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逆青春 > 056 为我受的屈辱
    看到这短信我有点纳闷,陈雅静她爸找我干啥?这次陈雅静可是跟陈可可起的冲突,难不成她爸还想赖我头上?还是说,他找我有其他的事?

    不管怎么样,我现在一门心思只关心关青青的事,压根放不下别的事,短信我也没回,正好这时候大肚子中年人打完了电话,他的态度也发生了转变,对我们特别客气,笑脸相迎的,他跟我爸说:“四哥现在有点事忙。没法接你的电话,他说回头忙完事情了立马给回过电话来,还会亲自来找你,让我好好招待你,有啥事你就尽管说,老弟我能帮得上忙的,我一定帮!”

    大肚子的话说完,我心里多多少少松了一口气,看这样子这个四哥对我爸还是比较客气的,而且这个人应该也不简单,肯定能帮不少忙。

    我爸也没跟大肚子多墨迹,直接将来这里要办的事告诉了他,他听完后眉头皱了起来,说:“你说的这个关青青我也不认识,而且对方什么来头你也没给我细说,要是光靠这个奔驰s的车来找,我怕是真没这个能耐啊,不过这边有一些废弃的矿。我倒是可以带人领着你们去那找找,至于找不找得到,那就只能看天意了!一般这地方经常有人绑人勒索钱财啥的,都是在那片!”

    事情紧迫,只要有一点希望,我们就不能放弃,我爸自然是让他领着我们去,在路上的时候,大头叔这个话唠就跟人家聊个没完没了,我从他们的聊天中听出来,这片地方确实是乱,就算是打死个人。往山沟里一扔,或者往打碎机里一扔,骨头都见不到一块,根本就没人会发现。

    越想我心里越担心关青青,她在我面前一直是个很要强的女人,除非是迫不得已,不然不会向我求救的,现在离着她发求救短信已经好几个小时过去了,不知道她现在人怎么样了,会不会有危险。

    所幸的是,我们在去那的半路上,大肚子碰到了个认识的人,两人聊了没几句,那人一拍大腿,说:“那边有个炼油厂,那门口停着一辆奔驰车,啥型号我没看清楚,反正一大早我路过那的时候就看见车已经停在那了,不行你们去那边看看,兴许能找到你们想找的人!”

    我们没敢多停留,赶紧朝着炼油厂去了,到那门口一看,还真就有一辆奔驰车,确实是s级,而且车牌的最后两个数字正是88。

    我基本上可以确定,关青青此时就在这炼油厂里,我爸跟那几个叔叔,直接就过去踹门,不过门是锁着的,里面也一点动静没有。好在旁边的墙不是很高,他们全翻进去了,我本来也想跟着一起进去,但我爸没让,他让大肚子在这看着我,说这种事我就不用跟着掺和了。

    过了没几分钟。我就听见里面有人惨叫了,应该是挨打了,这人一边叫唤还一边放狠话,说他已经打了电话叫人了,马上就会来一堆人,还说他在局里有关系,到时候让我们吃不了兜着走。

    我当时都恨不得翻进去看看关青青怎么样了,也就这节骨眼上,大门被大头叔打开了,我看见后面林鼠搀扶着关青青往外走呢。

    我永远也忘不了关青青当时那样子,她下身只穿着个内裤,上半身好像啥也没穿,不过我爸的外套在她身上披着呢,她腿上跟身上全是血印子,应该是被铁丝类的东西抽的,整个人走路的时候都走不稳,应该是没力气了,她的头发乱蓬蓬的。并看不到她脸上的表情。

    在她身后不远处,我爸跟狼叔正在那教训两个人,其中一个就是我之前在广场见到的那个老大叔,也就是奔驰车的车主,另外一个是个年轻人,应该是老男人找来帮忙的人,这两人被打的在地上打滚叫唤。

    当关青青抬头时,我看到她的表情,心都要碎了,她还没走到我跟前呢,立马就哭出声音来了,我赶紧跑过去。一把就把她抱在我怀里了,我紧紧搂着她,眼泪再也控制不住的流出来了,我说:“姐,我来晚了,让你受委屈了,你等我以后有本事混起来了,我再也不让人欺负你,谁欺负你我打死谁!”

    关青青没说话,就是一个劲的哭,旁边的大头叔让我赶紧扶着她去车里,我当时也不知道哪来的勇气,直接抱起她,将她抱到了车里,完事心里觉得不解气,出去后找了块石头,冲到那老男人跟前使劲砸他的脑袋,这老男人这时候估计是被打怕了,开始求饶,让我们放过他,他后来还指着我说:“你是叫童童是吧,你可不能打我呀,你能去铁路高中上学,那都是我找关系给你安排的呢,你就不怕你打了我,以后不能上学了吗?”

    这句话让我特别震惊,就好像是个晴天霹雳一样,放暑假的时候,关青青说给我找关系解决了上学的事,当天她的情绪就不对劲。难道那时候她就已经因为我上学的事,被迫被老家伙欺辱了?

    瞬间我有种想扇自己脸的冲动,这么说的话,关青青受的这些耻辱,都是为了我受的,她怎么这么傻啊,一个破学校,我大不了不去上了,她怎么能这么糟蹋自己呢?

    我狠狠的打了这个老家伙几拳,用手指着他说:“老子上不上学一点不重要,他妈的今天非打死你!”

    说着,我就继续抓起旁边的石头,想继续打他,可也就这时候,大门外面传来了好多汽车轰鸣的声音,大门口的大头叔跟大肚子也冲我们吆喝,说山下面上来一堆人,估计是那老东西叫来的。

    我爸赶紧拉起我走到了门口。这老家伙刚刚还求饶呢,现在人家的人来了,底气又足了,从地上爬起来后,指着我们开始叫嚣,说:“都他妈的有种,一个也别给我跑,我今天非弄死你们不可!”

    这时候那几辆车也停在了附近,从车里陆陆续续下来一帮人,看这些人有的像是打手地痞,有的穿的还是工作服,脏兮兮的,应该都是矿上的工人,基本上每个人手里都拿着家伙事,这场面可是我头一次见,刚刚还特别兴奋的打他呢,现在我就有点心慌了,我觉得我们这就几个人。怕是对付不了,同时我也猜测:这老家伙应该认识某个矿的矿主,不然也不能这么快就叫来这么多人。

    老家伙赶紧跑到那帮人跟前,朝着地上吐了口带血的唾沫后,一手捂着自己的脑袋,一手指着我们说:“给我打。往死的打,出了事我负责,只要是今天参与的人,每个人奖五百块钱!”

    这话一出来,后面的那帮工人就要拎着家伙事上来,这时候大肚子就冲那边吼了一句。说:“老子是二矿上的,我他妈看谁敢动?就以为你们能叫来人?我打个电话立马也上来一堆人!”

    那边领头的人是个络腮胡,他认识大肚子,还问大肚子怎么在这,大肚子把他叫到一边后,不知道说了些啥,我估计也就是说我们是四哥的朋友,完事络腮胡面露难色,他给老男人说这件事他们怕是管不了,老男人不甘心,情绪特别激动,说他今天挨了这么多打。这件事不能完,他非要让那帮工人上来干仗,还把价格抬高到了一千块,不过络腮胡把那些想动手的都压住了,还在老家伙的耳边说了一些悄悄话,这时候我见老家伙的眉毛皱起来了。小声嘀咕了几句后,用手指了指我们,骂道:“老子暂时先放过你们,回头跟你们算账!”

    说着他就叫上那个年轻人,两人上了他那辆奔驰车开走了,完事我爸让大头叔先送我跟关青青回市区,他则跟着大肚子去见那个四哥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