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逆青春 > 038 夏雨的骚扰短信(1)
    因为宿舍的灯是熄着的,是谁踹的门并不知道,只能看见门口隐约有个黑影,这黑影还冲动离着门口最近的一同学床铺前,直接踹人家的床边,发出一阵声响来,让我没想到的是,我这个同学居然没吭一声气,估计是被吓到了。书阅ぁ屋shuyuewu

    紧接着这个黑影就发话了,说:“都他妈别给老子睡了,滚起来,知道老子是谁吗?老子是8班的范军,模范的范,军人的军,都给我记住了!”

    听着说话的口气,应该是喝了不少酒,感情在我们班宿舍发酒疯呢,毛寸头认识这个范军,这时候笑道:“我草,老范啊,你喝多了就来我们宿舍耍酒疯,欺负我们宿舍没混的**的人是不是?”

    那范军根本就没给毛寸头面子,直接回道:“咋的?你不服?”

    毛寸头沉默了片刻后,说他服,他哪里敢不服啊,说话的口气都有点变了,我心里挺乐呵的,这毛寸头刚刚肯定是想在班里同学面前装个比,好凸显出他认识这个叫范军的人,可谁曾想人家压根就没给他面子。

    这范军也没在我们宿舍多呆,骂骂咧咧了几句后就走了,完事我还听见隔壁班的宿舍门也被踹开了,估计去人家宿舍闹去了,我心想这个范军挺猛啊,单枪匹马也没带人,就这么敢随便闯别人宿舍,何况现在来的都是新生,大家互相不了解,这魄力够足。

    因为周胖的床铺跟我的床铺挨着的,我这时候小声问他认识不认识这个范军,他说不认识,反正不是他们2中毕业的,我寻思以前可能是跟毛寸头一个学校的,之前听毛寸头他们打牌吹牛逼的时候,听到他说他好像是八青乡中的,估计这个范军也是那学校出来的。

    八青是我们市所管辖的一个乡镇,离着火车站不是很远,八青乡中就是那的学校,既然是乡中,学校里的乡下农村人比较多,那时候我认为,农村人都老实巴交的,他们的学生肯定大部分都很老实,就算有混子学生,像毛寸头跟范军这样的,肯定也是极个别的,打架什么的应该都不会太猛,所以这个范军应该也不是啥厉害角色。

    但是事实证明,我的想法是错误的。

    第二天一大早体委就叫我们去操场集合,从这时候开始,我们正式进入军训生活,我跟周胖去的还算是比较早的,江教官在那掐着时间,规定的时间一过,其他的人赶来时,他就让他们站到另一旁,后来夏雨还小跑着从学校大门那边赶来了,而且军训服也没有穿。

    她慌慌张张的跟教官说她刚从家里赶来,路上堵车了,军训服在宿舍呢,她还没来得及换,教官上下打量着他,然后很温柔的说:“那你去宿舍换衣服去吧!”我当时都发现教官跟夏雨说话的时候,脸都发红了,明显是害羞了。

    夏雨应了一声,朝着宿舍跑去了,等她换完衣服回来的时候,我们宿舍的毛寸头还有跟他关系好的几个同学这才慢慢悠悠的过来了,教官问他们为啥这么晚才来,他歪斜着脑袋,眼睛都不正视教官一下,吊儿郎当的说:“昨晚上打牌打的晚了,早上起不来!”

    这话一出来,江教官直接过去一拳打在他脸上,毛寸头一个趔趄,还没站稳呢,江教官上去又一脚踹他胸口,将他踹倒在地,紧接着其他那几个男的也跟着遭殃了,全让江教官狠狠的修理了一顿。

    我们班的人当时都愣住了,因为昨天学校把江教官分配给我们班时,班里的同学还都议论他看着斯斯文文的,又很腼腆,应该不是个狠角,不会打人,可没想到今天第一天军训,他就打人这么狠,人不可貌相啊,以后的日子要多加小心了。

    不过江教官打的是毛寸头他们几个,这让我心里还挺舒服的,真是活该,至于夏雨跟另外一些迟到的人,江教官只是口头上批评了一番,说下不为例,不然决不轻饶。

    第一天的军训任务就是站军姿,每个班在操场分一块地,排列好队形后就站那一动不动,有人只要说悄悄话,或者动个手或者脚,哪怕是挠个痒痒,只要被江教官发现,他过来就是一脚,后来九点多后,太阳一升高,慢慢热起来了,这汗流的人受不了,反正这滋味真他妈难受。

    同时我也发现,江教官似乎很怜香惜玉,女生一般搞小动作他都不动手,而且很多女生装可怜,说受不了要请假,他全部准了,而有男生请假想去一边休息,他直接拒绝,后来解散的时候,我们男生就偷悄悄的议论,说这个江教官看着斯斯文文的,其实是个大色鳖,估计也不是个啥好东西。

    江教官确实是个色鳖,这是在日后的军训中发现的,我们班长得好看的女生我认为一共有3个,排名头号的就是夏雨,说起夏雨来,她是真漂亮啊,很多人都说她是我们这一届的校花,不过也有不少人说是陈可可,还有就是7班的两双胞胎,上官倩倩和上官巧巧,这两个人我也注意过,特别瘦,很高,其实长得并没有陈可可和夏雨那么好看,可能是双胞胎的原因,给人一种特别的感觉,所以大家才会格外注意她们两,我寻思她们四个人肯定有一番关于高一校花的争夺之战。

    话说回来,我们班的头号是夏雨,排第二的叫高萌,高萌长得有点像少数民族,又有点像混血儿,眼睛很大,气质比较好,排第三的叫王娟,虽然名字有点土,但人长得挺好看,属于那种小鸟依人型的,周胖很喜欢王娟这种类型的,有一次我们吃饭的时候,我问他为啥喜欢这类型的,旁边一同学开周胖的玩笑,说周胖是个小胖子,一般胖人的小鸟都小,他也只能满足身材娇小的王娟了,因为这周胖还跟那同学翻脸了,给我乐坏了。

    再来说说我们学校高二跟高三的事,我们是九月一号来学校报到的,高二高三的是九月二号开学,也就是我们军训的第一天,因为我们每天都是在操场上军训,跟他们也没啥交集,就是去食堂吃饭的时候,能见到那些高二高三的学生,当时给我的感觉就是他们看着年纪都好大,个头也高了不少,有的人看着特别像社会上的小青年,我感觉这些人都不好惹,以后在学校还是夹着尾巴做人吧。

    反正军训的这几天,我除了跟周胖走的近外,跟陈雅静也走的特别近,至于夏雨,虽然每天见面,有时候去水房打水的时候还能碰头,但我两一句话也没说过,完完全全就像是陌生人,周胖也问过我,说:“你跟陈雅静的关系那么好,陈雅静跟夏雨的关系又那么好,按理说你应该跟夏雨也认识啊,可我从来没见过你跟夏雨说过话啊,就连个招呼也没打过!”

    我也没告诉周胖我跟夏雨以前的事,只是跟他说不该问的别多问。

    后来有一天军训完了,我跟陈雅静在食堂吃饭的时候,陈雅静突然跟我说道:“我跟你说个关于夏雨的事,你要不要听!”

    我说无所谓,你想讲我就听,你不想讲我就不听,陈雅静笑着凑到我耳朵边,小声说:“夏雨这两天被陌生短信骚扰了,有个人给她发不要脸的话,夏雨还让我看了,恶心死了,肯定是个死变态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