦了一声,低头沉默了片刻后,问我:“你是以为陈雅静也出来,所以才答应我出来玩的是吗?如果当初我就告诉你是我单独叫你出来的话,你就会拒绝我了吧!”

    我心里其实是这样想的,但是我怕说出来人家不高兴,只能摇摇头,说这倒不是,就是从来没跟女孩单独出来玩过,有点不好意思,她此时的情绪已经很低落了,说那不然回家吧,反正明天周日还要去春游呢,到时候一起玩也成,说着,她转身打算去马路边打车,我赶紧上前拉住她,好说歹说她才同意跟我去玩,这让我心里更郁闷了,寻思本来就是你叫我出来玩的了,现在倒好,成我说服你去玩了。

    不过能跟夏雨这样一个美女去玩,心情还是很不错的,当然我两并没有去滑旱冰,因为我觉得那的人太多了,而且去玩的都是初中生高中生,万一碰到了认识我的或者认识夏雨的人,那场面得多尴尬啊,所以我跟她去了游戏厅,打了好几个小时的游戏,还教她怎么玩拳皇,我也能感觉的出来,夏雨不太喜欢打游戏,但是为了陪我,她还是硬撑了几个小时,我两从游戏厅出来的时候,都已经快两点了,她说有点饿了,要带我去吃麻辣烫,还说知道夜市口有一家麻辣烫特别好吃,她经常去那。

    刚到夜市口的时候,我还碰到了我的小学同学“牙缝!”,他父母也早年离异,他跟了他爸,他爸是个收废品的,可能我两的家庭遭遇差不多,所以我两上小学的时候关系挺好,不过小学毕业后他就不上学了,偶尔会在街上看见他骑着一辆三轮车拉着废纸箱旧家电那些,他看见夏雨的时候,还挑着眼睛问我这女的是谁,是不是我的小对象,我说不是,只是个普通的朋友,牙缝的脸上露出不信的表情,但他也没多问,说他还急着去别人家收东西呢,不跟我多说了。

    他走后,我跟夏雨去吃麻辣烫了,我觉得口味一般,夏雨吃的时候,还总把她碗里的豆腐皮往我碗里夹,说她不喜欢吃这个,反正她给我夹菜的这个小事,让我觉得心里特别温暖,后来她手机还响了,有个女的给她打电话,两人聊了没几句后就把电话挂了,夏雨跟我说她有个好闺蜜等下要过来呢,问我介意不。

    我摇摇头说不介意,等我两吃完麻辣烫的时候,有个女孩从外面进来了,叫了一声小雨,当我抬头看到来的这个人时,瞬间傻眼了,心跳突然间加速了不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