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逆青春 > 044 误会她了
    等关青青坐回车里后,那车就开走了,我突然想起那个大叔可能是欺负关青青的人,不然关青青刚刚为啥对他那副态度,所以没敢多想的我,赶紧跑到路边,瞅了一眼已经走远的车,本想记住车牌号,可车走的太远,牌照看不太清楚了,只有最后两个88字母看清了。

    虽然我也明白,就算我记住了整个车牌,我也没那能耐查到车主是谁,只不过我寻思,能找到一点线索是一点,关青青为我付出太多了,我必须要尽自己最大的能力去帮她。

    等我回到陈雅静他们那的时候,大明哥都已经不敢怎么跟我对眼了,他估计觉得在这呆着不自在,就领着他的人先走了,陈雅静的那几个女闺蜜,这时候也有事先回家了,完事陈雅静还跟我说:“我草,你这姐我真佩服她,我以后也要当她那样的人!”

    夏雨这时候给我递过来一张纸巾,问我鼻子还疼不,不然去医院里看看,我说这根本就不算是个事,小时候跟人打架经常被打的流鼻血,习惯就好,夏雨还跟我道歉,说本来今天是来打江教官的,可江教官没打着,我却挨了一顿打,她还又埋怨起陈雅静来,怪她叫来的人不靠谱。

    陈雅静也气的直骂,说:“我也没想到事情会这样啊,我只叫了大明哥,谁知道他把那死光头叫来了,唉,以后再有啥事,我肯定不叫他们了!”说到这,陈雅静像是想到了啥,突然又问夏雨:“我咋感觉那个光头,是不是对你有意思啊,你看他看你时的那眼神,不对劲啊,他跟你也不熟悉吧,可见到江教官的时候,激动的那个劲,好像是江教官欺负了他女友一样!”

    夏雨被陈雅静说的脸有点红,她斥道:“你胡说啥呢!他那恶心的东西,我才不要他喜欢我呢!”

    陈雅静笑着用胳膊杵了杵我,说:“我知道,你只希望咱童童哥喜欢你,对吗?”

    夏雨抬头看了我一眼,不好意思的摇了摇头,说:“童童长得太丑了,不然我还可以考虑考虑!”

    他这么一说我不乐意了,我正要找词羞辱夏雨一番呢,她手机响了,她拿起来一看,紧张起来了,说是江教官打来的,我让她直接接电话,但是她不敢,我只好接过来,按了接听键后,没好气的冲那边骂:“草你妈的你还有脸打电话呢?”

    江教官这时候也不掩饰了,直接跟我对骂起来,不但骂我,他还骂夏雨,说夏雨是个骚婊子,居然跟他整阴的,还警告我两以后逛街的时候小心点,要是让他碰到了,他肯定收拾我们。

    把电话挂了后,夏雨就特别担心江教官以后回来报复我们,我给她说别害怕,他是个当兵的,成天都在部队里过,怎么能这么轻易出来呢,想收拾咱们没那么容易。

    此时已经快接近晚上七点了,夏雨说本来打算今天事情处理完了请大家去饭店吃饭呢,现在就剩下我们三个人了,去饭店有点不合算,干脆随便吃点吧,陈雅静说在夜市那边新开了一家煮串串,听人说特别好吃,干脆就去那里吧。

    我们刚到了夜市口,陈雅静就接了个电话,是她爸打来的,电话还没打完呢她就激动的叫起来了,看样子是听到了啥好消息,等把电话挂了后,她就跟我两说:“我姑姑从海南回来了,现在在我家呢,说是给我买了一堆好看的衣服,我就不跟着你两去吃了,你们自己去哈!”

    夏雨骂了陈雅静两句,拉着她不让她走,陈雅静挠了夏雨几下痒痒后,一脸坏笑的说:“别装了你,我还不知道你心里那点小猫腻,肯定希望我赶紧走呢,好给你们两制造点单独玩的机会,行了行了,不跟你们多说了,我得回家看看我的衣服去了!”

    说着,陈雅静就拦了一辆出租车走了。

    她走了后,我自然是跟夏雨去吃煮串串,在那吃饭的时候,我两就聊起了以前的事,她后来还突然问我:“你那会离家出走的时候,为啥要把我QQ给删掉啊?而且只删我的,不删陈雅静的?你是不是喜欢她啊?”

    我没有急着回答她的问题,而是反问她:“之前有个陌生的号给我发短信,问我是不是喜欢陈雅静,是你发的吗?”

    这话一出去,她脸红了,不过她也没扭捏,很干脆的承认了,说:“对啊,是我给你发的,而且我发的时候心里就清楚,你肯定能猜到是我,也没打算藏着掖着啊!”

    说着,她又重复问了我一遍,是不是喜欢陈雅静,我摇摇头,说:“不喜欢,之前我拉黑你的QQ,并不是跟她有什么关系,只是那时候心里比较讨厌反感你,觉得你给我告密了!”

    这下夏雨的眉头皱起来了,她问我这话是啥意思,啥是她告密了,我这才将之前因为王浩的事去医院,然后回来的时候被李志刚他们尾随,然后到我家闹的事一股脑全告诉了夏雨,还说我那会一直怀疑是夏雨告诉李甜甜我在医院的。

    夏雨听完赶紧摇头,说:“我没有跟李甜甜说啊,不过那天我也在医院碰到李甜甜了,李甜甜的奶奶住院去了,应该是她自己亲眼看到你了吧!”

    我心里咯噔一下,那要是这样的话,我岂不是冤枉了夏雨了?

    我说那她要是看到我的话,为啥不直接让她爸找我,非要尾随我呢,夏雨白了我一眼,说:“他们抓到你能怎么样,你身上能有钱赔她爸的划车钱?估计是打算尾随你找到你家在哪,或者是想找到你家里人,这个才是主要目的吧!”

    夏雨这话说的也挺有道理的,看来真的是我误会她了,一时间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跟夏雨说话了,夏雨哼了一声,说:“那你怀疑是我告密的,你怎么不问问我啊,这么长时间了,你心里一直想着是我告密的话,多影响咱们的关系啊!”

    我说你快拉倒吧,你那会见了我就躲着我,根本都不搭理我的,我哪有机会问这些啊,而且考试之前你跟那个偏分头走的也挺近,我好歹跟他有仇,见你们两那样自然是反感。

    夏雨这时候居然还笑着开我玩笑,问我是不是吃她的醋呀,我说才不是呢,她哼了一声,说:“我那时候之所以不理你,是因为那次吃麻辣烫的时候,你不是跟李甜甜闹起来了吗,事后她私底下跟我说了一堆你的坏话,我那时候不是跟你也不熟嘛,就慢慢的相信她的话了,而且她还跟我说,要是我跟你走的近,就别认她这个闺蜜了,我毕竟跟人家认识那么长时间了,肯定站在她那一边啊。”

    夏雨说到这,抬头看了我一眼,继续说道:“不过后来你跟陈雅静越来越熟了,陈雅静也经常跟我说起过你,我才慢慢通过她了解你,觉得你人还是不错的,不像李甜甜说的那样坏!之前我问过陈雅静,她说你要去职高上学,我那时候就想,咱们两可能一辈子都只能是陌生人了,可谁知道你居然来铁路高中上学了,咱俩还是一个班,你说这是不是缘分啊!”

    我点点头,说或许是吧,说话的时候,心里把李甜甜的祖宗十八的都问候了一遍,这他妈的贱女人,居然在后面说我坏话。

    夏雨笑了笑,眼睛眨了眨后,继续问:“那你不喜欢陈雅静的话,喜欢谁呀?能跟我说说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