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逆青春 > 057 陈雅静的道歉
    虽然是夏天,车里面也比较热,但关青青坐在车里的时候,身子还是有点发抖,我紧紧抱着她,把我的衣服脱下来让她用来遮挡,因为她的上半身啥也没有穿,我给她遮挡的时候还看到了不该看的,若是以前,我肯定不淡定了。可此时我却一点歪心思都没有,满脑子都是心疼她,我本来想问她为啥要去见那个死变态,但一想事情已经发生了,我问这么多干啥呢,越是埋怨她她心里越不好受,我现在能做的,就是安慰她。

    因为关青青身上有伤,我让大头叔带我们去了医院,招呼关青青的医生看到关青青身上的伤跟披着的男人衣服时,还没好气的质问大头叔跟我是怎么把关青青弄成这样的,她那意思,怀疑大头叔虐待关青青,还打算报警,关青青好说歹说的解释了一番人家才放弃这个念头。她的伤口处理完休息的时候,我就问她为啥不让我报警啊,那个人是不是跟派出所的有关系啊,关青青点点头,说报警了不但没用,反而会让事情更严重。

    我还问她是不是因为我上学的事,所以才让那个老变态欺负了的,她嘴上给我说不是,但我能从她的眼神里感觉的出来,她在撒谎。肯定跟那老变态有关,老变态临走的时候嘴里还嚷嚷着跟我们没完,我他妈还跟他没完呢,反正我知道他的车牌号了,我早晚有一天得打听出他的底细,到时候让他不得好过。

    在医院休息的差不多了后,大头叔就将我两送回了家,完事大头叔还问我们那个老男人知道我们住的地方么,要是知道的话最好是尽快换个地方住,我说不行就去我家里住,反正我家里没人,关青青没说什么,算是默认了。

    事情到这也差不断算是先告一段落了,大头叔完事就去找我爸他们去了,关青青可能是受了刺激,也不怎么想跟我说话,只是一个人去她屋子里躺着去了,我看着她那落魄的样子,再想想以前威风霸气的关青青,心里特别不是滋味,这女人就是女人,永远都有软弱的一面。

    后来我在我屋子躺着想问题的时候,蔡冰倩又给我打了个电话,她说我不能就这样不明不白的不去上学了,必须赶紧去学校。不然事情就严重了,我寻思她这人也是挺逗的,换了其他的班主任,肯定巴不得我这种学生不去上课呢,她这也是才当上班主任没有经验。不太会处理这样的事。

    关青青在屋子里呆了有一个多小时吧,她就突然过来跟我说:“今天姐都耽误的你没去上学,现在也没事了,你赶紧收拾收拾去上学吧!”

    本来因为陈雅静她们跟蔡冰倩的事我就不太想去上学,现在又得知这个学校是老男人给我找的关系,我更是不想去上学了,我给她说:“我不想去上学了,就算是上的话,我也不去铁路高中!”

    关青青问我为啥,我说因为你是找那死变态找的关系,我不想领他的这个人情,关青青叹了口气,说:“你别意气用事,一码事归一码,我跟那老男人之间的矛盾。并不仅仅是从你这开始的,之前就有了,而且跟局里的一个叔叔有关,之前我给你处理王浩的事时,找过的那个周局,他是个副局,他跟正局有过节,正局是老男人的弟弟,所以他们的关系很乱,现在周局被人举报了。上头有人要调查,他自身难保,所以我现在才没了底气,落到了他的手里,我看看周局过一段能不能翻身,如果可以的话,我再想办法收拾他们!”

    我给关青青说我对他们什么正不正副不副的不感兴趣,我只知道这个关系是那老男人给找的,就凭着这一点,打死我我也不去上学,如果早知道是这样,我还不如去职高上学呢。

    关青青还说我要不去上学的话,她就生气了,可我的脾气也很拗,我说我今天就在家里陪着你,我哪里也不去。

    关青青拿我没办法,后来只好红着眼继续去屋子里睡觉了,下午五点多的时候,我爸给我打了个电话,他说他跟四哥打听了,那个老男人挺有来头的,不好处理,不过会找人跟对方私了的,这件事就算是这样过去了,以后大家井水不犯河水。至于我上学的事,我爸的意思是老男人找的关系是教导处主任,他让四哥给我找校长或者副校长,反正不再借用老男人的关系,而是走通我们自己的关系。

    这个我倒是可以接受,我爸他们今天要跟着四哥他们去吃饭喝酒,晚上回不来,他说明天带我去学校,让我今天在家好好陪关青青,尽最大的可能安慰她,免得心里留下阴影。

    后来我还自己去外面买了点菜,想给关青青做饭,但整了一个多小时就整了一碗米粥,炒了两个青菜跟一盘鸡蛋,关青青吃的却很开心。看着她开心的样子,我心里多多少少算是松了一口气,她让我别担心她,说她也是见过大场面的人,这点事根本不算啥,不用放在心上。

    晚上九点多的时候,陈雅静突然给我发了个短信,短信的内容差不多是这样的:我听夏雨说你被陈可可找人打了两次,后来还跟你班主任吵起来了,不打算上学了?我也问你班主任了,她说给你打了好几次电话都不接,咋回事啊?你真不打算上了?要你这样的话,我心里得多过意不去啊,我把你出卖了,完事你被打。连学也不上了,那我不就成了罪人了啊,我昨天在食堂说的那些都是气话,在夏雨那我也添油加醋故意说你坏话了,其实我跟陈可可打架。那都是我自己的事,不怨你,你明天继续来上学吧,跟你班主任道个歉,咱们还做朋友成不?

    看着陈雅静这番话。我有点哭笑不得,我也不是那种小家子气的人,既然她都这样说了,我也只好给她回短信说:“明天我就去学校了,等见了面细说吧!”

    发完这个,我突然想起来,蔡冰倩上午还跟我说陈雅静她爸找我,她爸找我有啥事?本来想问问陈雅静的,但一寻思短信里也问不清,还是明天再说吧。

    其实仔细想想。陈雅静这个人的性格还是挺不错的,敢爱敢恨,很直爽,心情不好的时候就骂,心里有啥话也不藏着掖着。事后也会主动跟人赔礼道歉,不像夏雨,她骂我那句滚,我现在都还记着呢,想想就让我心凉,人家陈雅静都跟我道歉了,她现在都一句话不吭,陈雅静还说夏雨对我有好感,可我感觉她还没有陈雅静对我好呢。

    第二天一大早大头叔就开车来找我了,我爸并没有来,大头叔说我爸有点事得去处理,今天他陪我去学校,在路上的时候我还问大头叔关于我爸年轻时候的事,但大头叔并不告诉我,只是跟我说我爸年轻的时候在老家挺有能耐的,有很多人都特别佩服他,现在因为种种原因,他必须得换个身份,还是等我以后长大了,让我爸慢慢告诉我吧。

    后来车路过广场那的时候,有辆车还跟我们并排走了一段路,我当时也就是随便往那边瞅了一眼,见开车的人居然是李志刚,坐在副驾驶位置上的是李甜甜,看样子李志刚是要送李甜甜去上学。

    当时李志刚跟李甜甜并没有注意到我,我给大头叔说旁边那辆车的司机就是我妈找的那男人,大头叔骂了句脏话,说要逗李志刚玩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