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逆青春 > 039 夏雨的骚扰短信(2)
    陈雅静跟我说这的时候,我最先想到了那个光头,肯定是他给夏雨发的,因为之前我跟周胖去市区上网的时候,就看到光头纠缠夏雨了。

    我也是好奇短信的内容,问陈雅静那短信里面说啥啊?陈雅静说:“啥话都有,说啥看着夏雨走路时扭动的屁股,好像上去使劲抓一把,还说想听夏雨在他身下发出那种声音......”说到这陈雅静可能是觉得有点不好意思说出口了,停顿不说了,随后直接跟我一摆手,说:“反正就是一些特别恶心的话啊,真他妈猥琐,你们这些男人啊,一天天的不知道脑子里想啥呢!”

    我说啥是我们这些男人,反正我不是那种人,陈雅静还开我玩笑,伸出手说:“拿出你的手机,我看看你的短信箱,兴许就是你发的呢!”

    我身正不怕影子歪,自然是将手机递给陈雅静,说:“你自己看吧,要不是我发的,你可得请我吃顿饭啊!”

    刚说完这句话,我突然想起个事来,就是之前有个陌生的号给我发了个短信,问我是不是喜欢陈雅静,我那时候还猜测是夏雨给我发的短信呢,而且那个短信现在还一直在我的短信箱里存着呢,没有删除,我寻思现在要是让陈雅静看我的手机,她肯定能看到那条短信,到时候她肯定也能猜到是夏雨发的,那以后我们三个岂不是很尴尬?

    想到这,我赶紧又把手伸了回来,陈雅静见我又伸回来了,惊讶的瞪着眼睛,说:“我草,你咋又反悔了,是不是真的是你干的啊?”

    我说怎么可能,我的手机号就一个,你又不是不知道,你去看看给夏雨发的号是不是我的不就知道了?陈雅静这才笑了,说:“废话,我肯定知道不是你,不过肯定是你们班里的人!”

    我问陈雅静为啥是我们班的人?

    她说:“因为短信里面写着夏雨的宿舍号了啊,还说看见她们宿舍门口有晾晒的内裤,问夏雨的是哪个颜色,想偷一个回去珍藏呢!”

    听陈雅静这么说,我都有点受不了了,这他妈男的也太变态了吧,比我还不要脸呢,同时我也有点纳闷,刚刚我还猜测是光头呢,现在看来光头的嫌疑排除了,难道真的是我们班的?可又有谁知道夏雨的电话号呢?

    其实仔细想想,我们班的同学想要知道夏雨的电话号,也并不是一件难事,因为军训的第一天,蔡冰倩就让我们班有电话的同学将电话记在一个小本子上了,这个本子她交给班长负责看管,班长基本上一直将本子放在课兜里,别人要想过来翻看的话,还是比较容易的。书阅ぁ屋shuyuewu

    我给陈雅静说咱们学校的宿舍建的太差劲了,男生女生的宿舍区之间就隔着一条马路,连围墙都没有,我一出门,往你们女生区那边一看,就能看见门外的铁丝上,挂着各种内裤跟胸罩,你说我们男生天天看着这些,哪能受的了啊,肯定有些心理比较变态的忍不住了,所以给夏雨发了那样的短信。

    陈雅静白了我一眼,说:“那你们男生那边也有挂着的内裤,我们女生咋没人看呢?”

    她这个问题问的我没话说了,其实我记得曾经看过一篇报道,说男的一般没成年的时候,就对女生的欲望特别大,而女的则很晚才会有这种欲望,而且三十如狼四十如虎,我还问了问陈雅静关于这些的事,她很不乐意跟我聊这些,骂我是臭不要脸。

    后来她还问我跟夏雨现在是啥情况,好歹是一个班,关系缓和了没有?我给她说还是那样,谁也不搭理谁,跟陌生人一样,陈雅静叹了口气,说:“高中要上三年呢,你跟夏雨也要做三年的同学,难道你们三年的时间都要这样?装陌生人?”

    其实我自己也私底下考虑过这个问题,但总觉得不是我不想跟夏雨做朋友,而是她不想跟我做朋友,故意躲着我,我总不能厚着脸皮去找她,求着她说:“跟我做朋友吧?”

    这天回到宿舍后,周胖特别激动的过来跟我说:“我草,我刚刚从别人那得到了一个特别炸的消息,真是不敢相信啊!你要不要听啊!”

    我问他啥炸天的消息,他没立马告诉我,说我军训完了请他出去通宵他就告诉我,我倒不是舍不得这个钱,而是觉得他这做法有点让我不爽,而且他的消息我肯定也不敢兴趣,就说你爱说不说,不说算,他这才赔笑着跟我说:“童哥别生气,不用请我通宵,只要陪我去通宵上网就行!”

    说着,他非要我跟着他出宿舍,说宿舍里的人太多说这个不方便,万一走漏风声被江教官知道了,估计我两要挨揍了,我问他啥意思,这事跟江教官还有关系呢?他点点头,说对。

    我这才有了点兴趣,跟着他出去了,他小声跟我说:“咱们班的高萌你知道不?”

    排行第二的美女,我肯定知道,我说知道啊,咋了?

    小胖舔了下嘴唇,继续说:“咱们班的江教官,太他妈色了,居然给高萌发那种不要脸的短信,真是想不到啊,这家伙身为教官,居然跟自己手底下的女学生乱搞,真绝了,你看他长得斯斯文文的,咋能是这样的货色呢!”

    小胖的话一出来,我傻眼了,这他妈夏雨不是也收到了骚扰短信吗?难道跟高萌一样,都是江教官发的?再仔细一琢磨,这江教官平常就爱围着女生转,之前还趁着休息的时候教女生练自卫防身的招式,手还特不老实,总会趁机揩油,他或许真能做出这种不要脸的事来。

    我问小胖这消息可靠吗,从哪听来的,小胖嘴一撇,说:“你就别管这事我从哪知道的,反正是真的,那傻逼教官老爱找咱们男生的事,等以后军训的时候,他要是再敢得瑟,咱们就把他这丑事爆出去,让他丢丢人!”

    我还是觉得有点不可思议,小声嘀咕:好歹是个军人啊,怎么能干这样的事呢,小胖不屑的哼了一声,说:“你没看见那些教官吗?都是新兵蛋子,年纪才比咱们大几岁啊,天天在部队呆着连个女的都见不到,有这种想法也难怪,不过这也是极个别少数的了,我觉得大部分的教官都还是比较好的!”

    我说就算是人家发的,咱们也没招啊,军训马上就要完了,就算把这事给人家爆出去,对咱们也没啥好处,再说了,这是女生的事,跟咱也没关系。

    小胖说他不管,只要教官以后再刁难他或者打他,他就将这事偷悄悄的爆出去,让他丢丢人,我笑了笑没说啥,回到宿舍后没多久,我就给陈雅静发去了短信,跟她说我知道是谁给夏雨发不要脸的短信了。

    陈雅静立马给我回了短信,说:“是吗?我在教学楼旁边的那颗大柏树下面等你,你赶紧过来!”

    等我快走到教学楼那的柏树下时,看见陈雅静并不是一个人在那等我,而是跟夏雨,我寻思早知道夏雨在这,我就不出来了,我正打算偷悄悄的溜走呢,陈雅静就瞅见我了,大声吆喝着我名,让我过去,夏雨这时候也转过脸看着我,既然被人家发现了,我只好乖乖的过去了。

    我过去后,陈雅静并没急着问我,而是看了看我,又看了看夏雨,扑哧笑了一声,说:“你们两个咋还不说话啊,就连个招呼都不能打?今天能不能给我个面子,和好算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