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逆青春 > 041 上钩
    我这个短信发过去后没一分钟,江教官就把短信发来了,他说:“哎呀我的小宝贝,你可算是肯回我短信了,真让我激动啊!”

    我寻思这家伙真够恶心,还小宝贝,表面一本正经的,私底下这么龌龊呢。

    我问他到底是谁,要是不说名字的话,我就不回短信了,江教官说别这样,再过两天就可以告诉名字,但是现在还不行,我寻思他肯定是打算军训结束离开我们学校后才肯说,我说想让我搭理你也行,别再跟我发这些恶心的话了,不然让我同学他们看到了,该怎么想我呀!

    随后江教官就问我,说:“那你放假回家后,你同学他们看不到你手机时,我就可以给你发了?”

    我说那个得看老娘心情了,心情好了或许会搭理你,心情不好照样不理你。

    之后我们继续聊了一些,不过十点半左右,他突然不理我了,我正打算问他咋不回话呢,他给我发来一个短信,说:“我咋感觉你不对劲啊,你是夏雨吗?”

    我心里咯噔一下,心想这家伙怀疑我了难道?我哪里出问题了吗?

    我说是啊,我不是夏雨我是谁?

    这条短信发过去后,这家伙居然把电话给打来了,估计是想验证我是不是夏雨,这整的我更慌了,也暗自寻思这家伙胆子可真够大啊,他就不怕我发现他是谁?居然还敢打来电话,我直接把电话挂掉,给他发了个短信解释说:“现在太晚了,宿舍里的人都睡觉了,明天中午或者傍晚你给我打吧。”

    之后他就没再继续给我打电话了,连短信也没有回,这一整晚我都没睡好,觉得他肯定是怀疑我了。

    第二天早上是我们军训的最后一天,这一天并不训练,而是进行校园阅兵比赛,期间休息的时候,夏雨就过来跟我聊天,聊的也是跟江教官有关的事,反正我跟夏雨聊天的时候,周围好多男的都朝着我两这边看,我寻思肯定不乏一些羡慕嫉妒的人。

    夏雨问我江教官突然不说话,是不是怀疑了,我说不管了,军训完了不行直接约他出去,直接找人打他一顿,夏雨还害怕这样的话,日后江教官来报复我们,我说他们都是部队上的人,一旦回去了想出来是没那么容易的,放心吧,况且这事他自己肯定明白自己理亏,不应该会来报复咱们的。

    阅兵比赛结束后,陈可可所在的8班居然是第一名,颁完奖后,校长又进行了一番正式开学的讲话,完事就让我们各回各的班级,让班主任给我们讲具体的上课安排。

    反正我们跟教官分别的时候,我注意到教官的眼睛基本就没从夏雨的身上移开过,这老色鳖,别让我找到机会,整死你!

    班主任蔡冰倩带我们回到教室后,还发了一点小脾气,怪我们阅兵比赛没给人家争气,连个前三名都得不到,后面的男生还开她的玩笑逗她,问她拿了前三名的话,她的工资是不是会涨,气的蔡冰倩脸一阵红一阵绿的。

    军训结束了,我们有两天的假期,本来陈雅静跟夏雨的家长要来接她们,但她两都给家里打了电话,要自己回去,我们三个到了市区后,找了一家饭馆先吃午饭,吃到一半的时候,夏雨的手机响了,正是江教官打来的,我赶紧把手机递给夏雨,让她赶紧接。

    夏雨有点害怕,说她不知道接了该怎么说,我说江教官给你打这个电话,肯定是想听听你的声音是不是你,他是不可能说话的,你只要接听后,喂几声,问对方到底是谁,然后说现在吃饭呢,身边有人,接着挂电话就可以了。

    夏雨怯生生的从我手里接过电话,按了接听键后,小声问了句:“喂?”

    电话那头根本就没人说话,夏雨又接连问了几个喂,之后说:“你到底是谁呀?每天跟我发那些短信是为啥呀......你不说话的话,我就挂了电话了啊?”

    说到这,夏雨直接将电话挂掉,还把她的手机直接塞到我手里,嘴里嘀咕着:“吓死我了吓死我了!心都要跳出来了!”反正她这一副蠢傻蠢傻的样子,惹的我笑出声来了。

    陈雅静还白了她一眼,说:“看你那点出息吧,接个电话能吃了你?你害怕啥啊?”

    夏雨说她也不知道,反正就是害怕,正说着话呢,江教官的短信发来了,内容是:“小宝贝,你的声音真好听,听着就让我浑身舒服,以后我能天天跟你打电话吗?”

    为了逗夏雨玩,我当时还用那种阴阳怪气的口气念这条短信,给夏雨羞的脸通红,过来拍打了我好几下,说:“你别闹了,赶紧给他回短信约他出来,早点解决这事吧,真是恶心死我了!”

    我给江教官是这样回的:“你是不是对每个女孩都这样,都是叫宝贝宝贝的?你玩过的女孩是不是特别多呀?”

    江教官回短信说:“才不是,我只对你感兴趣,我也不知道为啥,看你第一眼的时候,心跳特别快,每天晚上想你想的睡不着,而且我总在想,要是我能跟你缠绵一次,让我把你全身都亲个遍,就是让我死我也愿意呀!”

    看到这的时候,我们三个都吃不下饭了,陈雅静让我别跟他墨迹,快点约出来,我思考了片刻,然后发短信忽悠他:“哎呀,糟了,我跟我闺蜜约好了傍晚去唱歌,结果歌厅的会员卡丢了,里面还有好几百块钱呢,真烦人!”

    紧接着江教官上钩了,他说:“那我请你们去唱歌啊,唱完咱们再去吃个宵夜喝点酒咋样?”

    看到这的时候,我们三个都笑了,计划进行到这,差不多成功了一大半了,我给江教官说:“我连你是谁都不知道,你怎么请我们呀,万一是坏人呢,我害怕!”

    江教官回道:“放心吧,你肯定认识我,我也认识你,不是坏人,你说个地方吧,今晚我去找你们,到时候一见面,你就知道我是谁了!”

    我们三个一商量,将地点定在了广场那的鸽子笼附近,之所以定在那,一方面离歌厅比较近,另一方面是因为那旁边有个公园,里面有很多花草树木啥的,比较容易藏人埋伏。

    给江教官把时间地点发过去后没多久,江教官还发来一个比较奇怪的短信,他问夏雨还是不是处,我自然是给他回答说不是了,因为这样回的话,江教官肯定觉得夏雨是真的骚,晚上有戏。

    跟江教官这边约好后,我把手机还给了夏雨,陈雅静说她负责找人,完事我们三个就先各自回家了。

    关青青知道我今天要回来,所以我回家后,她已经做好了一桌子好饭,还跟我说好几个菜都是她才学的,让我尝尝她的手艺,我说我在外面吃过中午饭了,她白了我一眼,说:“那你咋不跟我说一声呢,害我费半天劲,不管,你就是吃过了也要再吃一次!”

    我自然是乖乖听了她的话,坐下吃了几口,说实话她新学的那几个菜,味道真是不咋地,但为了她心里舒服点,我说特别好吃,她还笑着哼了一声,说:“拉倒吧,姐刚也尝过了,难吃的很,你居然嘴甜的说好吃,安慰我呢吗!”

    我笑了笑,说姐做啥我都爱吃,这话一出来,她笑了,笑的特别开心,完事她还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说:“你要是再大几岁就好了,兴许姐就跟你处对象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