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逆青春 > 033 关青青的异常
    我当时也是喝的有点多,迷迷糊糊的,看到这个短信的时候也没多想,也没回人家,直接就睡了,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已经中午了,我打开手机看着这条短信,基本上没花太多时间猜测,就觉得可能夏雨给我发来的。

    可是她给我发这样一个短信是啥意思?她既然已经把我当成陌生人了,还问我这样的问题干啥?难道说她心里还是挺在乎我的?这样一想,我就有点不太淡定了,我本来想回她个短信问问她是不是夏雨。

    但又一想起这些天她看到我时的那态度,还有她跟偏分头在一起时嘻嘻笑笑的样子,我心里就有点不爽,再说了,我也不确定这个短信是不是夏雨发来的,万一是别人在这搞恶作剧咋整?

    所以思前想后,我并没有回这个短信,之后这个陌生的号也没再给我发过短信,我跟夏雨也一直没见过面。

    七月末的时候,我们去学校填了高中志愿,我的第一志愿是铁路高中,第二志愿是职高,之所以填个职高也是想给自己留条后路,免得到时候铁路高中考不上没学校肯要我,陈雅静还跟我说:“就那职高,还用填志愿考啊,只要你掏学费人家就要你,他们招生办的巴不得人去呢!”

    我说我就是随便填填,我可没打算去那上学,陈雅静说你快拉倒吧,你那学习成绩,铁路高中才不会收你呢,你只能去职高,要么你就去社会上打工吧!

    陈雅静这么埋汰我我也没跟她计较,我早就习惯了她这张嘴了,不过她这乌鸦嘴说的还挺准,八月份的时候,录取通知书下来了,我被职高录取了,拿到这个通知书,我感觉是一种莫大的耻辱,陈雅静知道这个消息后,乐的不行,专门把我叫出去羞辱了我好长时间,我问她考到了哪,她说铁路高中,不过她爸爸还是不太满意,想找关系让她去重点高中上学,估计算下来得花五六万呢。

    我心想有钱人就是有钱人,上个高中都愿意交五六万,赶得上我们穷人娶媳妇的彩礼钱了。

    她问我怎么打算,真的要去职高上学吗,我说打死我都不去,去那学校上学算是毁了,据说里面男的都是小流氓,女的都是骚包。

    陈雅静叹了口气,说:“要怪就怪你自己不好好学习,你要是稍微学一点,考个铁路高中也行啊,那样咱两可能就在一个学校了!”

    说着,她还一脸神秘的跟我说:“你知道夏雨考到哪个学校了吗?”

    我说我跟她早都不联系了,我哪知道她考哪个学校,而且我也没兴趣知道,陈雅静撇撇嘴,说:“看你那死样吧,她好像也是铁路高中,本来能考到平阳高中的,但是她这次考试没发挥好,不知道为啥,你说是不是因为她跟你一个考场,影响了她发挥啊?”

    我说你别把她的啥事都往我身上揽啊,她考不好跟我有啥关系,可能是我说话的口气有点不太好,陈雅静以为我不高兴了,就不再说这个话题了。

    我后来还跟关青青说了我被职高录取的事,关青青倒不觉得去职高丢人,她还跟我说:“你觉得自己是学习那块料吗?要不是的话,我觉得你还是去职高比较好,好歹学一门技术,毕业后有一门手艺可以养活自己,虽然现在跟你说这些可能不太好听,你肯定也听不进去,但确实对你来说是个比较正确的选择!”

    关青青这话我确实不太爱听,但我也知道自己几斤几两,我问关青青没其他办法了啊,只能去上职高了啊,那样的话,我这辈子岂不是没啥出息了?

    关青青扑哧就笑了,说:“你还想有出息呢啊,想有出息你小时候不好好学习!”说到这她顿了顿,继续说道:“你要是真的不想去职高上学,姐可以给你找找关系,看看能不能让你去平阳高中或者铁路高中上学,但重点高中的话,你这成绩怕是给再多钱也没办法!”

    我说我也不想去重点高中,能去个铁路高中就行,说完这话我意识到,关青青要是给我找关系的话,那肯定会花不少钱的,我真的不想再花她钱了,与其这样的话,我还不如去职高上学呢,我给关青青说不用找关系了,去职高就去职高吧,反正我去哪上学都是混日子,能混一天算一天,关青青笑了笑没说话了,但我了解她,她肯定会给我找这个关系的。

    这人啊,上学的时候总想着放假,可放假玩的时间长了,又觉得无聊透顶,我这个暑假基本上只跟陈雅静玩了,要么就去网吧打cs,或者去游戏厅打大型游戏机,经过一暑假的练习,我的cs技术已经长进了不少,而且我特别喜欢用狙击步枪,这种一枪干掉人的感觉太棒了,那时候网吧还有一款游戏玩的特别火,是大话西游,反正那时候我对这游戏是没多大兴趣。

    到了八月下旬,我就有点着急了,因为快到开学的日子了,我怕到时候真的去职高上学,可我又不能去主动问关青青,记得是周末的一天晚上,关青青回来后脸色不太对劲,而且眼睛还是肿着的,看样子应该哭了,我寻思她肯定是出了啥事了,我问她咋了,是不是有人欺负她了。

    她笑着跟我说:“怎么可能,你姐我是谁?有人敢欺负我吗?”

    关青青笑的时候,明显是强颜欢笑,我知道她要铁定心不跟我说,我问她也白问,就没多问,只是心里有点担心她,觉得她肯定有啥事瞒着我。

    她去洗了个澡出来后,就突然跟我说:“对了童童,你上学的事,我给你办妥了,铁路高中,九月一号开学,这几天你没事就买些文具跟日用品,那学校离着咱家里比较远,你得住校!”

    我听到这消息的时候,高兴坏了,这样的话,我就不用去职高上学了,而且又跟陈雅静一个学校,想到这我突然反应过来,人家陈雅静不一定去铁路高中上,她爸不是给她找关系去重点高中吗,不过不管怎么样,只要我不去职高上,就是件好事,而且夏雨也在这个学校,虽然我跟夏雨已经没来往了,但能在一个高中上学的话,心里多多少少还是有点异样的感觉的。

    我问关青青为了我这事,是不是花了不少钱啊,关青青摇摇头,说:“没花钱,就找了找关系就给你搞定了,反正那铁路高中也不是啥特别好的学校,挺容易进去的!”

    说着,她又跟我说她有点困,便去屋子里睡觉去了,我能感觉的出来,她今晚回来后情绪一直很低落,这更加断定了我的猜测,她有事瞒着我。

    我后来还给陈雅静发了个短信,告诉她我要去铁路高中上学的事,她以为我逗她呢,根本就不信,我也懒得跟她多说,寻思到时候开学的时候她就知道了,我还问她到底去哪里上,她说还不清楚呢,她爸说走关系的时候碰到了一点麻烦事,就是给人家塞再多的钱也不一定能办成事,所以搞不好的话,她还是得去铁路高中上学。

    我个人倒是希望她去铁路高中上学,这样的话我两就依然能经常见面,毕竟我的好朋友太少了,她算一个。

    第二天一大早我就出门买了一堆生活用品,下午回来后,关青青不在家,我想起她昨晚的异常,寻思她虽然不愿意跟我说她的事,但可能会写进日记里,便去屋子里偷看了她的日记。

    确实有一篇最新的日记,日期是今天,估计是她上午写的,内容很简短,就一句话:我永远忘不了昨晚的耻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