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逆青春 > 070 陈冲叫人
    当时加上毛寸头一共进来四个人,范军进了我们教室后,直接从第一排拿了个凳子,一边往陈冲这跑一边举起了凳子,嘴里还骂骂咧咧的,快走到陈冲面前的时候,他将凳子猛的朝着陈冲的胸口砸了过来,陈冲虽然早有防备及时闪躲,但还是被砸到了腰,他的眉头也一下皱起来了,明显这一下挨的不轻。

    好在陈冲这家伙块头壮,挨这一下后依然站的很稳,同时也把他给整急眼了,骂了句草你妈后。他直接往前走了两步,一脚朝着范军踹了上去,教室的走廊本身就比较窄,范军躲是躲不及了,硬挨了这一下,以陈冲这块头跟力气,他哪能受的了?身子直接朝后面弹了去,要不是双手及时抓住了桌子,后面的人也刚好扶住了他,怕是他要摔倒在地了。

    这家伙站稳后,恼羞成怒,啥也不顾的扑了上来,立马跟陈冲扭打在一起,范军的实力我之前见识过,反正我是干不过他,但陈冲明显比他厉害,只打了两拳范军的身子就站不稳了,不过马上后面的几个人也扑了上来,几个人轮番进攻,陈冲就是再厉害也吃不消了,这时候我旁边的周胖还赶紧躲闪到一边。生怕波及自己,我本身就跟毛寸头还有范军有仇,陈冲又算得上是我朋友,之前帮高萌打江教官的时候人家也帮了忙,我哪能坐视不管?

    凑巧毛寸头被陈冲使劲推了下,他往后面退的时候撞到了我肩膀,我借着这个机会直接一脚踹他后腰上,虽然是偷袭有点可耻,但这一脚很有效果,他身子猛地往前一弹,接着他就一手捂着腰一手扶着桌子,回过头一脸痛苦的看着我,看他那样子应该是闪着腰了,他骂道:“草你妈的。你他妈阴我!”

    我说对付你这种不要脸的人就得用这种招,他气得不轻,但腰应该疼的厉害,根本没法过来收拾我,其他的三个人也正跟陈冲纠缠着呢,把后排的桌子凳子都扑到一大片了,我既然已经动手了,这时候也没打算收手,过去揪住范军就打,要不是教室里的空间太小,施展不开扫堂腿,不然我真要在范军身上试试。

    也就这节骨眼上,上课铃响了,不知道谁告了老师,蔡冰倩跟好几个男老师都跑进来了,其中一个男老师还是个体育老师,这家伙也不问青红皂白,过来见谁踹谁,直接把我们踹散开来,完事就冲我们骂,说:“一个个的毛长齐了没有?闲的没事干了给老子找事?都给老子滚外面走廊去!”

    我们这学校里的学生,不管是谁,再牛逼也不敢轻易跟老师作对,尤其是体育老师,因为体育老师打人最狠,往往会叫上其他的体育老师跟男老师一起打,有时候还会用钢管木棍等家伙事,比社会人还要社会,所以这时候体育老师打骂我们,没一个人敢顶嘴,陈冲不了解学校的情况,我还给他挤挤眼睛,示意他千万别顶撞老师。

    往教室外面走的时候,体育老师还又每人踹了一脚,不过踹范军的时候他多踹了两脚。嘴里还骂着说:“又是你个狗日的,你他妈一天天的净在学校惹事!”

    我跟陈冲站到教室门口后,蔡冰倩还用手指了指我跟陈冲,阴阳怪气的嘀咕着:“这走后门进来的果然都一个德行,你们俩非要气死我不行,我这可是头一次当班主任,你们能不能别给我惹事了!”

    这蔡冰倩还是跟以前一样。一点脑子都没有,这明明是别的班的同学打到本班了,她居然不去斥责别人,而是斥责自己班的人,我本来想反驳她两句的,但看了一眼旁边的体育老师,只好忍着不吭声了,反正蔡冰倩当时情绪也挺激动的,在那一直批评我两,我寻思之前赵大宝骂她的时候,她心里肯定憋着一肚子气呢,现在可算是找到发泄的口了。

    也就在蔡冰倩骂我两的时候,我注意到,她今天穿着的是个牛仔裤,前门的拉链没有拉,开了一个小口子,能隐隐约约看见里面的一抹粉红,这也就是说,蔡冰倩今天穿着的是粉色内裤,蔡冰倩这人其实长得还是挺有几分姿色的,身材也好。看见这一幕我有点不淡定了,但更多的是觉得可笑,我还给陈冲挤挤眼睛,示意他往那看,陈冲这家伙看了一眼后,立马就笑喷了。

    陈冲这一笑,蔡冰倩火了,指着他质问他笑啥呢,做错事了还有脸笑,旁边那个体育老师还过来踹了陈冲一脚,说再笑一个试试,陈冲虽然不笑了,但是我两的眼神一直往蔡冰倩裤裆那扫,蔡冰倩这时候才看出了不对劲。她低头看了一眼后,脸瞬间红了,也没再继续批评我两,让我两赶紧回教室去。

    我两回教室后都笑了,越笑越欢,后排的书桌都让同学们摆好了,我还听见班里好几个人偷偷议论,说陈冲真猛真厉害之类的话。

    反正这一仗干的我也挺爽的,以前老是自己一个人战斗,又孤单又没什么作用,总是自己吃亏,这周胖是个烂泥巴,根本扶不上墙,他这个朋友也就只能聊聊天解解闷,指望他跟你一起干仗那是没可能,现在好了,有陈冲这么一员猛将,起码在我们班里,毛寸头是不敢再随意招惹我们了。

    这节课下了后,陈冲接了个电话,完事跟我说他的人中午过来,我还问他来的都是啥人,是上次打江教官的那波人吗?

    我心里其实挺希望是这波人的,尤其是那个纹身大哥,他那一凳子打江教官腿上的情景,我一直忘不掉,太霸气了,我寻思他要是来了,都不用动手,光他身上那纹身,就能把范军他们震慑住,毕竟那时候我们也不过是个高一学生,见了纹身的社会人,能不发怵吗?

    让我失望的是,陈冲告诉我来的人并不是那波人。那波人是他哥找的人,这次是他自己的兄弟跟同学,基本都是以前武校的,各个都是打架的好手!

    我问他能来多少人,他说也就五六个吧,打八龙他们几个应该足够了。

    这天上午最后一节课是语文课,老师讲了一半课后,让我们同桌之间互相讨论问题,当时基本上每对同桌都在那讨论,也有的说闲话,就我跟高萌两人依然是各干各的,我也想主动跟她说说话,毕竟我还是想跟她做普通朋友的,再说讨论问题这也很正常啊,没必要这么避讳。

    可我就是开不了这个口,后来语文老师在走廊里来回走动的时候,刚好走到我两跟前,她见我两都不说话,就问我两:“你两咋不讨论?”

    反正我两依然是没人吭气,语文老师站了片刻后也没多问,直接走了。整的气氛特别尴尬,我当时心里就很不好受,我跟高萌这种状态,让我一时半会难以适应。

    放学后,陈雅静过来找我跟陈冲去食堂吃饭,我们三个吃饭的时候,又见高萌一个人打饭,完事坐到了其他的桌子上,陈雅静当时还叫高萌一起过来吃饭,但是高萌摇摇头,意思是不过来,陈雅静这时候就问我:“高萌知道你跟夏雨好了?”

    我点点头,说夏雨昨天让我放学的时候告诉高萌,我给她说了,陈雅静听完有点愣,叹了口气后说:“高萌这孩子也怪可怜的,人挺好的,就是命不好,好多人都说教官把她给欺负了,也不知道这事是真的假的!”

    我这时候也是想替高萌说话,就说那都是别人瞎扯的。根本就没这回事,陈雅静白了我一眼,说:“你咋知道的这么清楚,跟高萌聊过这个话题?”

    我赶紧摇摇头,说我可不敢,让夏雨知道了我还活不活啊,饭吃到一半的时候。陈冲的电话响了,他叫来的人此时已经到了,在校门口呢,不过校门口的保安不让进,他们问陈冲的意思是强行进来,还是从其他的地方翻墙进来。

    陈冲说刚来这个学校,他可不想被学校抓到开除。还是从其他的地方翻墙进来吧,我说学校操场那边的厕所跟前,墙外种着一些杨树,可以从那爬上墙,然后再翻进来,陈冲给电话那头的人交代下后,匆匆领着我朝着厕所那边去了,陈雅静本来也想跟着,但是我两没让,说这是男人之间的事,你一女生就别掺和了。

    到了厕所那的时候,陈冲的人已经有两个人翻上墙头了,看样子跟我们的年纪都差不多,身子也不像陈冲这样这么壮实。我心里有点虚,觉得他们怕是不行,干起来要吃亏的。

    这两人还让墙外的人递上来一个蛇皮袋子,完事直接扔到了我跟陈冲的面前,听那声音丁玲咣当的,应该都是家伙事。

    这两人跳下墙后,陆续有人翻上墙跳过来。总共来了六个人,没有一个人看着像是社会上的成年人,这更是让我心里发怵,能行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