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逆青春 > 031 又遭偷袭
    短信发过去很久,陈可可都没有再回我的短信,我还寻思呢,就算我这忙帮不了你,你也应该礼貌的跟我说个谢谢或者回个话啊,这直接不回了,看来还是没把我当朋友,这种人,求你的时候客客气气的,你没帮她办好事,她就直接不搭理了,根本就不能当朋友,还好我没帮她。

    这天下去我刚去了教室,陈雅静就没好气的把我叫到走廊外面,板着脸跟我说:“你是不是偷偷跟陈可可吃饭去了?”

    听到这话我都吓傻了,心想陈雅静咋知道的?我装傻说没有,问她从哪听说的?她狐疑的看了我一眼,说:“真的没吗?我今天中午碰见我原先的同学了,我同学说好像见你跟陈可可一起进了一家饭馆,不过她也说了,她没太看清楚,不敢确定!”

    我说这怎么可能,我跟陈可可又不熟,我怎么可能跟她一起去吃饭啊,再说了,王浩能同意我两去吃饭吗,肯定是你那同学看错眼了。

    陈雅静一下笑了,说:“这倒也是,就算你有跟人家吃饭的那个心,怕是你也没那个胆子,让王浩知道了,你还上不上学了!”

    后来上课的时候,我心里就直呼好险,我们市也真是太小了,我就跟陈可可去吃个饭都能让陈雅静原来的同学看见,不过她同学是咋认识我跟陈可可的?我想可能是陈雅静以前跟我闹过矛盾,也跟陈可可闹过矛盾,她那同学应该来过我们学校见过我和陈可可。

    周五很快就到了,这天我们得去职高体检,我打了个车到职高后,发现校门口扎堆聚集着很多人,因为是周末没人穿校服,我并看不出他们是哪个学校的,但肯定不是我们学校的,因为看着面生。

    我进入校园后,在操场那边找到了我们班的班主任,等人数差不多了后,就有一个带着蓝色鸭舌帽,绑着马尾辫的职高学姐来做我们的向导,她先是领着我们去参观学校,给我们介绍学校的情况,人家这样做其实就是为了给学校宣传,为招生做准备。

    完事才领着我们去体检,在路上她还给我们发了传单,上面写有她自己的电话,她说如果到时候谁想上这个学校,就给她打电话,学杂费还能有优惠,说完这些她还跟我们打趣说,她在这个学校混的还可以,要是谁在这学校上,出啥事的话只管找她,她肯定帮忙,我看她这样子也明白了,肯定是个女混子学生。

    陈雅静还在我耳边小声嘀咕,说:“这家伙真是为了抽那点成,啥话都敢说啊,就算她说的是真的,她混的比较好,等你来上学了有事找她,她能记得起你是谁才怪呢!”

    我笑了笑没说话,但是心里还是挺赞同陈雅静这番话的。

    因为男生女生体检的地方不一样,后来我跟陈雅静就分开了,体检的项目也很简单,就是测视力听力身高体重肺活量那些,只有一项让我比较慌张的,那就是抽血验血,我打小就对针头比较敏感,感冒从来不打针,抽血更是让我害怕。

    之前听人说过,这个学校是有护士专业的,所以负责抽血的可能都是这个学校的学姐,看着年纪也就比我们大个一两岁左右,有两个学姐长得还挺漂亮的,而且穿着的都是白大褂,戴着白帽子,给人一种另类的感觉。

    轮到我抽血的时候,刚好换了一个比较瘦小的瓜子脸护士,她应该是来实习的,脸上的神色比我还慌张,还一个劲的问旁边的人该怎么怎么整,旁边那人给她打气,说:“没事的,你就按照上课时老师讲的来做就行了!”

    我一听更慌了,这明显是个新手,拿我当试验品了吗?

    果然如我猜想的那样,这个瓜子脸护士是个新手,她给我绑好皮筋带后,颤颤悠悠的给我扎了一针,挺疼的,而且没有扎到血管上,她还试着抽了一下针筒,眉头一皱,说:“咦,咋抽不动呢,也没出来血啊!”

    这家伙给我疼的真想骂她,她估计反应过来了,就赶紧跟我道歉,说:“对不起对不起,我估计没扎到血管,再来一次!”

    说着,她又给我扎了一次,依然是没扎到血管,这下她也慌了,准备扎第三次的时候,我拒绝了,我当时也是疼的心烦,就说你行不行啊,不行换别人上啊!

    这话说的她脸色特别难看,旁边有个女的赶紧过来代替她给我扎,一次就好,反正抽完我血我打算出去的时候,还扫了一眼那个瓜子脸护士,发现她站在旁边一动不动,显得特别紧张,手也一个劲的抠着自己的衣角,最让我想不到的是,她居然哭了。

    这让我有点惊讶,寻思她咋还给哭了,难道我刚才说她口气有点重了?要是这样的话,那我心里还蛮过意不去的,毕竟人家是个新手,刚开始做这种事的话出错是难免的,应该多多给与鼓励。

    出了验血室后,去班主任那签个名后,体检项目算是全部完成了,这时候也就能回家了,我给陈雅静发了个短信,问她在哪呢,她说在校门口跟人闲聊呢。

    我当时也没多想,但走到校门口的时候才发现跟她聊天的居然是夏雨,夏雨刚好也看见我了,不过马上她就转过身背对着我,假装没看到我,这让我心里有点不爽,心想:你他妈还躲我呢,整的跟我多想看到你一样。

    本来我还想跟陈雅静打个招呼呢,但是夏雨在那,我打算直接回家,但是刚出校门走了没两步呢,就被陈雅静发现了,她还吆喝着我名,冲我招手,我注意到:陈雅静叫我的时候,夏雨就一个劲的拍打着她胳膊,那意思好像是不想让陈雅静叫我,这让我对夏雨的印象更不好了,心想她这是啥意思啊?

    我给陈雅静说我还有点事,我就不过去了,刚说完这话,旁边的马路上有辆面包车的车门突然开了,从车里面下来三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一看见这三个人的面孔,我愣了,居然这么眼熟,之前在我们学校门口偷袭我的那几个人,不正是他们吗?

    看他们今天这架势,又是冲我来的,我当时也没多想,撒腿就跑,这三个人立马就追了上来,人家好歹是二十多岁的成年人啊,我根本就跑不过人家,还没跑出五十米呢就被一个人拽住,一脚踹翻在地,紧接着三个人就围上来踹我踢我,我起都起不来,只好一边抱头一边破口大骂,问他们为啥打我,有种的就报个名,老搞这阴的算啥男人。

    可这三个人就跟哑巴一样,只管打人不肯说一句话,后来陈雅静跟夏雨两个人还过来拦着这三个人,不过没什么用,这三人打了我有几分钟,然后赶紧跑上面包车走了,我从地上爬起来的时候,心里感觉又窝囊又气,这他妈到底是谁跟我过不去,老给我玩阴的?

    陈雅静问我咋回事啊,那三个人是谁啊,为啥打我啊,我说我也不知道,之前在咱们学校偷袭我的,也是这几个人,估计是有人看我不爽,找人来收拾我的。

    陈雅静还给我拍打着身上的土,问我身体有没有不舒服的地方,她问我这些话的时候,我就看了夏雨一眼,发现她此时脸上的表情特别尴尬,她还把脸扭到了一边,似乎不太想看到我跟陈雅静这样。

    也就这时候吧,我手机收到了一条短信,上面写着:“以后再跟陈雅静走得太近,老子还得打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