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逆青春 > 024 离家出走
    仔细琢磨琢磨,也就这个的可能性最大了,如果真是这样,那夏雨也太让我失望了,之前还一副对我有好感的样子,要跟我做好朋友呢,这眨眼间因为李甜甜就变成这样了,不过我也能理解,毕竟人家两个是多少年的闺蜜了,我跟夏雨才认识几天,人家没理由帮我。

    我给李志刚说我爸去广东打工去了,他人根本就不在这,而且我家也没搬家,我只是住在了别人家里。

    李志刚压根不信,指着我说:“你少给老子在这装蒜,今天老子要见不到你爸,你哪只手划的我车,我就把你哪只手剁下来!”他说完后,他旁边那个男的还过来从我脖子后面掐住了我脖子,力气还特别大,整的我有点疼,估计是怕我跑。

    我赶紧喊着说道:“疼,你别掐我,我要跑早就跑了!”李志刚过来踹了我一脚,给了我两巴掌,然后还让他女儿也打了我几耳光,这才让旁边那个男的把我松开,同时警告我:“你要是敢跑,老子搜遍整个城都要找你出来,要么就闹到你学校去,倒时候非整死你,不信你就试试!”

    我本来就比较怕李志刚,他这么一警告我,我更是不敢有跑的念头了,我说我真不骗你,我爸真的去广东了,李志刚让我别废话,非要我领着他去家里,我也是没办法,便领着他们去了家里,当时关青青并不在家,我进去后还让他们看我和关青青的屋子,说:“你们看看,这个是我的屋子,那个是我姐姐的,里面都是些女生用品,不可能是我爸的,他真的走了!”

    李志刚在家里转了几圈后,问我:“你有你爸的电话吗?”

    我撒谎说没有。

    他说那你这个姐姐呢,我说我也不知道,估计是忙事情了,要回来也到晚上了,李志刚跟旁边那个男的一商量,决定将家里的电视等一些家具搬走,回头让我这个姐姐,也就是关青青去领。

    完事他就不知道给谁打了个电话,二十分钟左右,就进来一帮子男的,将家里值钱的东西全都拿走了,我想拦也拦不住,也不敢拦。

    东西搬走后,李志刚就没必要在这守着我了,临走的时候他警告我,说:“你知道我家在哪呢吧?今天晚上最迟十点,让你那姐姐去我家,要是不去的话,明天老子去你学校整死你!”

    李志刚他们走了后,我整个人就跟那泄了气的气球一样,蔫了吧唧的,瞬间对啥事都提不起兴趣了,这王浩的事还没解决呢,又杀出个李志刚来,我的命咋就这么苦呢?

    我也明白,这两件事要想解决掉,肯定得花不少钱,关青青虽然对我一直很好,但人家能一如既往的对我好,替我擦屁股吗?就像今天,突然出事了,给她打个电话都打不通,这人啊,靠谁都不如靠自己,就连自己的亲老子都靠不住,更何况是一个外人呢。书阅ぁ屋shuyuewu

    这天剩下的时间,我基本上一直躺在床上想事情,不但想这两件麻烦事,还想我这些年过的日子,还有我的未来,说到我的未来,我觉得可笑的不行,我这样的人,有未来吗?

    这天一直等到很晚,关青青都没回来,也没有给我回个电话或者短信问问我找她有啥事,一直到了半夜快一点的时候,关青青才给我发来一个短信,看完短信的内容后,我绝望了!

    上面写着:童童,白天的时候没接你电话,对不住啊,姐现在碰到了一点事,挺麻烦的,而且最近不能用手机了,我也不回家里住,你自己一个人先照顾好自己,如果有什么事的话,你就去体育馆附近打听谢大鹏,让他帮帮你!

    这短信基本上把我对关青青仅存的一点希望也破灭了,看来这事她是没法帮我了,目前也只剩下我那个在广东打工的爸爸了,可给他打电话有用吗?

    用脚趾头想都知道没用!

    大概是太愁了,这晚上我压根就没睡着,早上七点钟,再三考虑后的我给我爸打了个电话,但我爸还没听我说完呢,就冲我一顿大骂,说他最近也一堆烦心事,让我自己闯的祸自己去想办法,别来烦他,完事就将电话给我挂了。

    我这时候是彻底绝望了,都不敢去学校了,也不知道怎么的,突然想到了离家出走,仿佛目前只有这个法子能帮我度过这一难关了。

    心里一旦有了这个想法,就再也抑制不住了,我觉得这是个不错的主意,既可以躲得过王浩,又能躲得过李志刚,至于上学不上学的事,那对我来说真不重要,反正我打小就不是学习的料,在班里也没啥好朋友,真没什么值得我留恋的。

    同时我决定,我要是离家出走了,肯定就不会回来了,起码在外面闯荡个几年再回来,我也不想再跟任何人联系了,只想这么干干脆脆的消失掉,我将手机关机,然后放在了关青青的床头柜上,还给关青青留了个纸条,上面将王浩的事还有李志刚的事写了下来,还告诉她不用担心我,我在外面闯荡闯荡,等自己成熟了长大了就会回来的,不用担心我。

    纸条写完后,我收拾了几件衣服,然后出了家,朝着车站去了,我寻思要走的话就走的远点,走到一个没人认识我的地方,然后开始新的生活,让我比较庆幸的是,我爸临走的时候给了我不少钱,我此时身上还有两千多呢,起码够我一两个月的生活费了,这期间我还可以打工养活自己,所以对离家出走后的生活,我还是充满了希望跟期待的。

    可是,现实真的能尽如人意吗?

    到了车站后,刚好有辆车从站里面出来,售票员还开开窗户,冲外面吆喝着,说:“三水三水,有去三水的没?”三水是个地级市,离着我们本地差不多一百多公里,说远不远,说近也不近,那地方好像有很多批发市场,卖衣服或者鞋子的,我们本地的一些经销商,都是从那里进货的,据说那地方有钱人很多,发展的特别快。为了保留隐私,三水市为化名,大家勿较真

    我也没多想就上了车,路费也不贵,七十块钱,刚开始是从省道走的,后来可能是车为了逃避收费站,还从乡道甚至村道走,到那的时候差不多花了三个多小时,这是我第一次出这么远的门,这种感觉咋说呢,有慌张,有迷茫,当然更多的是兴奋。

    三水市好歹是个地级市,确实比我们那发展的好,高楼大厦很多,来往的行人穿着也都很时髦,我并没急着去找工作,而是找了个旅馆先住了两天,这两天就出去逛逛,吃些东西,这种无拘无束没人管的日子,让我觉得特别自在,不过这两天下来也花了我不少钱,让我特别心疼,长这么大都没这么大手大脚过。

    第三天的时候,我就开始去找工作了,但是这个过程并没我想象的那么容易,有些比较正规的地方,人家嫌我年纪太小,未满十八周岁,不要我,有的地方对学历或者其他方面有要求,我达不到,而没有任何要求的地方,都是些脏活累活,我也一直不太愿意干,就这么耗了有一个多星期,我身上的钱就挥霍完了,这时候我才意识到,我的苦日子要来临了。

    好在后来有个饭店好心收留我,管吃管住,一个月给我三百块钱,就是地方有点远,去之前我打算上网好好的玩一晚上,只不过这的网吧都不让我进,嫌我是未成年,费了半天的劲,才在郊区找到了一家黑网吧,上了QQ后,收到了很多消息,都是陈雅静跟夏雨给我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