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逆青春 > 717 蒸蒸日上
    这个建议我觉得倒是挺不错的,后来我还去了商业街转悠了好半天,终于找到了一个好地方,那是商业街的一个小十字路口,在这里有一个角是个小广场,里面有很多凳子啊啥的供人休息,我寻思在这后面的建筑物上,挂一个LED的广告还是挺不错的。

    至于广告标语怎么打,这可难为我们了,想了很多都不满意,都比较俗气,比如什么最好的影视传媒公司,不一样的影视传媒等等,后来还是跟高萌商量的时候,高萌给我想了一个让我觉得比较满意的。

    她说我们做的这些,大多都是视频,或者特效,反正讲究的就是画面要美观,每一帧画面啥的,单独拿出来都是一幅画,而整体来看,又像是画面在流动在行走,干脆就叫:“让美术行走起来!”

    虽说这句话,听起来跟我们公司的联系不太大,高萌解释的这些什么美术啊,画面啊,感觉意思也有点牵强,但是她这句话听起来倒是能让人有一种很新颖很特别的感觉,估计只要是看过这句话的,都能记住,再把我们公司的名字加在这句话后面,不停的在广告牌上播放,等时间长了啥的,人们只要一说起让美术行走起来,估计就能想到我们公司,或者是一提起我们公司,就能想起这句话来,到那时候,我的目的也就达到了。

    总之,我们这次为了打广告打知名度,花了差不多三四十万,这笔钱从哪里来呢?一部分是我剩下的那点,另一部分是郑虎拿的,郑虎现在倒是特别乐意拿钱,他说现在公司的前景看着很好,他觉得很快就会回本的,到时候让我多给他发点奖金啥的就行了,我说这个自然。

    我从山东回来的时候,是十月快中旬的时候,所有的广告部署啥的,一共用了半个月的时间,等到了十二月初的时候,广告已经打了有一个月时间了,而这一个月时间里公司的效益,涨了不知道有多少。

    业务量大了,人手也就明显不够用了,我单单这一个月,就招了八九个人,五个负责做活,还有四个女孩,两个留在公司里负责接待接电话打扫啥的,有客户来了她们会安排好他们,另一个主要负责行政上的工作,比如出去跟着我见客户,去跟其他的公司接洽交流等等。

    还剩下一个就是会计了,专门给公司走账,总之,公司的规模跟档次在短短一个月的时间里,发生了质的变化,而我也感觉自己似乎成熟了很多,这种公司走向成熟壮大的过程,让我有种满足跟成就感,我觉得男人一旦到了这个份上,应该会看透或者看轻很多东西,价值观世界观什么的,也会发生一个变化。

    再来说说感情上的事吧,这段时间我对苏雅的感觉也淡了很多,一开始回来的时候,想她想的很痛苦,因为我把她给拉黑了,所以得不到她的消息,让我觉得很难受,有很多次我都忍不住想加她QQ,或者去问王琪琪苏雅现在的情况,但是最后都忍住了,我觉得我能忍住的原因还有一条,那就是公司这一段实在是太忙,这人啊,一旦置身在这种繁忙的环境中,就很难再有精力去想其他的。

    我在刚拉黑苏雅的那几天,她有几次进我空间,不过我空间封着呢,她被挡在外面了,后来还有一个小号加我QQ,什么资料都没有,加上我之后只是进了我空间看了看,我问人家是谁,为啥加我,她也不说话,看完我空间就把我给拉黑了,我猜测她可能是苏雅,也猜过她为啥要这样做,可能是想看看我现在过儿怎么样?还喜不喜欢她?还是说她也后悔当初那么对我了,想跟我道歉和好啥的?

    不管怎么样,经过这一段时间的沉淀,我心态已经很平稳了,虽然心里面还是喜欢苏雅,但已经没有以前那么狂热了,或者说那么想急于表达出来了,我越来越信缘分这个东西了,是我的就是我的,别人怎么抢也抢不走,不是我的我再努力也没用,一切随缘。

    而关于这一段时间公司的情况啥的,我偶尔也会在空间里发表一些动态照片啥的,也算是分享也算是记录下公司的成长吧,可能是发的比较勤,陈冲后来还给我打电话问了问我,他意思是怎么不见我最近追苏雅的动静了,倒是公司这边忙活得挺欢实啊,我说那肯定啊,我都这么大人了,肯定分得清什么是正事啊,公司这边的事肯定重要啊。

    陈冲说快拉倒吧,他问我是不是跟苏雅那边黄了,所以现在一门心思搞公司这边了,我本来想回答陈冲的,但是一寻思这狗日的怎么也这么八卦了,我说你问这么多干啥呀,是不是有啥想法啊,问的我心里慌得不行,他说他能有啥想法,就是随便问问,说着,在那一个劲的墨迹,问我到底是咋回事,让我把我跟苏雅的事给他说说。

    这些事在我心里已经沉淀了这么久了,我是真的不愿意跟人说,也就是之前刚回来那会跟高萌聊过,高萌也劝我冷苏雅一段时间看看,让我别太上赶着了,现在陈冲问的这么紧,我寻思给他说说也无妨,就大概说了下,陈冲听完就在那骂,他倒不是骂我呢,是骂苏雅的,说苏雅真是有眼无珠,我这么好的一个男人,她居然不跟我好。

    我寻思这陈冲今天是不是吃错药了,他之前可是一直反对我跟苏雅在一起的啊,这时候怎么说这种话呢,我问他是不是有啥事啊,他说没事,完事又跟我简单聊了几句后,说有事情要忙去了,不跟我说了。

    挂完电话后没多久吧,我才突然反应过来,这狗日的八成是想打听我跟苏雅现在的情况,然后说给陈雅静去,其实我觉得就算是陈冲不打听,高萌肯定也早就把这些情况告诉陈雅静了,虽然高萌嘴上说给我保密,不给别人说,但我总觉得陈雅静似乎已经都知道了,因为这段时间她进我空间倒是也进的挺频繁的。

    时间一天天的过,现在已经是十二月份了,元旦也就离着不远了,这到了逢年过节的时候了,公司的业务特别繁忙,而且明显多了很多高质量高价位的大活,这可把公司里的人给忙坏了,而且人手明显不足了,就算是招聘都招不到人,缺人缺得厉害,我本来还寻思去学校找点在校的大学生来公司做兼职呢,就跟我们原来的模式一样,可这时候快放寒假了,学校里面的学生大多想着回家或者考试啥的,没兴趣来,也就在这节骨眼上吧,有个看起来跟我差不多大的男青年找到了我。

    这个男的是个锅盖头,人瘦高瘦高的,还留着小胡子,看着人倒是蛮逗的,他说他是我们省城本地人,在北京学习特效制作学习了两年,然后工作了一年,现在刚回到省城,自己跟朋友创立了一个工作室,已经创立了两个多月了,但是接的活特别少,现在看我们公司做的广告比较多,觉得我们公司是个比较有潜力的公司,所以想跟我们合作,从我们这里接受一些活,也就是说我们给他们活,他们做完之后再交给我们,以我们的名义来交给客户,想从我们这里赚点钱过年,不然几个人的工作室可能都开不下去了。

    说真的,同行是冤家,他们工作室活不下去,对我来说也是好事一件,毕竟少了竞争对手了,郑虎也给我说别跟他们合作,他们是想利用我们来抢我们的客源的,回头把我们的模式,还有手头的客户关系搞清楚了,他们就自己干去了,他还拿上次北京客户骗我五十万的事说事,我虽然也有这个担心,但后来想了想,还是做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就是跟他们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