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逆青春 > 054 拯救关青青(1)
    我回到宿舍后也没心思去吃饭了,躺在床上一直想刚发生的事,心里憋屈的很,这才刚开学就被人收拾了一顿,要是找不回这个亏来,以后在别人面前还怎么抬得起头。

    毛寸头回宿舍后,还一反常态的要跟我言和,说我只要以后跟着他混,他就罩着我,让我在学校里不被人欺负,我知道他肯定有其他的阴谋,就没好气的让他哪凉快哪呆着去,他说我不识好歹,还说回头天天收拾我。

    正常的晚自习是没老师的,但今天晚自习蔡冰倩来了,她是来给我们开会的,因为昨晚高一跟高二的干起来了,学校领导让每个班的班主任给同学开纪律大会。

    蔡冰倩开会开到一半左右,范军就在门外叫毛寸头出去,毛寸头往外走的时候,蔡冰倩问他干啥去,他没理会,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

    他出去后没几分钟,范军突然进了我们教室,扫视一圈后,将目光落在我身上,还用手指了指我,大声说:“就你,出来!”

    我明白他们又要找我事,蔡冰倩皱眉问范军:“你哪个班的?叫我们班同学出去干啥?去把你们班的班主任叫......”

    她的话还没说完呢,范军直接冲她一摆手,不耐烦的说:“别跟我BB,继续上你的课就对了!”

    说着他又指指我,让我赶紧滚出去,我知道出去也是挨打,凭啥乖乖听他的,便回他:“你他妈叫我出去我就出去?我咋那么听你话呢?”

    他没说话,直接冲我跑过来,到跟前后立马跟我扭打在一起了,我旁边的几个女生估计是吓坏了,在那瞎叫唤,尤其是高萌,叫的跟杀猪的一样,好像范军打的是她而不是我,我本来就打不过范军,后来毛寸头还跟其他几个男生过来帮忙,我自然是又被狠打一顿,这次可是当着全班人的面挨打,我感觉特别丢脸,弄死范军的心都有了。

    范军走后,蔡冰倩还把我叫到办公室,质问我这件事是咋回事,非要我给她个合理的解释,我觉得她这问题太傻逼,就回她:“你是没眼睛还是咋的,没看见是他们进来就打我吗?我怎么给你个合理的解释?你应该找范军去要解释啊,真是逗啊你,会不会当班主任啊!”

    我承认我说的话有点过,但她实在是太烦人了,而且今天我的心情差到了极点,蔡冰倩被我气的半天说不出话,后来干脆拿走后门的事刺激我,她说:“人家平白无故的,为啥不打别人就打你?还不是你自身有问题?你这种靠走关系进来的学生,能是好学生?老老实实在班里上课就行了,非要一天天的惹事,要是不想上学了你就趁早走人!”

    我我说不上就不上了,一个破学校,以为我愿意上啊,说完我就往外面走,她估计没想到我会这么果断,还在后面叫我站住,但我根本就没搭理。

    从办公室里出来的时候,我心里特别不是滋味,瞬间有种厌学的情绪,我寻思干脆就回去吧,反正在这学校上着也没意思,脸也丢大发了,陈雅静跟夏雨也误会我不搭理我,走到校门口的时候,有个年轻的保安还给我要校卡,那时候住校生跟跑校生的校卡不一样,住校生的是红色的卡,跑校生的是绿色的,只有绿色的卡可以出去,我也没理会保安,直接就朝着外面跑,他也没追我,只是在后面骂我,说别让他下次抓到。

    在回家的路上我一直在想该怎么跟关青青说,其实也不用想,不管我做什么选择她都是站在我这一边的,从来都不会说我或者是埋怨我,快到了小区门口的时候,还有个陌生的号码给我打电话,让我没想到的是,居然是蔡冰倩给我打来的,她问我在哪呢,是不是出学校了,我说我不上学了,已经到家了,别再给我打电话了,说着我就把电话给挂了。

    蔡冰倩后来又打了两个,我都没接。

    回到家门口的时候,我刚准备掏出钥匙开门,就听见屋子里有哭声,是关青青的哭声,她还在不停的说着话,说什么她现在已经快精神崩溃了,求对方放过自己之类的话。

    我当时还以为屋子里有人欺负关青青呢,心里一紧,直接就开了门冲进去了,只是没想到屋子里只有她一个人,正在那打电话呢,整个人看着特别憔悴,头发也乱蓬蓬的,见我进来后,她愣住了,紧接着慌慌张张的将手机挂掉,整理了下头发后,抹了一把泪,她问我:“你咋回来了?”

    我没回她的话,而是紧张的问她咋了,为啥要哭?

    她跟我说没啥事,让我别问那么多,我知道她要是不想让我知道,我就算是问一晚上她也不会跟我说的,她就是这种人,心里有什么苦从来都不跟我说,永远在我面前表现出一副坚强的样子。

    可我心疼她,我知道她肯定特别委屈,我没继续问,而是过去抱住她,算是安慰她,打这开始她就又哭了,哭的很厉害,我就这样静静的抱着她,她哭的差不多后,慢慢的情绪稳定下来,问我吃饭没,要给我做饭,我说我吃过了,不饿,她还问我为啥现在回来了,我本来是想跟她说实情的,但一想她此时都这么难受了,还是不要影响她的心情了,我说今晚不上晚自习,我跟同学出去上网了,玩到现在。

    她也没多问我,让我去洗洗睡,躺在床上后,我就开始思考,我觉得自己太窝囊了,在学校被人打,回到家看着关青青受委屈也一点办法没有,我脑海里冒出了一个念头,那就是我要变强,起码我得有能力保护自己身边的人。

    当时能想到让我变强的方法,也就是去练武,或者学散打跆拳道之类的,记得小时候我们这边的武术学校挺多的,好多不爱学习的学生都被送到武术学校或者散打班,我上初一的时候,我们年级有个男的学散打,有一次初三的几个男生在马路上拦住他给他要钱花,他一个人把三个人全打趴下了,下手特别狠,那时候我就特崇拜会散打的人。

    至于还上不上学,我觉得还是去上,不过不想住校,我要跑校,晚自习的时间可以去报个散打班,每天去学散打,到时候不管是毛寸头还是范军,敢跟我得瑟,我就整死他们。

    快睡着的时候,我听见隔壁关青青的手机响了,她接完电话后就出去了,跟往常不同的是,她以前半夜出去从来不跟我说,怕我睡着了打扰我睡觉,但这次她过来跟我说了声,还莫名其妙的说了句以后照顾好自己,我当时也没多想,她走后我就睡了。

    第二天早上六点多我就醒了,这时候看了下手机,发现有一条未读短信,是关青青给我发来的,短信的内容看完后,我感觉心都要跳出来了。

    里面说:童童找人来西山救我,别报警!

    发短信的时间差不多是半个小时前,我意识到关青青出事了,我把电话打了过去,只不过提示关机了,我心里很慌,也不敢回短信,怕有人控制着她呢,我不知道该怎么办该找谁,感觉天都要塌下来了,西山在我们市区的老西边,之前大兵跟黑哥绑陈雅静的地方,离着西山也不远,我寻思黑哥或者大兵应该对那片熟悉,找他们多多少少能帮点忙。

    好在关青青的床头柜那有个本子,我记得之前上面记过几个电话,其中一个就是大兵的,我找到他电话打过去后,大兵的话让我心彻底凉了,他说他已经跟关青青分手了,现在关青青的事他管不着,也不想管,之后电话就挂了。

    我在心里骂了大兵一顿,实在是想不到能给谁打电话,报警也不行,如果现在跟陈雅静没闹别扭的话,或许可以给她打电话让她叫些人,可现在显然没法叫她。

    后来我想到我爸了,虽然他人在广东,帮不上什么忙,但他好歹可以给我出出主意,电话通了后,当我爸得知关青青出事的消息后,立马跟我说:“你在咱家小区门口等我,我两个小时左右到!”

    这话让我特别惊讶,我寻思我爸人不是在广东么?两个小时他怎么可能赶得回来?难道他此时不在广东?

    我收拾了东西回到我家小区后,在门口等了一个半小时左右,我爸终于来了,他当时开着一辆黑色的路虎车,这车我之前听同学们说过,价值一二百万,车里还有三个跟我爸年纪差不多的人,看穿着打扮啥的也都像是普普通通的人,可他们眉眼里散发出来的那种气势,让人身子发寒。

    这几个人跟我爸说话的时候还挺客气,称呼我爸为狐狸哥,这更是让我傻眼了,我忽然间觉得,我爸好像是个很有故事的人,这些年他可能是一直在隐瞒自己的身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