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逆青春 > 040 跟夏雨和好
    陈雅静的话说完,夏雨抬头跟我对了一下眼,也就是这一对眼,我感觉我的心跳又加速了,这种感觉很奇妙,跟我看陈雅静或者陈可可她们时的感觉完全不一样,我以为跟夏雨已经陌生了这么久,这种感觉早就应该不会再出现了,可此时此刻,我明白自己沦陷了,我不禁又一次在心里问自己:我难道真的喜欢夏雨吗?

    夏雨也只是跟我对了一眼,然后赶紧将目光移到一边,一旁的陈雅静这时候还推了夏雨一下,把她推到我身上了,夏雨的脸刷的就红了,她为了掩饰尴尬,赶紧拍了陈雅静一下,说:“干啥呀你,别闹!”

    陈雅静咯咯咯的笑着,说:“你装啥呀,姐这是在给你们两制造机会呢,你不感谢我就算了,还打我!”

    说着,陈雅静还给我挤眼睛,示意我主动点,我仔细想了下,我心里一直放不下的,是觉得夏雨以前给李甜甜告密,害的李志刚来我家闹事,其实这事也不能怪人家,换位思考下,如果我是她,我兴许也会告诉李甜甜,这不能说是人家心眼坏,至于夏雨为啥对我很冷,我猜测可能是因为我离家出走的时候她给我留了言,而我不但没回她,还删掉了她,她应该对这事心有芥蒂。

    反正事情已经过去这么久了,现在我跟她又是同班同学,高中三年呢,总不能一直装陌生人吧,我既然是个男的,就该主动点,所以这时候鼓足勇气,用手碰了夏雨的胳膊一下,说:“我这人脾气不太好,要是以前有啥做的不对的地方,你也别放心里去啊,好歹咱俩还要做三年的同学呢,以后见了面该打招呼打招呼,该说话说话,行不?”

    说完这话的时候,我感觉脸都发烫了,长这么大我还是头一次跟女生说这样的软话,一点不像我的风格,说来也怪可笑的,我两个第一次都给了夏雨了,一次是她过生日的时候给她送生日礼物,另一次就是现在。

    我还挺不要脸的想歪了一下,那就是以后我真的“第一次”能不能给了夏雨,要是真能给她也值了,毕竟算得上是高一这一届的校花啊,不亏。

    夏雨抬头看着我,眼神特别柔和,似乎还带点小激动,她咬了下嘴唇后,说:“这可不像你的风格啊,居然会主动承认自己的错,而且还会......”

    她的话还没说完呢,陈雅静拍了她一下,说:“哎呀,这时候了你说这些干啥,会不会说话啊!”说着,她顿了顿,冲我一点头,说:“对了,说正事吧,你咋知道给夏雨发短信的是你们班的教官啊?”

    我说听我舍友说的,但是他从哪听来的这消息并没告诉我,夏雨这时候也说,她也怀疑是我们江教官,因为教官老围着她跟几个女生转,有时候手还特别不老实,之前军训完的时候,教官还想请她跟另外一个女生去市区唱歌吃饭去呢,不过夏雨拒绝了,而另外一个女生去了,回来的时候,这个女生脸色就特别不正常,但别人问她啥她都不肯说。

    我问她这个女生是不是咱们班的高萌?

    夏雨有点惊讶,说:“你咋知道是高萌?”

    到这我差不多明白了,肯定是江教官带着高萌去了市里后,不知道对人家做了啥事,高萌应该将这件事告诉过别人,不然周胖不可能从别人那听来。

    我将周胖告诉我的话告诉了陈雅静跟夏雨,她们两听了气坏了,在那一个劲的骂脏话,夏雨还说好险,要是到时候跟着去了,还不一定会出啥事呢,这节骨眼上了,陈雅静还有心思开夏雨的玩笑,说:“就是,你的处可得留着给童童呢,要是让教官那老男人抢走了,我看你......”

    陈雅静的话刚说到这,夏雨就哎呀哎呀的叫唤着跟陈雅静打闹,让她别乱说了,陈雅静还越来越来劲了,说:“咋的,之前是不是你亲口说的,你要把你的处......”陈雅静没将话说完,说到这的时候故意卖了个关子,还一脸坏笑的看了看我,我听着她这话的意思,貌似夏雨之前跟她说过要把处留给我?

    这怎么可能?

    此时夏雨的脸红的跟猴屁股一样,脖子根都红了,她赶紧说那不是之前喝多了开玩笑的么,反正以后不许再说这件事了,不然她急眼了!我还试探性的问陈雅静到底咋回事啊,夏雨急的直跺脚,跟陈雅静说要是说了她就翻脸了。

    陈雅静这才咯咯咯的笑着,说还是继续说教官的事吧。

    其实这时候已经确定了就是教官这个老色鳖给夏雨发的不要脸短信,夏雨还让我看了看她的手机,里面还有几条恶心的短信,她说之前发了好多,她全给删了,后来还是陈雅静告诉她留几条保存证据,她这才没删呢。

    我看了一下确实够恶心,陈雅静还说这件事不能就这么便宜教官,反正马上就要军训完了,到时候可以约教官出来,找人狠狠的收拾他一顿,这种恶心变态猥琐男最让人气了。

    至于怎么约教官,我们也讨论了一番,陈雅静觉得到时候军训完了让夏雨直接去找教官,就说想跟教官去唱歌吃饭,我说这不行,人家二十多岁的人了,肯定特别警惕,好端端的去约人家吃饭,他怀疑咋整?就算是人家出来了,你能保证是他单独一个人出来?况且他死不承认是他发的短信,咱们又能咋?强行打人家一顿?还不如用手机引诱他出来,到时候来个人赃俱获啊!

    夏雨问我用手机怎么引诱?

    我说你就假装你不知道给你发骚扰短信的是他就得了呗,回他的短信,最好是跟他聊的骚一点,让他觉得你是个骚包,到时候军训完了你单独给他叫出来,只要他敢赴约见你的面,咱们就上去干他。

    夏雨面露难色,说:“咋聊的骚一点啊,我不会,还是让她来吧,她应该比我在行!”说着,夏雨就掏出手机给了陈雅静,陈雅静骂了夏雨两句,说:“草,给我干啥,我这么单纯,我可装不了骚包,要不给童童吧,这家伙心理也有点变态,他又是男的,肯定了解他们男人的心思!”

    说着,陈雅静把手机递给了我,继续说:“要不你今天就拿着夏雨的手机吧,跟教官聊的频繁点,也不要太骚太直接了,不然教官怀疑咋整?”

    我看了夏雨一眼,问她手机我能一直拿着吗?不怕我看到啥小秘密吧?

    夏雨迟疑了下,她看了陈雅静一眼,然后跟我摇摇头,说没啥秘密,拿着吧。

    她虽然这样说,但我能从她的神情里感受的出来,手机里肯定多多少少有点秘密,陈雅静本来让我现在就给教官回个短信,但我觉得这样不妥,毕竟人家之前发那么多都没搭理,现在主动跟人家说话,还聊骚的话,人家不怀疑才怪呢,还是等他主动发信息的时候再回吧。

    后来跟陈雅静她两分开,我回到宿舍后,就掏出夏雨的手机看了起来,还以为能看到啥秘密呢,不过就一些照片,没啥特别的。

    晚上十点钟的时候,手机来了一条短信,是个陌生的号,内容是:“昨天军训完了后,我见你穿了一条裙子,好想撩起你的裙子看看!”

    我心跳砰砰的,寻思这老色鳖终于出现了,我给他回了个短信,说:“你天天给我发这些乱七八糟的短信烦不烦啊,老是光说不做,有种你出现在我面前啊,只要出现,老娘绝对让你撩裙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