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逆青春 > 037 夏雨跟光头
    我去了食堂打完饭后,刚好瞅见周胖跟我们宿舍的两个男的坐在一张桌上吃饭,我端着饭碗坐到他们跟前后,周胖突然给我竖起一个大拇指,说:“我草童童,你他妈原来混那么**啊,真是看不出来啊!”

    我有点不明白他的意思,问他这话咋说啊,他用手杵了旁边一戴眼镜的男生胳膊一下,说:“人家告我的啊,他说你原来在你们三中是风云人物啊,连你们学校的王浩都被你开瓢了!而且你还跟陈雅静闹过事,据说是把她绑到山上收拾了一顿?怪不得我见她看你时的那眼神,有点不对劲呢,原来你们两......”

    周胖说这些的时候,他旁边的眼镜男一个劲的拍打着他的胳膊,叫他别说了,同时他怯生生的看着我,神色很慌张,估计害怕我责怪他多嘴,而周胖并不怕我,这时候了还一个劲的给我挑眉毛坏笑,我自然明白他脑袋里没想好事,若是按照我以前的脾气,我跟周胖不熟的话,不管他议论我好还是议论我坏,我都会跟他翻脸,现在我的脾气已经收敛太多了,任由他在这说,反正我也明白,他也没恶意。

    我问眼镜男咋知道我的事的,他说他也是3中毕业的,之前在那上学的时候听他们班同学议论过我,我看着他一点印象也没有,便问他哪个班的,他说是8班的,也就是王浩跟陈可可他们班。书阅ぁ屋shuyuewu

    他这一提起王浩跟陈可可,我就问他知不知道他们两个在哪上学呢?他说王浩好像去了平阳高中,而陈可可也在我们这个学校,铁路高中,而且特别巧的是,她在高一8班,跟初中时的班级号都是一样的。

    这下让我更不淡定了,真是想不到,在我看来最漂亮的几个女生,居然都聚在一个学校了,那这样的话,以后有的是机会可以养眼了,这周胖知道我这些事迹后,看我时的眼神都带点崇拜的意思,他说我要是在这个学校混的好了,一定要罩着他。

    我开他的玩笑,说:“你不是有个可厉害的干姐呢么,有事找你干姐去!”我一说这个事,周胖就一脸尴尬,跟我说可别提这事了,太丢人了。

    吃完饭后,我们几个就打算回宿舍,因为今天是来学校报到的日子,大门那的门卫看的并不是很紧,不管住校的还是跑校的都能出去,周胖说在宿舍呆着也没意思,干脆去外面找个网吧玩会吧。

    我问他去网吧都玩啥游戏,他说以前喜欢打红警,现在迷上了一款网络游戏,他都还没给我说是啥游戏呢,我就问他是不是大话西游,他点点头说是,还问我咋知道的,我说这款游戏都火遍各大网吧了,你一说玩网游,我就猜到是这个了。

    我还问周胖这个游戏真的有那么好玩么,他说特别好玩,而且玩这个还要充点卡,特别费钱,我心想费钱还玩,都是有病。

    因为其他两个同学不想去网吧,后来就我跟周胖两个人去,我两走到校门口的时候,我发现门口聚集着一帮人,男男女女的都有,王浩跟陈可可也在那呢,再看看其他的几个人,有的是我们原先学校的,我能认出来,有的看着特别面生,应该是别的学校的,我还挺佩服这王浩的,真是走到哪都能认识一帮人。

    我跟周胖从他们跟前走过的时候,王浩跟陈可可还分别看了我一眼,不过他们两并没跟我打招呼,我心里也清楚,之前人家让我帮忙我没有帮,我对他们来说也没啥用了,自然现在不用再跟我客气了,这样的人还真是不能当朋友。

    同时我也想起上次见到陈可可跟另一个男生逛街,王浩此时肯定还不知道这事,他们两个早晚得分手。

    火车站附近有一家黑网吧,机子特别少,只有十几台,我两去那的时候已经爆满了,就连排队的人都挤满了屋子,无奈我两只好去火车站打了辆出租车去市里玩去了,在路过交通大酒店那的十字路口时,我让出租车司机先停一下,因为我看到了夏雨。

    要是正常情况下我看到夏雨也不会着急停车,但今天好像有点不对劲,夏雨当时跟一个女孩在一起呢,而且她们两对面还有一个男的,正在拉扯夏雨呢,看夏雨跟那女孩脸上的表情,特别厌烦,而这个男的我也认出来了,是个光头,之前陈雅静叫了一帮人打算收拾陈可可的时候,这个光头就在,那时候他还打算找我事,被陈雅静拦住了。

    我寻思光头既然跟陈雅静认识,那肯定跟夏雨也认识,所以他们出现在一起也正常,可为啥此时拉拉扯扯的呢?记得之前这个光头看夏雨的时候,眼神就不对劲,我寻思他可能对夏雨有啥想法,而且此时看夏雨脸上的神情也不对劲。

    周胖见我朝着那边看,就也看了过去,还说那不是咱们班的夏雨吗,她们惹上事了?被地痞缠上了吧?可能是觉得我想过去帮忙,周胖就赶紧跟我说:“咱们还是走吧,你看那光头一看就不是好惹的,就是十个你加我都不一定能对付的了啊!”

    我说不是,那个光头跟她认识,我正说着话呢,夏雨跟那个女生拦了一辆出租车,然后坐上车走了,我的心这才放下,让出租车司机继续去网吧,其实我心里也问了问自己,以我目前跟夏雨的这种关系,如果那个光头刚刚真的纠缠她欺负她,我会上去帮忙吗?

    答案是肯定会。

    我两一直玩到晚上快十点才回了学校,当时还怕学校关门呢,所幸的是大门虽然关了,但是在旁边还留有一个小偏门,不然我两今晚只能去市区住了。

    回到宿舍后,宿舍里乌烟瘴气的,有正在洗脚的,也有在吃零食的,更多的人在那围着打牌吹牛逼,有不少人还抽烟呢,等我走到我床位那的时候,傻眼了,我的床铺被人翻的乱七八糟的,而且很明显的能看到被子上的脚印。

    当时我就火了,这他妈刚来学校第一天,就有人这样整我,我冲宿舍里面大吼,说:“这他妈谁整的?”

    我这话一喊,宿舍顿时安静了,基本上所有的人都齐刷刷的朝着我这边看过来,我心里也清楚,肯定是今天那个找我要陈雅静电话跟QQ的毛寸头干的,我还专门朝着他那边看,他跟我对了一眼后,神色有点得瑟,随即就继续跟其他的人在那打牌,嘴上还咋咋呼呼的,整的我心里特别烦躁。

    周胖这时候还碰了碰我胳膊,安慰我说:“算了算了,我给你拍打拍打脚印,一个这也没啥的,不行我的被褥跟你的换换,都是新的,我也没用过呢!”

    周胖越是安慰我我越是觉得这件事不能就这么算了,毕竟是刚来学校,第一次被人欺负就忍气吞声的话,以后他们肯定会变本加厉的,所以我就当着全宿舍人的面,接连骂了好些难听的话,可那毛寸头居然不为所动,继续在那打牌,也就是这个细节,我觉得他这人也就这样了,是个纸老虎,如果真的很**的话,这时候肯定要出来收拾我的。

    至于被子,我也没跟周胖换,自己拍打了上面的土重新铺好了,其实自己当初离家出走时住的条件比这个差太多了,已经能适应了,说来还得感谢那段日子,让我成长了不少。

    十点四十左右,宿舍的灯就熄了,宿舍里的人该睡的都睡了,也静了很多,差不多十一点的时候,宿舍就没人说话了,也就这时候,迷迷糊糊睡觉的我听到一咣当声,宿舍门被人踹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