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逆青春 > 025 回家
    我先看了看陈雅静给我发的消息,最早的消息是从我离家出走那天发的,她刚开始问我为啥没去上课,还问我手机怎么关机了,后来跟我说王浩的家里人去班里找我了,还向她打听我的消息。

    她还跟我说要是王浩家里非叫我赔钱,我拿不出来的话,她可以想办法给我弄点钱,再后来几天她就问我咋回事,是不是出啥事了,咋一直没来学校,手机也一直关机,QQ留言也不回,她给我最新的留言是昨天留的,说夏雨跟她说了关于我跟李甜甜的事了,她说她站在我这一边,我要是有啥需要她帮忙的,千万要找她。

    随后我又看了看夏雨给我留的消息,她是在我离家出走两三天后开始给我留言的,说她听陈雅静说了我没去上课,所以问问我是咋回事,是不是打算不念书了,后面还跟我说李甜甜跟她说了去我家里闹的事了,她让李甜甜跟家里人说说好话,别再继续追究划车的事了,而且李甜甜也答应她了,所以她的意思就是,如果我是因为这件事消失的话,现在已经没必要了,还是回去乖乖上学吧,不然初中都没毕业,这么小呢不上学了干啥呀,要去打工的话,自己这一辈子可就毁了。

    因为我一直觉得是夏雨告密,所以才害的李志刚找到我,她就算是在李甜甜那替我说好话,我也认为她是对我感到愧疚才这样的,心里不但对她没啥感激,反而更反感她了,心想装啥装呢,后来心里实在是咽不下这口气,我还把夏雨的QQ删掉了,完事我也没理会陈雅静,心想既然离家出走了,就跟之前的所有断绝联系吧,这天晚上剩下的时间,我也基本上一直在打游戏。

    第二天早上我去了那家饭店,老板娘给我安排了住处,还准备了住宿用品,我休息了半天之后就开始上班了,不过干了没一个星期呢,我就跟饭店里的顾客起了冲突,那顾客喝多了,就冲我指指点点的,还用酒瓶子砸我,我毕竟是一个人在这,也没啥好顾虑的,直接就用一碗饭扣到了他脸上,随后就朝外面跑,因为那人喝多了,自然没追上来,而我也因此丢了工作,那几天算是白干了,而且我觉得有点对不住我们老板娘,因为我到她那饭店上班后,老板娘对我一直还很不错,我这算是给她惹了事了。

    从饭店出来的时候,我身上就只有几块钱,靠着这几块钱硬是活了两天,这两天吃的就是馒头,连下馒头的菜都没有,长这么大,我第一次体会到什么是“饿”,也是从这时候开始,我有点想家了,有点后悔离家出走了。

    同时我也在思考:我爸要是联系不上我了,他会不会担心我,关青青知道我就这么消失后,会不会找我?她应该会很着急吧,我也想过干脆想办法回老家,但又一寻思,我这出来总共才半个多月,要是就这么回去的话,那太丢人了,而且回去还得面对王浩跟李志刚,还是继续在外面晃荡吧。

    后来我就继续找工作,还被黑中介骗到了一家玻璃厂,在里面干了差不多将近一个月,最后工资一分钱没要到,还差点被老板打个半死。

    经历过这些事后,我发现我对一些人和一些事的看法变了,性格也沉稳了一些,忽然间我觉得我好像长大了,这时候已经是五月下旬了,快接近六月份,天气已经很热了,而我穿着的还是长袖长裤,我寻思这时候我们学校初三的学生应该都在紧张应对中考呢,而我呢?真的打算不再上学,在社会上混一辈子吗?

    在三水市的街上漫无目的的溜达了一天,我也思考了一天,最终决定回家,因为我刚跑出来的时候,对未来充满着美好的期望的,觉得我会混得越来越好,可结果现实是这么残酷,连自己的吃住都解决不了,经常饿肚子,给我的打击着实不小。

    况且王浩跟李志刚这事,我能躲一辈子吗?难道一辈子都不回去了吗?好歹那也是我土生土长的地,那里有我的家,我觉得身为一个男人的话,自己惹出的乱子,就应该自己去承担。

    在三水市继续打了几天零工,赚够了车费后,在六月份的第一天,也就是儿童节这天,我坐上了回家的客车。

    这一路上我的心情都平复不下来,特别激动,也很慌张害怕,我也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关青青,虽然我知道她肯定不会指责我说我。

    客车到了我们本地的客车站后,我并没急着回家,而是坐在客车站的门外思考问题,可能是我这时候的人跟心态有了变化,看着周围的大街跟人群时,我觉得跟以前不大一样了,一直到天黑之后,我才回了我家,并不是关青青那个家,而是我从小生活的那个家,只不过到了大门口之后,我才反应过来钥匙丢了。

    其实我离家出走的时候,是带着家里的钥匙的,只不过在三水市的饭店干活时,招惹了顾客,当时直接跑了,宿舍的衣服跟钥匙都没带,此时回不了家,我就寻思去街上溜达溜达,免得被小区的人看到发现我回来了。

    在街上溜达的时候,我就一直在犹豫要不要去关青青家,总觉得关青青见到我后肯定会大骂我一顿的,可我此时身上没钱,也饿的不行,最后到了晚上快十一点的时候,我终于鼓足勇气去了关青青家。

    当我敲门时,里面传来关青青的问话,我感觉心跳特别快,也有一种特别强烈的想哭的冲动,当关青青把门开开看到是我的时候,愣了一下,接着就一下扑过来,直接把我搂在怀里,一边用手使劲拍打着我的后背,一边问道:“你这死孩子,你跑哪去了,你知道我天天多担心你吗?你这一声不吭的就跑了,要是你出了啥事,你爸回来我怎么跟他交代?不就是打破了别人脑袋吗,我给你赔钱就是了,划车就划了,姐又不是不给你赔钱,你咋能扔下我就跑了呢?”

    关青青的话说着说着,就带点哭腔了,后来干脆哭的淅沥哗啦的,用手捧着我的脑袋,我可能是被她感染的了,也哭了,不过并没哭出声,只是流出了泪,她赶紧把我拉到屋子里,上下打量着我,一副很心疼的样子问我:“你这段时间去哪了?被人欺负没有?看你好像变瘦了!头发都这么长了呢,脏兮兮的,跟个要饭的似的!”

    我当时只知道摇头,根本就不知道该跟她说啥,她用手抹了抹眼泪,问我吃饭没有,我摇摇头说没有,她立马就换了一双鞋,跟我说:“附近的肯德基还开着呢,我去给你买点吃的去,你就在家里老实给我呆着,哪也别跑,知道吗”

    可能是怕我再跑,她反复给我嘱咐了很多句,让我千万别跑,一定等她回来,她走后,我一个人坐在沙发上打量屋子,之前被李志刚搬走的那些东西,此时好像全回来了,这就说明关青青已经将李志刚这边摆平了,花钱没花钱我就不知道了。

    我还去了我屋子里,里面基本上没变化,躺在床上的时候感觉特别舒服,总之这种回家的感觉特别棒!

    差不多十分钟左右,关青青提着一个大塑料袋回来了,里面全是吃的,我也着实是太饿了,狼吞虎咽的,她在旁边还一边给我倒水一边让我吃慢点,说这些吃的全是我的,又没人跟我抢,慢慢吃,说着说着她又哭了,说一看我这样子,在外面就没少吃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