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逆青春 > 028 冷漠的夏雨(2)
    当时陈雅静的脸色也变了,她看上去也有点惊讶,她看了李甜甜一眼,然后问夏雨:“她咋也来了,我还以为你一个人来呢!”

    夏雨朝着我看了一眼,皱着眉小声问道:“我不知道他在这呢啊,不然我两就不来了!”

    说着夏雨就拉着那个李甜甜往外面走,李甜甜当时还看了我一眼,那眼神充满着敌意,这让我心里又纳闷又恼火,夏雨啥意思,要知道我在这她就不来了?她这是反感我了?

    虽然我早就料到我回来后跟夏雨做不成朋友了,但她对我的这态度还是让我有点不能接受,而且陈雅静这是啥意思啊,她叫夏雨跟李甜甜过来给我甩脸色呢?

    我问陈雅静:“这咋回事啊,你不是说你朋友来呢么,原来就是她们两啊?”

    陈雅静从座位上站起来,显得特别慌张,她支支吾吾半天后,才跟我说:“哎呀,我以为夏雨一个人来呢,这样吧,你先在这等我几分钟,我出去一下,马上回来!”

    说着,陈雅静就出去了,临走的时候她还在门口又嘱咐我一遍,让我千万别跑,老老实实坐着等她,她走后,我坐在座位上开始回想刚刚夏雨进来看到我时的那样子,她很惊讶,而且好像有点不太高兴,应该是不想见到我,这样一想,我心里就有了一些失落感,让我更加郁闷了。

    几分钟后,陈雅静一个人回来了,她冲我尴尬的笑了笑,说:“算了,夏雨她不来就不来吧,算她没口福,咱俩今天好好吃一顿,不过我可得跟你说清楚啊,我刚刚只是叫夏雨一个人来,并不知道那个李甜甜也在,我跟那李甜甜关系也不咋地,不太喜欢她!”

    我问陈雅静那为啥要叫夏雨来啊,你看看她刚刚看我时那样子,不是埋汰我呢么,陈雅静沉默了片刻后,笑着说:“之前从夏雨那得知你拉黑她之后,我就觉得你们两个之间可能出了啥事,但我问她她一直跟我说她也不清楚,我寻思她可能是不愿意跟我说,昨天你不是来学校了吗,晚上我就给她打了个电话,说你回来了,她听完态度也就一般,所以我寻思今天把你们两个凑到一起,大家好好聊聊,要是之间有啥误会的话,那不也能趁这个机会说开吗,可谁知道她把那个李甜甜领来了啊!”

    听到陈雅静说夏雨得知我回来后态度一般,我心里更失落了,我也不明白我为啥会有这种感觉,我给陈雅静说我跟夏雨本来就不是很熟,又不是同学啥的,QQ删掉就删掉吧,人家不想理我就不理吧,以后你也别在做这种没意义的事了,出去玩的话,有她别叫我,有我就别叫她!

    陈雅静叹了一口气,又像是跟我说又像是在自言自语,她说:“我之前还寻思咱们三个能成为好朋友呢,而且夏雨她对你有点意思,我还想等你们哪天走到一起了,我就故意当你们的电灯泡,你们走哪我就跟到哪恶心你们,现在看来没希望了!”

    听着陈雅静这些话,我感觉有点可笑,我跟夏雨走到一起?真逗,我两本来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我说不说这些了,有点饿了,赶紧叫服务员过来点菜吧,陈雅静这才叫服务员进来,给我点了许多菜,可能是今天心情不太好,我还让服务员来了一瓶白酒,陈雅静说她最讨厌喝白酒,不过今天为了我就豁出去了,跟我喝个不醉不归。

    我两点了两瓶白酒,一边喝一边聊,她还问我当初开了大乐瓢后,见我也没啥慌张的,为啥开了王浩的瓢后,我那么慌张,我说那不一样,大乐我不认识他,而且开他瓢的时候我收了点力气,但王浩是使劲砸的,况且他昏迷了,我一度以为他要死了呢,更何况人家是咱学校的天,自然慌张了。

    陈雅静说其实根本不用慌,因为王浩是个软柿子,要不是仗着他哥在高中比较屌,才没人怕王浩呢,我说那没法,谁叫人家有哥我没有呢。

    我的酒量其实特别差,跟陈雅静喝了还没一玻璃杯呢,就感觉有点飘飘然了,陈雅静比我还夸张,用筷子夹菜的时候都夹不稳了,饭还没吃几口呢,她就着急上厕所,起身往外走的时候还差点摔倒,我还问她能行不能行,不行的话我陪着她去厕所,她可能是误会我意思了,就骂道:“不要脸,你跟着我去厕所想干啥?”

    我当时也是喝的有点高,借酒壮胆,便开玩笑的跟她说:“那你说孤男寡女的,还能干啥啊!”

    陈雅静笑骂了我几句,然后消失在门外了,她回来后我两继续喝,到后来我感觉脑袋重的不行,头都有点抬不起来,陈雅静这时候都开始说胡话发酒疯了,过来一直拍我脑袋,让我起来继续跟她喝,不知道是不是我听错了,听见她在那嘀咕着,反正就是问我知道啥时候对我有好感的么,说啥当初在废弃站帮她什么的,之后我就啥也不知道了。

    等迷迷糊糊醒来的时候,也不知道是几点,这时候有个人搀扶着我正下楼梯呢,而在我前面,还有两个人,看那背影一个是陈雅静,另一个是夏雨,我转脸看了一眼旁边搀扶着我的人,吓了我一跳,居然是偏分头,那个一直追夏雨,跟我有过节的偏分头。

    我看他的时候他也正看着我呢,他还一脸的嫌弃,小声骂道:“看毛呢,草,还得老子扶着你!”

    我当时正纳闷为啥是他扶着我呢,见他骂了句脏话,自然也发飙了,直接推开他,冲他叫骂,问他为啥在这,还说有本事再给我当一个老子。

    我两这一吵,前面的陈雅静跟夏雨就回过头了,陈雅静的脸通红,眼睛迷迷离离的,憨憨的笑道:“你醒了啊,你这酒量不行啊,我都没醉你居然醉了!”

    她此时说话都说不清楚,旁边的夏雨还皱眉用胳膊杵了陈雅静一下,没好气的说:“少说两句吧,还说没醉,看你回家咋跟你妈交代!”说完陈雅静,她还又冲我发脾气,说:“你也是,自己喝酒就算了,还让她喝,她一个女孩子,喝这么多酒回家咋跟她爸妈交代?”

    陈雅静让夏雨别说我,说她自己还没喝多,我今天本身就不太高兴,夏雨又这么说我,我自然回击她,说:“你管我们那么多干啥呀,你是我谁啊,这没你说话的份!”

    夏雨被我这么一说,脸色也特别难看,她并没继续跟我计较,扶着陈雅静往外面走,旁边的偏分头也没继续扶我,跟着出去了,我还听见陈雅静跟夏雨说:“哟,现在舍得冲人家发脾气了,我可记得之前你......”

    她的话还没说完呢,夏雨就冲她喊:“闭嘴,别说话了!”她当时的口气特别凶,反正我是从来没见过她这样,陈雅静这家伙还真就老老实实不说话了,让我有点意想不到。

    我寻思我自己有腿,我也没醉,没人搀扶我也能回家,然而走了没两步呢就摔倒了,好在有个服务员过来,扶着我出了门,刚好有辆出租车过来,我上车后说了地址,其余事我就不记得了,醒来的时候我已经躺在自己的床上了,因为尿憋得慌,就去上了个厕所,这时候看了下时间,已经是半夜三点多了。

    回来后我就继续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上午十点多了,自然上学要迟到了,关青青这时候并不在家,给我留了个纸条,说不忍心打扰我睡觉,让我起来自己买点吃的去上学。

    我起床后,脑袋还是昏昏沉沉的,洗漱的时候开始回想昨晚上喝酒的事,一想起夏雨当时对我的那臭脸色,心里就烦躁的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