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逆青春 > 034 铁路高中
    我永远忘不了昨晚的耻辱?

    看到这句话,再回想起昨晚上关青青的异常,我明白她肯定出事了,直觉告诉我她被男人欺负了,心疼的同时,我也特别生气,这个欺负关青青的人会是谁?大兵吗?

    应该不可能,大兵算得上是关青青的对象,他虽然人品不咋滴,但应该不至于欺负关青青,而且关青青总是对他吼来吼去的,他怎么敢欺辱关青青?那不是他的话会是谁?而且关青青也是个有背景的人,一般的人,能欺负得了她?

    关青青一直把我当弟弟,从小到大没有一个人对我像她那样对我好,我也把她当姐姐,所以她在我心里的位置还是比较重要的,如果真的有人欺负她,我肯定愿意替她出头,虽然我也明白,以我目前的能力,估计帮不上她的忙。

    想到这,我心里就烦躁的不行,恨我自己没能力没本事,我也想问问关青青到底出了啥事,是不是有人欺负她了,可这么一问的话,岂不是让她知道我偷看了她的日记?而且就算问出来,我能帮她什么忙呢?还是再等等看吧,但愿并不像我想象的那样,她是被男人欺负,而是有其他的委屈。

    将关青青的日记放回原处后,我觉得她这人太不容易了,一直默默无私的对我奉献,让我感觉亏欠她太多,我想回报她一些,后来我就去逛商场,给关青青买了一个淡蓝色的太阳帽,虽然价钱不高,但也是我的一片心意。

    晚上十点钟左右,关青青回来了,还买了一堆水果,我两在沙发上坐着吃水果看电视的时候,我就将那个淡蓝色的太阳帽拿出来给了她,这是我长这么大第二次送人礼物,第一次还是夏雨过生日的时候送的,只不过我没想到,我跟夏雨的结局会是那样。

    关青青当时有点愣,她从我手里接过太阳帽,问我:“这是谁的太阳帽?”

    我说我给你买的,说完这话的时候,我感觉很不好意思,也不敢看她的眼睛,关青青沉默了几秒钟,突然一屁股坐到了我跟前,然后紧紧抱住了我。

    她抱得特别紧,两手搂着我的后背,我的手当时也不知道该放哪,最后慢慢的放在她的后背跟腰上,此时能感受到她的腰特别细,这样抱着让我很舒服,我两此时谁也没说话,就这么抱着,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关青青松开我,然后抽泣了两下,还用手抹了下眼睛,她又哭了,她问我好端端的给她买这个帽子干啥,乱花钱。

    我说我逛街的时候看到这个帽子挺好看的,反正也不贵,就随手给你买回来了,她还摸摸我的头,说:“当年的那个小童童长大了,越来越像个男人了!”

    可能是经过这么一件事,让我两的感情又升华了不少,吃完水果到了睡觉的点时,她突然矫情的跟我说:“这马上开学了,你到时候就得住校,你这一走,姐一个人住在这多无聊啊!”

    我说没事,反正我每个星期都放假,放假不就回来了嘛,她叹了口气,说:“姐这两天心情不太好,今天晚上想抱着你睡觉,可以吗?”

    之前我两一起睡觉的时候,都是有特殊的原因,比如白雪来了没地方睡挤一挤,或者我刚离家出走回来跟我一起睡,现在她突然好端端的要跟我一起睡,而且还说想抱着我睡,这就让我有点不好意思,但一想到她的日记,我觉得她此时心里肯定特别委屈,肯定需要男人的安慰,我没理由拒绝她,我答应了她。

    睡觉前我还去洗了个澡,躺到她床上后,她很快就抱住了我,就跟小时候抱我的情景一样,她还笑着说:“小时候你那么一丁点,比较容易抱在怀里,现在你长大了,我倒感觉我像个孩子,应该由你来抱我了!”

    我不知道她这句话是不是暗示我,也没想那么多,直接主动把她抱在怀里,而且搂的特别紧,可能就是因为搂的紧了,她还闷哼了一声,听着她的闷哼声,我思绪有点歪,感觉我的心跳特别快,耳边又传来她喘气的声音,立马就来了感觉。

    因为我当时是抱着她的,所以来反应后她应该是感应到了,但她也没说啥,我也壮着胆子没有遮遮掩掩,就这么抱着她睡。

    可毕竟此时是夏天了,这么抱着她有点热,没多久就出了汗,她后来就把我轻轻推开,各睡各的去了,不过半夜我醒来后,发现我的胳膊在她的身上搭着,我感觉我这时候的睡觉姿势有点难受,便挪了挪身子,就是这么一挪,我好像感受到她并没有戴胸罩,应该是晚上热给脱了,这下我又来感觉了,特别强烈,我寻思她此时可能睡着了,便把腿往她的腿上搭,没几秒钟呢,她就突然说话了,小声问我:“你醒了吗?”

    这家伙给我吓的,我哪敢说话,只能继续装睡,又过了一会,她的手就放到了我肚子那,指尖还碰到了我肚皮,而且再慢慢的往下移动,我心里特别慌,不知道她想干啥,可也就这时候,她的手又收了回去,轻轻推开我的胳膊跟腿后,背过身睡觉去了。

    这一晚剩下的时间,我怎么睡都睡不着,我觉得关青青似乎是想主动跟我要了,我有点害怕这样,我觉得以后我不能再跟她一起睡觉了,不然早晚有一天得做错事。

    第二天早上她一大早就走了,说是要去找白雪逛街,问我去不去,我寻思跟她们两个女人逛街没啥意思,就没跟着去,快到中午的时候,我自己出去吃了午饭,后来在去网吧的路上,还碰到了陈可可,这家伙当时跟一个我不认识的男的有说有笑的在路上走着呢,那男的长得也高高帅帅的,丝毫不比王浩差,我寻思这陈可可肯定是背着王浩跟这个男生玩的,她跟王浩应该上高中后就会分手。

    去学校报到的日子是九月一号,这天一大早我就换了一身新衣服,关青青跟我收拾好东西后,就让大兵开着车送我去学校,在路上大兵跟关青青依然斗嘴说笑,这也说明关青青之前受的耻辱应该跟大兵没啥关系。

    这个学校在城西郊区,离着火车站不是很远,周围还是比较荒凉的,住户并不是很多,但因为有个火车站的原因,平日里来往的人群还是比较多的,小时候就听说这边比较乱,每年到了快过年的时候,那些没钱过不了年的人就在这一片抢学生或者火车站乘客的钱,不过这几年治安好了很多,这种事并不经常出现了。

    学校坐北朝南,黑色的大铁皮门格外引人注目,而且四周围着的围墙也特别高,有三米多快四米的样子,上面还有碎玻璃,应该是防止学生翻墙外出,关青青跟我说这个学校原先是全封闭学校,管的特别严,她说她小时候听别人说这边有个学生翻墙出去玩被老师发现,直接用棍子打死了,但是这件事学校一直压着,所以外面知道的人并不多,打那件事出了之后,学校才开放了,学生可以选择自己在学校住或者是回家住,不过这学校地方实在是太偏,自己回家住的话,路上的安全问题也值得人考虑。

    今天的铁路高中校门口特别热闹,来送孩子的家长特别多,门口还停着不少的轿车,那年代有车的其实并不多,比较贵的豪车更是少,我随便扫了一眼,就瞅到了陈雅静家的宝马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