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逆青春 > 051 我的新同桌
    周胖还坏笑着跟我说:“你们两去哪了啊,我刚出去的时候,见你们俩朝着操场那边去了,肯定没干啥好事!”

    我说你可别瞎说啊,再瞎说我就把你意淫陈可可的事告诉王浩了,这一招果然好使,小胖吓得立马闭嘴了,后来我打算收拾收拾床铺睡觉的时候,手机突然来了一条短信,是陈雅静发来的,短信的内容说:“我草,童童,你他妈跟陈可可是咋回事?还单独约会去了?还让人家亲你的脸了?”

    一看见这短信我寻思完了,这他妈夏雨果然是看见陈可可亲我了,而且她将这件事告诉了陈雅静,这可咋整?我必须得赶紧跟陈雅静解释解释,不然以陈雅静那脾气,明天见到我的时候,肯定要给我闹腾起来,万一这件事走漏风声了,到时候传到了王浩的耳朵里,我可就真倒了血霉了,虽然我并不怕王浩,但我不想刚来高中就跟他起什么冲突。

    本来想给陈雅静直接打过去电话的,但是宿舍里有不少的人都睡了,我只好给她回了个短信,说:“这件事不是你跟夏雨想的那样,明天中午去食堂一起吃饭,到时候我好好跟你说,我跟陈可可之间可啥都没有,你得相信我啊!”

    陈雅静很快就把短信给我发来了,全是一堆骂我的话,说我是不要脸,是骗子,说我恶心,是王八蛋。

    看着这些短信挺无奈的,我也并没继续跟她解释,毕竟短信里根本就解释不清楚,反而更容易让她误会,还是明天见面说吧。

    这天晚上睡到半夜的时候,宿舍外面打起架来了,叫骂声特别响,听声音打斗的人还不少呢,应该是群架,没多久就有个人过来把我们宿舍门踹开了,吆喝着毛寸头,说高二的人过来打八龙了,赶紧去帮忙。

    毛寸头当场就骂骂咧咧起来,叫上他的小弟们着急火燎的出去了,这八龙我之前听毛寸头在宿舍聊天的时候说起过,是我们学校高一新建的一个组织,里面共有八个成员,全是在这一批高一新生里面挑选出来的最能打的,我们班好像就毛寸头一个人进去了,反正我寻思毛寸头这样没魄力的人都能进去,这八龙肯定也屌不到哪里去。

    他们的打斗持续的时间还挺长,后来不但惊动了宿管大爷,学校的一批男老师还来维持场面,这些男老师平常就住在学校里,他们的宿舍区跟学生宿舍区并不在一起,除了正常教课外,还管管学生们的秩序,其中数两名体育老师最猛,打人特别狠,这里不详细介绍,后文会提到。

    话说回来,这场打斗平息后,毛寸头回到宿舍后更是得瑟的不行,就好像他参与了一场打斗就变得特别牛逼似的,在那一个劲的吹刚才他动手的时候多猛,打的高二的一男的一点招架能力都没有,后来下铺的一个男生可能是太困了,就嘀咕了句,说:“能不能别说话了,吵得大家还能睡着吗?明天还要上课呢!”

    毛寸头可能觉得这个男生让他特别没面子,二话没说就下了床,过去朝着人家的床边踹了好几脚,同时骂道:“草你妈的,老子就说,你他妈有种来动我试试?”

    刚那个说话的男生估计并不是啥混子学生,这时候也没搭理毛寸头,毛寸头还得寸进尺,冲班里的其他同学大吼,说:“以后在这个班老子说了算,都他妈给我老老实实的夹起尾巴做人,给你们脸了真是!”

    我寻思毛寸头可真是狂啊,别让我回头逮到你的把柄,不然要你好看。

    第二天早上跟周胖去食堂吃饭的时候还碰见夏雨了,她当时跟她宿舍的几个女生一起吃饭呢,我跟周胖从她跟前路过的时候,她还没好气的瞅了我一眼,明显给我摆脸色呢,估计是因为陈可可才这样的,这让我心里有点不爽,首先我跟陈可可一清二白,是陈可可亲我的,我一点防备都没有,再其次你夏雨跟初恋不清不楚的,我也没招你惹你,你凭啥给我这一副臭脸色啊?

    再一想起她之前跟我表白的事,我当初真该告诉她不是梦,就是真的给我表白了,看看她怎么同时面对我和那个杜一航。书阅ぁ屋shuyuewu

    吃过早饭后,我们就去了教室,今天上午并不上课,而是做一些正式开学前的准备,比如报身高订校服,重新选班干部,调整座位,发新书等等。

    座位是按照学习成绩来排的,就是全班的人先站在教室外面,老师按照名词一个一个念,念到谁谁就进来,想坐哪里随自己,我因为不是考到这个学校的,没有名次,只能是最后一个进去,不知道情况的学生肯定以为我是倒数第一呢。

    夏雨以前的学习其实挺好的,她这次要不是考试发挥失常,不可能来铁路高中这种三流学校上学的,不过人家既然来了,那在我们班的名次肯定比较靠前的,她坐在了前三排的中间位置,同桌是我们班的纪律委员,之前说过,是个戴眼镜的斯文男,我寻思一会重新选纪律班长的时候,他铁定得换,周胖这家伙的学习成绩也很差,属于前十名里面的,当然是倒数的,自然坐在了后面。

    当班里除了我外,所有的学生都进去后,我就感觉有点不自在了,蔡冰倩也瞧不起我,喊我名字的时候,还用那种很不屑的眼神瞅我,反正我往教室里面走的时候,班里好多同学都在那笑,还有人在那议论我是倒数第一之类的话,不过我也不在乎,我从来都不是学习的料,名次对我来说一点不重要。

    就是这座位没得挑了,在教室最后一排靠中间的位置,剩下一张空桌子,那就是我的位置,而且在我座位后面有一个垃圾桶,里面全是垃圾,有一股子难闻的味道,这让我很不舒服。

    本来以为我这一学期就要坐在这了,可没想到在我这一行里,有个男的长得高壮高壮的,他在倒数第三排坐着,把我跟另外一个同学挡得严严实实,蔡冰倩也注意到这个大块头了,就问我两能看到黑板么,其实我看到看不到无所谓,但是我前面那个同学说他看不到,完全挡住了。

    蔡冰倩这才跟那个大块头说:“你的眼睛近视吗?坐在后面能看清黑板吗?要是可以的话,你就跟后排的同学换下座位吧!”

    这大块头在军训的时候我就注意过,脑子偶尔有点短路,他这时候一句话也没说,直接起身走到我跟前了,意思是要跟我换座位,这让我挺惊讶,我还以为他跟我前面那个换呢,结果他直接跑我跟前了。

    其实我又不学习,坐在最后一排还挺自在的,并不想坐到前面去,可这时候扫了一眼,发现大块头的同桌居然是我们班的高萌,排行第二的美女,这家伙立马让我来了兴致,二话没说就过去坐在高萌跟前了,这家伙给我美的啊,本以为要跟垃圾相处一学期了,结果阴差阳错的给了我个美女同桌。

    蔡冰倩的本意,可能也是希望大块头跟另外一个人换座位,见我坐在这了,她的脸色也有点变,但她也没说啥,毕竟我两都是差生,谁坐都差不多。

    话说看着同桌高萌,我就想起之前周胖跟我说的话了,我们江教官跟她发过不要脸的短信,而且夏雨还跟我说过,她跟江教官出去唱歌回来后情绪就不对劲了,到底出了啥事,现在没人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