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主角猎杀者 > 第35章 六大门派!商议强攻!
    三更送上!求各种支持收藏和点击投票!

    想到张翠山被逼的夫妇自刎的惨剧,殷梨亭就恨得牙根痒痒,冷哼道:“当日之后,这崆峒五老自觉与我武当有了仇隙,便事事与我们过不去。看你在对明教之战中大出风头,这五老也坐不住了。”

    他说完,站出来道:“唐长老,敢问你崆峒派被明教五行旗、天鹰教困住时,谁给你解围?”

    唐文亮一瞪牛眼,正要发作。另一个崆峒长老关能开口道:“三弟,无妨。你性子耿直,听不得别人吹嘘,也别当众让人家下不来。要知道,这白面书生可是未来武当掌门,说不定还是峨嵋女婿呢。人家愿打愿挨,与你何干?

    崆峒五老,哈哈大笑起来,声音中全是傲慢与偏见。

    林清冷眼旁观,并未说话。

    似乎即使在名门正派中,不愿意看到他崛起的,也大有人在。

    旁边的昆仑何太冲夫妇、华山神机子鲜于通,都对他露出不以为然的神色。

    林清一言不发。

    宋远桥皱起眉头。

    他一路听说宋青书的好消息,心中欢喜不已,但依旧要在众人面前,充当严父的形象,训斥儿子。

    但听到这些家伙如此奚落宋青书,严父变慈父,宋远桥也不干了。

    崆峒派本就与武当派,因为张翠山之事,生出仇恨,这次又招惹到宋青书,岂有容忍之理?

    就在他准备站起来,肃然反驳时,气氛凝重中,突然听到一声:“少林派各位高僧到了!”

    少林派高僧空智、空性,以及诸代弟子百余人,大袖飘飘,面色肃然,进入了帐篷。

    好在这中央大帐宽敞,才能挤得下如此多人,但也挤得满满,无处落脚。

    “各位久侯,空智失礼!”空智口宣佛号,与众人见礼。

    林清留意看去。

    “少林神僧,见闻智性”。这是少林寺最负盛名的四大神僧。但其中空见大师已经被谢逊用13记七伤拳打死,目前少林掌门便是空闻大师。这次出征明教,空闻大师坐镇嵩山少林寺,派出了空智空性两位高僧带队出征。这位空智大师,便是六大派西征明教、围攻光明顶的总首领!

    这位总首领空智大师却是貌不惊人,一脸的苦相,嘴角下垂,身子瘦瘦小小的,但一出声却声如洪钟,只震得满厅众人耳中嗡嗡作响。

    空智宝相庄严、双手合十道:“我少林在路上,探听道一个噩耗。便是本来四分五裂,内讧不止的明教,居然因为一个少年,从光明顶下密道中,得到了三十三代教主阳顶天的遗书,而弥消了内部争斗,团结起来对抗我六大门派的围剿。这消息却大大不妙。”

    宋远桥暂时放下崆峒派之事,点头道:“空智大师所言甚是。我也听说了此事。还听明教放出消息说,贵派一个叫圆真的弟子,潜入了光明顶,却被白眉鹰王和青翼蝠王重创,逃遁下来。”

    这消息,却是让众人吃了一惊。

    空智双手合十道:“宋大侠哪里话?圆真早已在路上与明教的激战中,以身殉法,捐躯圆寂了,阿弥陀佛。”

    林清听得眼波一闪。

    这便是一切背后的BOSS成昆,玩得金蝉脱壳之计。不过由于剧情剧变,这家伙被光明顶明教强者痛殴,不知逃到哪里养伤了。

    想象一下,当成昆从密道中出来,迎头却撞上了早已准备妥当的一群暴怒明教高手,那种翻转剧情的愕然,也让人发笑。

    “原来明教乃是传播谣言”宋远桥恭声道:“此乃明教一贯伎俩。不足为奇。”

    “哼!空智大师,何必长他人威风,灭自己志气?”崆峒五老中的老二宗维侠仰天笑道:“明教中人,跳梁小丑,乌合之众,气数已尽!我六大门派一路上征伐进剿,势如破竹,节节胜利,就可看出,明教根本是浪得虚名,盛名之下,其实难副!就算他们此时团结起来,又如何能抵抗我六大门派的锋锐?”

    “就是!”一旁的何太冲冷冷开口道:“我昆仑剑下,已经斩杀了不下百名明教弟子,前日大战,连五行旗都惨败于我三派之手。天鹰教300精锐更是被峨嵋派屠杀殆尽。明教百年,自从三十三代教主阳顶天死后,天夺其魄,长期内乱,此乃上天授予我们灭此朝食的绝好机会!机不可失失不再来!”

    他旁边的妻子也点点头。

    华山派掌门、神机子鲜于通摇头晃脑道:“虽然明教迫于形势,暂时联合,但据我所知,他们内部矛盾依旧存在。且名义上的教主,乃是金毛狮王谢逊,而此人目前并不在这光明顶上,因此内部混乱依旧,正是我等下手的绝好机会。若是假以时日,金毛狮王谢逊回到光明顶,名正而言顺,便可将四分五裂的明教统合起来,那就不好收拾了。你说是吧?灭绝师太?”

    空智、宋远桥对视一眼,看向峨嵋派。

    灭绝师太,凝视着手中倚天剑,只是淡然道:“灭绝不管明教贼子是内乱,还是联手,总之到了这光明顶之下,就必然一往无前冲上去,杀尽明教余孽,斩草除根,将明教数百年的圣火熄灭。这才不负我灭绝斩妖除魔的法号和峨嵋派的盛名!”

    宋远桥叹口气。

    灭绝人如其名,一向是坚定的主战派,这番话不想都知道。

    六大门派,四大门派已经表态,要立即攻击光明顶。

    空智听得众人气氛热烈,众口一词,急切主战,心下也是犹豫不决。

    宋远桥心中有些着急。

    他师从张三丰,性格谨慎小心,开口道:“大家需深知明教狡诈多端,前些时候,明教四分五裂,杨逍、四大护法、五行旗、五散人各自不和,便有机可乘,但此时明教已经形式上恢复秩序,统合在杨逍的指挥下,加上有光明顶七巅十三崖的地形优势。虽然五行旗在沙漠战斗中,被我等分进合击重创,但依旧有天、地、风、雷四支部队,加上天鹰教的主力,在防守七巅十三崖。不可贸然行事啊!”

    四大神僧中,空智虽然法号名“智”,但却没有多少“智”,听得宋远桥一番道理,也觉得颇为有理,低头沉思不语。

    鲜于通站起来,冷笑道:“孟子曰:城非不高也,池非不深也,兵革非不坚利也,米粟非不多也,委而去之,是地利不如人和也!明教失德,天夺其魄,内乱不止。有走的,有逃得,有自立的,有失踪的,总之实力十成不剩下二三成。我们若是畏头畏尾,听到人家一个消息,便吓得逡巡不进,连明教门都不敢上去。这番大举征伐明教,就成了我六大门派的一大笑柄,我等有何面目回中原去?”

    众人一听,顿时觉得有理。

    六大门派围攻光明顶,乃是武林中最大的事件,掀起偌大声势,结果千辛万苦,跋山涉水,走过了雪山沙漠,来到光明顶之下,却因为明教暂时团结起来,就放弃了远征。回去不被天下人耻笑才怪。

    这些都是武林中的一方豪杰,都是宁可流血,不能丢面的好强人,顿时觉得腰板挺直了。

    “就是!头可断,血可流,我名门正派的面子不能丢!”崆峒五老老四常敬之大声喝道。

    何太冲、灭绝师太、鲜于通,纷纷点头,眼中精光四射,显然打定了主意,要强攻光明顶了。

    就连空智,也深吸一口气,声如洪钟道:“鲜于掌门所言甚是。降魔卫道,乃是我辈本分。若是因畏惧敌人,便不敢前进,我等也无颜回见江东父老,更对不起这名门正派、武林正道的身份。阿弥陀佛,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不亦善哉?”

    六大门派,五派都赞成了强攻,宋远桥也只好点头。

    再反对,人家一说,只有你武当派临阵退缩,这威名重压,可不是宋远桥能承担得起的。

    林清叹了口气。

    他心中不安的感觉,更加强烈。

    他甚至能预测到,这根本是那强大的洪帮团队7人,蓄谋已久的逆转剧情的阴谋!

    交好张无忌,潜入光明顶密道,拿出遗书,弥消明教内乱,迎头痛击六大门派。

    这种剧烈的剧情翻转,一定能带来天大的好处!

    因为林清从俘获殷无福三人、杀死殷野王中,已经充分尝到了改变剧情的甜头。光是那声动武林的声望值,还有那橙色连环任务灭亡明教,以及能解开本世界归属之战的天鹰教总坛地图和天鹰教主令牌,想想就让人心潮澎湃!

    如果洪帮团队能引领剧情,能将六大门派,在光明顶上一举击杀,那他们在明教阵营中的声望,还有攫取的好处,会达到什么地步?

    难以想象的地步!

    就算这些名门正派的掌门高手,不可能被他们击杀,但空智、宋远桥、灭绝这些绝顶高手,但凡留下什么战利品,都足够他们吃饱喝足,大发横财的了!手机用户请访问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