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逆青春 > 047 谁加了她QQ
    她看见我的时候特别惊讶,脸上的表情瞬间僵硬了,她旁边的帅男见她往我这边看,也转过脸盯着我,毕竟这是人家的私事,跟我也没关系,我直接拉开车门,上车打算走,也就这时候,陈可可吆喝着我的名,我让司机先等下,并将车窗户摇了下来。

    陈可可过来后,慌慌张张的跟我说:“那啥,我刚刚......”她有点语无伦次,估计特别紧张吧,我问她咋了,她说:“刚我两......那啥,就是这件事你别告诉王浩行吗?”

    我听了想笑,我说我告他干啥,我跟王浩又不熟,他现在也不在咱们学校上学,见也见不了啊。

    陈可可还是有点慌,她回头看了帅男一眼,说:“那你以后要是碰到她了,可千万别跟他说这件事啊,不然我就完了!”

    我说我没那么闲,说完就将窗户摇了下来,让司机往广场那边走,陈可可还在后面喊着,说回头请我吃饭。

    可能是受我妈的影响,我比较讨厌这种对感情不忠,出轨的女人,即便是陈可可长得再漂亮,我也特别反感。

    陈雅静跟我约好的地方在广场,我到那的时候,她穿着一件碎花裙子,而且是那种比较短的短裙,露着细白的腿,头上还绑着两个马尾辫,用的皮筋上还有草莓状的饰品,整个人完全变了一种风格,可能是她平日里大大咧咧惯了,头一次打扮的这么淑女,让我看着很别扭。

    她见我一直打量她,就皱眉问我:“你老盯着我看啥啊,看的我怪紧张的!”说话的同时,她还夹紧腿,并用手在屁股后面往下拽了拽裙子,估计是怕走光,嘴里还嘀嘀咕咕的,说:“裙子好像有点短,风一吹腿也凉,穿着这个真别扭!”

    她这话一出来,我就忍不住笑了,我一笑她脸就红了,看着她这样子,我又想起当初在废弃站时大兵压在她身上时的情景了,心里自然有点痒痒。

    其实陈雅静要是文静淑女一点,追的男孩子肯定会更多。

    陈雅静还警告我别再笑了,不然她就要踹我了,说着她就要抬腿踹我,不过腿还没抬起来呢,估计意识到这样会走光,直接又放下去了,这给我整的更乐了,她气的没法,只好过来掐我身上的肉,疼的我脸都发麻了。

    完事她还骂我,说:“姐昨晚给你跟夏雨两凑机会,你不谢谢我就算了,这时候还笑我!真你妈没良心!”

    陈雅静这一提起夏雨,我就想起她昨天跟我表白的情景了,心瞬间扑腾扑腾的跳,陈雅静这时候还坏笑着杵了杵我胳膊,说:“你老实说,昨晚上你两都干啥了?”

    我说能干啥啊,就吃饭,完事喝了点酒,后来就把她送回去了呗,她有点惊讶,问我两还喝酒了?我说她心情不好,非要喝酒,说完这话我意识到我好像说错话了。

    陈雅静这下更疑惑了,问我咋回事,夏雨跟我在一起难道不高兴吗,咋心情还不好了,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只好拿光头搪塞她,说还不是因为光头打我的事啊。

    我这提起光头来了,陈雅静自然是骂了光头几句,完事她还说:“怪不得呢,我那会给夏雨打电话,想叫她出来玩,可打了好几个都没人接,估计现在还睡觉着呢!”

    说来也真是巧,她的话刚说完,陈雅静的手机就响了,正是夏雨打来的,陈雅静接听后,把手机调成了外放,骂道:“咋回事啊你,给你打好几个电话都不接啊!”

    夏雨用那种软绵绵的话说她刚睡醒,没听到电话,陈雅静问她出来玩不,她说现在头还有点晕,不太想出去,陈雅静骂了她两句,说:“我现在跟童童在一起呢,你赶紧出来!”

    夏雨啊了一声,沉默了两秒后,说:“那好吧,你们在哪呢啊!”

    陈雅静说在广场呢,然后说夏雨重色轻友,一说我也在这,她赶紧就同意出来了,夏雨说才不是呢。

    陈雅静把电话挂了后,我心里七上八下的,虽然是人家给我主动表白的,但我还是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她。

    过了有二十分钟左右,夏雨才来,她今天也穿着一件裙子,不过她可能穿习惯了,看着人家穿裙子就很舒服很自然,再看看陈雅静,怎么都不搭配。

    我还以为夏雨见到我的时候会尴尬害羞呢,但是根本没有,跟往常一样该咋样还是咋样,仿佛昨晚她就没跟我表白一样,她还围着陈雅静转了好几圈,嘲笑她穿着裙子像个四不像,陈雅静估计是受了打击,表态说她以后再也不穿裙子了。

    夏雨见陈雅静穿新衣服了,也嚷嚷着要去买衣服,我自然陪着他们两个去逛街,逛完后去了网吧上网,我也重新加了夏雨的QQ,她还跟我说我以后要是再敢删她,她绝对不会轻饶我了。

    后来趁着陈雅静去上厕所的功夫,夏雨突然跟我说:“我昨晚上喝多了后,没跟你说啥不该说的吧?”

    我有点愣,她这是啥意思?难不成昨晚上跟我表白的事她不记得了?我装傻问她啥是不该说的啊?

    她用手摸了摸脑门,一副啥也不知道的样子说:“我昨晚只记得你拦了辆出租车送我回家,之后的事我就都不记得了,但是昨晚上好像又做了个梦,梦见我在家门口跟你说了不该说的话,上午睡醒的时候,我觉得这个梦又好像太真实,所以问问你啊,我没跟你说啥不该说的吧?”

    看夏雨这情况,应该是把给我表白的事当成了做梦了。

    我摇摇头说没说啥,我把你送到门口就走了,夏雨这才咧开嘴笑了,说:“那就好那就好,吓死我了呢,幸好是个梦!”

    不知道咋的,听夏雨这么说,心里还是有点小失落的,她为啥希望是梦,而不希望是真的呢?不过这样也好,若她还记得那不是梦,我两在一起得多尴尬啊,这样就挺好的,跟以前一样该怎么玩就怎么玩,不会有心理负担。

    正好这时候陈雅静过来了,我们只好继续各玩各的,后来在我打cs的时候,夏雨突然在旁边嘀咕了句,说:“这是谁加我QQ啊!”

    我当时扫了她电脑屏幕一眼,见有个人给她发了验证信息要加她,她直接点了同意,陈雅静还问她是谁,她说不知道,过了有三五分钟左右吧,夏雨突然叫到:“哎呀,咋是他加我的?”

    陈雅静凑到了她的电脑跟前看了看,问:“谁啊?”

    刚问完这话,她好像反应过来了,惊讶的说:“是不是姓杜的那个......”陈雅静的话还没说完呢,夏雨直接上手捂住了她的嘴,同时给她摇摇头挤挤眼睛,好像是在示意她什么,陈雅静看了我一眼后,似乎明白夏雨的意思了,便凑到夏雨的耳朵边,说悄悄话去了,完事他们两个还出了网吧去外面聊去了。

    我还想看看夏雨刚跟谁聊QQ呢,可扫了一眼发现,她的QQ已经下了。

    这让我觉得挺纳闷的,夏雨这是啥意思,有谁加她QQ的话,还得躲着我?不让我知道?

    她们两个回来后,夏雨整个人就变得心不在焉的了,看得出来她有啥心事,情绪也特别的不稳定,后来我打完一局游戏后,她就跟我和陈雅静说:“那啥,要不你们先玩吧,我先回家去了!”

    说着她就起身走了,我还问陈雅静她这是咋了,看着突然间不对劲了啊,陈雅静开玩笑的说估计是来例假了,女生这样很正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