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逆青春 > 029 陈可可的忙
    我寻思她凭啥对我那态度,还冲我摆脸色发脾气?当初给我告密的事我都没忍心拆穿她,要不是看在她是陈雅静的好朋友,昨天我肯定要大骂一顿。

    烦躁的同时我也一直很疑惑,为啥我一想到夏雨,情绪就会这么激动呢,这到底是啥原因呢?

    想来想去更让我心烦,干脆就不去想了,此时已经十点多,第三节课都上了很久了,我寻思去了学校估计也快放学了,便打算下午再去上学,出去吃饭的时候,还意外的碰到一个我特别不想看到的人。

    是我妈。

    我是在我们小区的门口碰到我妈的,她手里提着好几个大塑料袋,里面装着的都是一些吃的跟衣服,看样子是打算要进我们小区,我还纳闷呢,难道关青青租住的这个小区,还有我妈认识的朋友不成?

    很明显我想错了,我妈来是找我的,她看见我的时候,脸上立马笑出了一朵花,但她的笑太假了,让我看着很不舒服,她叫住我,跟我说:“童童,我来看看你,我听说你离家出走才回来,唉,你是不知道,之前我知道你出走的消息时,心里......”

    听她说到这我听不下去了,虽然不知道她为啥对我的态度忽然变得这么好,但还是很恶心她,觉得她很虚伪,她跟我爸离婚这么多年了,从来没有来找过我看过我,也就刚刚离婚的时候给过我一些生活费,之后压根不管我的,现在我长大了,却因为一个离家出走来跟我献殷勤,装啥呢?我可能会认她这个妈吗?我打断她的话,没好气的跟她说:“你有事没事,没事的话我要去吃饭了,你别来烦我了,我不想看见你!”

    她把手里的塑料袋往我跟前一递,说:“我给你买了一些吃的穿的跟用的,我也知道这些年没尽到妈妈的责任,没有照顾过你,但是我希望从今天开始,你能给我一个弥补的机会,我肯定会好好对你的!”

    我觉得她可笑的不行,我一把打开她的东西,冷冷的说我不需要,然后朝着一边走去了,她还在后面吆喝了我几声,我都没搭理她,后来她就拦了一辆出租车走了,反正我到了饭馆吃饭的时候,一直想不明白,她这些年都忘了有我这个儿子了,这好端端的怎么突然来找我了?难不成是在李志刚那受了气,不打算跟李志刚好好过了?想回来跟我们一起生活?

    目前来看,也就这个可能性最大了,但即便是这样,我也不会同意她回来的,她过的好坏,她的死活,跟我没有任何关系,不要说我冷血冷漠,这都是她教我的。

    吃完饭我并没回去,而是去网吧打游戏去了,期间我还打算上我的QQ号,但密码怎么输入都不正确,我寻思可能是忘了密码或者记错了,那会也没有设置什么密保啥的,QQ号一旦丢了就真的丢了,找不回来的。

    下午我们第一节课是班主任的课,并不讲课,而是给我们开会,开会前班主任还说了我几句,说我这次能再来上学,一定要珍惜这个机会,关于早上为啥不来上课的事,人家就不多过问了,但希望没有下一次,后来就给我们讲了一些关于中考跟考试前体检的事。

    我们市所有初中学校体检的地方,都在城北郊区的一所职高校园里,那所职高比较重视体育教育,据说每年都能给省里面送去一大批运动员,体检的时间是这周五。

    这天放学后,我跟陈雅静往校外走的时候,她就一个劲的笑我,说昨晚上我太丢人了,酒量还不如她,居然在她之前就趴下不会动了,还说后来实在没办法了才给夏雨打电话叫她来帮忙。

    我当时也是好奇,就随口问她,为啥偏分头也在啊,夏雨不是不太喜欢他吗?

    陈雅静看了我一眼,用那种很奇怪的口气跟我说道:“哪个女人不喜欢男的一直追着宠着啊,女人都是感性的动物,只要一直对她好,她能不心软感动吗?我看过不了多久,夏雨就要跟人家处对象了!”

    听到这话,震惊的同时心里也有点不太舒服,我不知道为啥会有这种不舒服的感觉,我说那偏分头倒是没白辛苦啊,陈雅静斜眼看了我一眼,突然扑哧笑了,说:“我逗你呢,夏雨怎么可能喜欢上他呢,主要是夏雨问我谁喝多了,我说你跟我都喝多了,她估计怕是一个人来了闹不了咱们两个,所以才叫那谁来的!”

    陈雅静这样一说,我心里就舒服多了,我都在心里暗暗问自己,我是不是喜欢上夏雨了,为啥我的情绪会因她而触动呢?

    我跟陈雅静走到校门口的时候,发现王浩跟几个人在那扎堆聊天呢,看见我的时候,王浩脸上的笑容僵硬了,紧接着他就朝着我这边走来了。书阅ぁ屋shuyuewu

    我心里很慌张,倒不是怕他过来打我,而是怕我们要是再起了啥冲突,班主任那里我怎么交代,难道平平稳稳的熬过初中毕业,就这么难?

    他走到我面前,看了陈雅静一眼后,跟我说:“我有个事想跟你说,你跟我过来一下!”他说这话的时候态度并不算恶劣,明显不是来找我事的,这让我松了一口气,我跟他走到旁边人少的地方后,他说:“你那个姐,挺有能耐的啊,认识周局啊!”

    我不知道王浩问我这话是啥用意,但心里明白,关青青之前跟他家处理他的事时,肯定动用了关系了,我问王浩咋了,有啥事?

    王浩掏出一盒烟,从里面弹出一根递给我,然后回头用下巴朝着扎堆的人群指了指,说:“陈可可家里有点事,想找你托个关系,你看看能不能帮帮忙,要是能帮忙的话,咱俩之前的恩怨就一笔勾销了,以后你就是我哥们了,只要你在学校里出了啥事,找我我肯定罩着你!”

    我朝人群看去,发现陈可可也正看着我呢,而且看我时的眼神很柔和,跟以前完全不一样,这果然要求别人帮忙的时候,态度就是不一样啊。

    我寻思再有半个月就初中毕业了,高中不一定跟你是一个学校呢,你去哪罩我呢,况且嘴上说要跟我当哥们,心里还不知道咋想呢,要不是有求于我,才不会这么跟我说话,所以这个忙我并不想帮他,但一看到旁边陈可可那柔和的眼神,我觉得既然是陈可可这个大美女有求于我,那就暂且答应下来,好歹来个缓兵之计啊,这俗话又说的好,不打笑脸人,王浩都这副态度跟我说话了,我也不能表现的太小气了。

    我跟他说:“行吧,那我回去跟我姐说说,不过她同意不同意,那我就不知道了!”

    王浩笑着冲我点头,还非掏出打火机给我点着烟,完事我抽了一口后,他就朝着陈可可那边去了,陈可可八成见我两有说有笑的,知道事情谈成了,这时候还冲我笑着点了下头,这不愧是校花级女生啊,就是这么一笑,我感觉魂都要勾出来了。

    这时候陈雅静也过来了,脸色特别差,她用胳膊杵了我一下,骂道:“草,咋回事啊,那骚狐狸精刚刚是冲你笑呢?”

    我把王浩刚刚找我跟我说的话全告诉陈雅静了,陈雅静听完后都快气炸了,当场就摇头,说:“不行不行,这事你不能帮她,要是帮她了,跟我就别做朋友了,我说到做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