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重生日本高校生 > 第21章 瓜生麻衣
    女生看着李学浩,目光透露着古怪,也不说话,只是上上下下地打量着他。

    良久,在李学浩打算开口询问第二遍的时候,女生这才嘴角微翘道:“nijiang,好多年没见,你果然长大了,也变帅气了呢。”

    “泥浆?”李学浩一愣,这算什么称呼,不过听对方的语气,似乎认识自己,他有些迟疑地道,“你是?”

    “什么!连我也忘记了吗?还是说见到我现在已经是一个大美人了,与记忆中的形象无法重叠呢?”女生显得有些不满,微微鼓起了包子脸。

    听到对方自称“大美人”,李学浩却是心中一动,貌似之前他也听那个远在美国的老爹提起过这个词汇:“你是从三浦市来的表姐吗?”

    “哈哈,总算是想起来了,不过表姐这个称呼实在太土气了,还是叫我麻衣姐吧,小时候你可是最喜欢跟在我屁股后面的哦。”

    听了这样的话,李学浩也确定下来,这个就是老爹电话中提到的那个要考东京大学的表姐,瓜生麻衣。只是,不是说过几天才来吗,怎么今天就到了?

    李学浩还在疑惑的时候,瓜生麻衣却很不满地说:“nijiang,还不快打开门让我进去,你知道我有多累吗,从三浦市到这里,足足坐了好几个小时的车,还在这里等了你那么久,好想舒舒服服地泡个热水澡啊。快点,把门打开!”

    “啊,真是不好意思,我马上开门。”李学浩赶紧拿出钥匙将门打开。

    “nijiang,记得把我的行李搬进来,我先去泡澡了哦。”瓜生麻衣一点也不认生,进入玄关,甩掉高跟凉鞋,就急急地找浴室去了。

    李学浩颇有些无语,这个表姐不但说话毫无顾忌,连做事也风风火火的,不过,瞧这完全不把自己当外人的态度,似乎也不是个不好相处的人。

    李学浩将两个巨大的行李箱提进来,虽然手上感觉出份量不轻,但对他而言,跟提起两个同样大小的塑料泡沫差不多。

    将行李箱放好,李学浩突然记起来,瓜生麻衣进去泡澡,可是连换洗的衣服都不带,难道等下要光着身子出来?

    为免出现那样尴尬的状况,李学浩连忙走到浴室门口,冲里面叫了一句:“麻衣姐。”

    “什么事?”瓜生麻衣将浴室的门拉开,探出头来,她刚刚似乎在脱衣服,紧身t恤已经脱了一半,还有一半挂在她的身上,可以见到雪白细腻的肩膀。

    “这个……”看到这一幕,李学浩脸一热,倒有些不好意思说了,显得吞吞吐吐。

    瓜生麻衣却是脑洞大开,脸上全是了然的神色:“nijiang,我也知道,对你这样青春期的男生来说,遇到像我这么可爱的大美人肯定会觉得全身热血沸腾的,怎么样,是要一起洗吗?”

    “咳”李学浩明显被惊到了,他可没有那样禽兽的想法,“麻衣姐你自己洗就好了。”说完,转身就走,连本来的目的也忘了说。

    “呀,真是不经逗啊,nijiang,你已经是高校生了吧?怎么,还没有见过女孩子的身体吗?”见李学浩这样的害羞表现,瓜生麻衣在后面更起劲了。

    李学浩加快脚步,快速离开浴室附近。

    身后瓜生麻衣仍旧嬉笑道:“nijiang,我可以让你好好欣赏的哦,只要你走进来就可以了,哈哈哈……”

    李学浩假装完全没听到,虽然只是短短接触不到十分钟,但他已经有了预感,有这个表姐在,他以后的生活似乎会很“精彩”,起码不会像他一个人那样在家无聊了。

    回到客厅里,李学浩仍觉得有些心跳加速,刚刚那种诱惑对毫无经验的他来说显得刺激了一点。

    仔细想想,她为什么叫自己“泥浆”呢?这里面有什么特殊的含义吗?听着有点像叫自己哥哥,可是这是绝对不可能的。

    啊!李学浩忽然神色一动。

    他忘了自己前身是个zg人,只是根据瓜生麻衣的口音,才得出“泥浆”这两个字。

    但是如果按日语来解释的话,那么就解释得通了。

    他的名字叫真中浩二,亲密的人就叫他浩二,“泥浆”其实更准确的发音应该是“腻酱”,“腻”的发音其实是“二”的意思,“酱”一般是称呼小孩或者亲密的好友,两个发音合在一起翻译过来的话就是“小二”。

    小二?

    这个称呼未免太特别了点,估计也只有像瓜生麻衣这样大大咧咧的人才叫得出来。

    “腻酱,腻酱……”

    打开电视看了一会,浴室里瓜生麻衣又开始叫个不停了,偏偏李学浩的听力惊人,很清晰地听到了她的叫喊声。

    听她叫得那么着急,显然是有什么事找他,李学浩起身走到浴室门口:“有什么事吗,麻衣姐?”

    “腻酱,你在外面吗?帮我把衣服找出来,不过你要是不介意的话,我也可以就这样出去的哦。”说着,浴室的门晃动了一下,似乎她正准备把门拉开。

    李学浩吓得立刻转过身去:“麻衣姐,还是我帮你找吧,在哪个箱子里?”

    “左边那个。”

    “……”李学浩一阵无语,左边那个算哪个?自己提进来的时候她可没见过,现在她确实知道左边那个箱子是按照她原先摆放的位置那么放的吗?

    “什么颜色的?”李学浩问道,幸好箱子的颜色有别,一个蓝色,一个红色。

    “颜色?不是两个一样的颜色吗?”浴室里瓜生麻衣似乎显得很困惑。

    李学浩不由揉着额头,这到底是忘性大,还是她根本就没注意过她带来的两个行李箱到底是什么颜色的?

    “一个红色,一个蓝色,哪个箱子里放了衣服?”李学浩继续问道。

    “腻酱,你确定是两个颜色的吗?不是为了骗我就这么出去而故意说的?”瓜生麻衣很怀疑李学浩的话,语气里充满警惕,也俨然忘了之前她自己说过的那些让人脸红的话。

    “麻衣姐,你能不能认真一点?”李学浩郁闷不已,他真要看的话,完全用不着耍什么手段,法眼之下,只是隔着一层不透明玻璃对他来说完全是透明的。

    “好吧,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应该是红色的那个?”瓜生麻衣不确定地说道。

    李学浩也无话可说了,没记错的话?应该?这两组词汇他无论怎么听也听不出丝毫信心来。

    算了,反正红色的那个箱子没找到就去蓝色的那个箱子找,总会找到的,除非瓜生麻衣来的时候根本就没带换洗的衣服。

    重新回到客厅里,李学浩将摆放在一角的那个红色箱子提了起来,放在茶几上打开。

    幸好箱子并没有设置密码,不过估计就算设置了密码,恐怕以瓜生麻衣的记性也记不住吧?这大概就是她不设置密码的初衷了。

    然而当看到红色箱子里那堆满的物品时,李学浩登时就傻眼了。

    这个箱子里,全都是一条条折叠整齐排列有序的……胖次?

    没错,就是胖次,一整个箱子都是。

    颜色各异,造型也不尽相同,蕾丝的、花纹的、透明的、半透明的、纯白的、黑色的……应有尽有,几乎没有一条是雷同的。

    李学浩脸热之余,也是暗自无语,这么多胖次,起码有上百多条。天,这么多要怎么换得过来?就算一天换两条,也足够换几个月的了。

    幸好这个场面没有被瓜生麻衣看到,不然估计又要说什么怪话了,李学浩赶紧将箱子关拢合好,重新提到角落里,换了那个蓝色的箱子。

    打开之后,这下总算正常了。

    里面除了衣物之外,还有书籍,书籍几乎占了一半的空间,从这也可以看得出来,瓜生麻衣起码对考东京大学还是很执着的。

    挑了两件衣物,李学浩拎着刚要走开,突然记起来,光有穿外面的衣服可不行,还要有内衣,胖次也是必不可少的。

    做贼般看了看浴室的方向,李学浩快速走到角落里打开那个红色箱子,随便抓了一条胖次出来,这才走到浴室门口,将衣物放在门外的地板上。

    “麻衣姐,已经拿来了,就放在门口……我先上楼去了。”说完,李学浩也不敢停留,匆匆地上了楼。他可不想留在下面,万一不小心看到什么,那就真的是有嘴也说不清了。

    ……

    在卧室里没待两分钟,门就被暴力推开了。

    泡完澡之后装扮一新的瓜生麻衣走了进来,丝毫没有身为客人的觉悟和礼貌。

    虽然她的穿着不像之前那样清凉,但似乎也差不了多少。

    只是由牛仔短裤换成了居家短裙,上身紧身的t恤换成了白色的短袖衬衣,却完全无法遮掩她的傲人身材,几乎要裂衣而出。

    “腻酱,我肚子饿了,快去煮饭。”瓜生麻衣一屁股坐在李学浩的床上,也不在意自己的一双大长腿就那么光着,直直躺了下去。

    李学浩从书桌前站起来,目不斜视,看着门口的方向:“正好我也饿了,现在就去。”

    “我要吃天妇罗。”见李学浩看也不看自己,瓜生麻衣嘴角一撇,从床上坐了起来。

    “嗯。”李学浩背着身点头。

    “还要配明太子。”瓜生麻衣又提出要求。

    “……好像没有明太子。”李学浩苦笑,明太子是经过辣椒和多种香料腌制而成的明太鱼的鱼子,味道颇为重口,不适合他的口味,所以冰箱里没有准备。

    “那怎么办呢?算了,那就只吃天妇罗一样好了。对了,有红酒吗?”

    李学浩额角直跳,感觉上门的不是一个远房表姐,而是一个亲祖宗。身为客人没有一点客人的觉悟,还喧宾夺主把自己当成奴仆一样使唤,他觉得不能忍了。

    就算对方是老爹介绍来的,而且小时候两人还睡在一张床上,但毕竟他可不是真正的真中浩二,所以忍耐也是有限度的。

    “没有红酒,有什么料理就吃什么!”僵硬地扔下这句话,李学浩走出门口。

    身后的瓜生麻衣却突然大笑起来:“腻酱,你生气了吗?哈哈,我只是跟你开个玩笑,看看你到底能忍受到什么时候呢。”

    一边追着李学浩一边继续说:“好了,不要生气了,再皱着眉头可是会变丑的哦,那就没有可爱的女生和你交往了…不过也没关系,如果没人和你交往,麻衣姐和你交往怎么样?腻酱,等一下嘛,腻酱,后天陪我去一个地方怎么样?我对横滨一点也不熟,可是偏偏这次的见面会地点就在横滨,你一定会跟我去的对不对,难道你忍心看着这么可爱的一个大美人被人骗走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