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重生日本高校生 > 第22章 初次执勤
    第二天一早,李学浩早早地赶到学校。 昨天明月结花说过,6点钟要在学园门口集合。

    李学浩到的时候还不到六点钟,但是身为风纪委员会部长的明月结花已经到了。

    不过学园门口只有她一个人在,其他人似乎都没来。

    “早上好,学姐。”李学浩礼貌地打招呼。

    “早上好,真中。”明月结花点点头,也礼貌地回应。今天的她并没有抓着那把不离身的木剑,而是空着手。

    哦,或许说空着手也不对,只见她走近李学浩,将手里绣有“风纪”标识的袖章给他戴在右边的胳膊上。

    近距离接触之下,李学浩有些不自然,鼻子灵敏的他很清晰地嗅到了明月结花身上散发出的香味,尽管他也有手段可以屏蔽掉这种香味,但他忽然有些舍不得。

    那是一种像花又似乎不是花的香味,很特别,不过李学浩可以肯定,这绝对不是什么香水或类似化妆品的味道,因为在学园里,所有的学生包括男生和女生都是不能特意打扮的,除非是有什么节日或庆祝活动才可以。

    身为风纪委员会部长的明月结花,更会严格要求自己,自然不可能带头涂脂抹粉,不然就是惊天丑闻了。

    “学姐,其他人呢?”戴好袖标之后,李学浩连忙转移注意力,那种特殊的香味,令他的身体微微有些兴奋。

    “他们已经执行风纪工作去了,今天就你和我在学园门口这里执勤。”也不知道是不是有意的,就算已经给李学浩戴好了袖标,明月结花也没离开,仍然就站在他的身边。

    “好的,学姐。”李学浩也不好主动远离,那样可是很不礼貌的。

    此时时间还很早,学校七点半上课,这么早来的学生几乎没有,也就只有像风纪委员这类需要早到的学员才会来。

    “真中。”两人静静地站了一会,明月结花忽然打破了这份略显诡异的气氛。

    “是,学姐。”李学浩神色一正。

    “福圆直美有去找过你吗?”明月结花目视着远方,问起这件事的时候也显得不是那么在意。

    “……没有。”李学浩揉了揉鼻子,不明白明月结花问这个做什么。

    “哦?”淡淡地应了一声,明月结花继续不经意问道,“那么你和山本綾音很熟悉吗?”

    “綾音学姐的弟弟是我的友达,我们在同一个班级。”李学浩对于明月结花的问话完全不明所以,就算是闲聊,似乎也显得跨越度太大了点。

    “只是这样?”明月结花又问了一句。

    “嗯?”李学浩疑惑地看了她一眼。

    明月结花用手捋了一下鬓角的长发,淡淡地问道:“为什么你不愿意加入风纪委员会?是因为山本綾音吗?”

    “学姐,你误会了,其实我不想加入风纪委员会只是想更自由一点,我不喜欢被束缚住的那种感觉。”李学浩解释道。

    “是吗?”明月结花像是在喃喃自语,接着不等李学浩回答,话题一转道,“对了,你有交往的对象了吗?”

    “……还没有。”李学浩揉着鼻子,为什么每个人都喜欢聊起这个话题?

    “这就好,在我们樱野学园,不纯的男女关系也是校规禁止的。”明月结花也不知道是在警告还是有别的含义。

    李学浩揉了揉鼻子,也没觉得明月结花说的话有什么意外的,虽然日本的高校生交往的不少,也经常在口头上肆无忌惮地讨论,似乎男女生交往就很平常一样,但真正敢在校园内做那种大胆动作的学生却是不多,甚至可以说几乎没有。

    “腻酱!”正想着事情的时候,远处一个声音让李学浩的注意力瞬间转移了过去。

    是瓜生麻衣!

    看着小跑着过来的远房表姐,胸前一颤一颤的,李学浩略微偏开目光的同时也带着不解,她怎么会出现在这里的?虽然学校距离家不远,但也不是特别近,如果不是特意找过来,也不用经过这边吧。

    明月结花也立刻注意到了跑过来的女生,对方的年纪明显要比她大一两岁,长得也非常可爱漂亮,尤其是在她自认为比较突出的身材方面,在对方面前,她也有些自惭形愧。

    “腻酱,总算找到你了。”瓜生麻衣停在李学浩面前,有些气喘地说道。

    边上的明月结花却是目光古怪,毕竟“腻酱”这个昵称实在很容易引起人的误会,不明所以的人,还以为是叫哥哥呢。但瓜生麻衣明显年纪要大一点,怎么也不可能叫年纪小一点的人为哥哥。

    “麻衣姐,你怎么来了?找我有什么事吗?”李学浩揉着鼻子,虽说今天瓜生麻衣的穿着没像昨天那样清凉了,穿着粉红色的运动长裤,上身也是配套的长袖体恤,但却是紧身的那种,胸前也就变得特别突出,刚刚跑起来的时候,害得他都不敢直视过去。

    “臭小子,居然不声不响地就离开了,以为留了早餐给我我就会原谅你了吗?”瓜生麻衣喘了几口气,终于平复下来,对着李学浩就是一通讨伐。

    李学浩揉着鼻子,心想如果只是为了要骂自己几句而特意跑到学校里来,那可真是辛苦她了。

    “这个是谁?哦,你居然还是风纪委员。”瓜生麻衣先是看了一眼明月结花,然后才注意到了李学浩右臂上的袖标。

    “这是我们风纪委员会的部长,明月结花前辈。”李学浩介绍道,也懒得解释自己只是被抓来的临时工,他怕那样会让瓜生麻衣问个不停。

    “你好。”见李学浩并没有否认,明月结花主动跟瓜生麻衣打起了招呼。

    “你是腻酱的girlfriend吗?”瓜生麻衣却是神情暧昧,刚远远地看到两人站在门口交谈,而身边周围也没有其他人在,自然而然地就怀疑到了某个方面。

    明月结花脸色微微一红,接着又有些羞恼起来,不过对方毕竟是校外人员,她也不好训斥什么,但脸色却是冷了下来。

    李学浩一看她表情就知道不妙,连忙说道:“麻衣姐,你误会了,明月前辈只是我的前辈,而且校规也明令禁止了,学园内是不允许男女生交往的。”

    “是吗?”看瓜生麻衣随意敷衍的样子,就知道她根本就没放在心上,脸上兴奋地道,“腻酱,放课后记得早点回去做饭哦,我现在去买明太子,晚上可以用明太子配天妇罗,你觉得怎么样?”

    “我知道了,麻衣姐。”李学浩颇为无奈地道。

    “好了,那么我先走了,就不妨碍你们了哦。”临走的时候,瓜生麻衣语气暧昧地留下这句话,小跑着离开了。

    明月结花气得咬牙切齿,羞恼不已,偏偏又发作不得。

    李学浩苦笑不已,暗想瓜生麻衣除了像个祖宗一样,也尽给自己添麻烦。

    也许是经过这样一个插曲,两人说话都有所顾忌,明月结花已经站得离李学浩远了一点。

    李学浩虽然感觉轻松了些,不过也不敢去看明月结花,因为想也知道,她此刻的面色肯定不会有多么好看。

    如此安静地大约过了二十多分钟后,已经有学生陆陆续续地来了。

    虽然明月结花的脸上依然显得很冷淡,但进出的学生无论男女都恭敬地跟她打招呼,有些甚至是鞠躬弯下腰来。

    李学浩身为新人,自然没有让人鞠躬问候的资格,况且大家也都没见过他。礼貌点的,说句“早上好”就已经算客气的了。

    不客气的,就比如刚刚到了校门口的福圆直美,盯着他几乎要把他整个人给生吞下去:“真中浩二!”

    “福圆学姐……”李学浩揉着鼻子,虽然早就知道肯定会碰上认识他的人,却没想遇到的是他最不想碰见的那一个。

    “你居然加入了风纪委员会。”福圆直美是真的怒了,不参加剑道社也就算了,居然加入了那个女人的风纪委员会,这是认为她不如那个女人吗?

    李学浩刚想说自己并没有加风纪委员会,一旁的明月结花却走了过来,抢先说道:“那又怎么样?福圆直美,这跟你无关吧。”

    “明月结花!”福圆直美又怒目瞪向风纪会部长,但旁边有那么多学生进出,她也不想把事情闹大,“你们两个给我等着!”扔下这句话,便气哼哼地快步走进学校里。

    李学浩觉得自己很无辜,他是被牵连的,想来如果没有明月结花的话,估计福圆直美也不会对他这样的小人物不依不饶,现在放出那样的狠话,肯定是不死不休了。

    “不用担心,福圆直美并不敢对风纪会的成员怎么样。”明月结花以为李学浩是担心这个,在旁意有所指地道。

    李学浩已经不知道今天第几次苦笑了,他怎么会听不出来明月结花话中的真正用意,不过他可不想随便表示什么,只是点了点头,没说话。

    见他没什么表示,明月结花也略微不爽地走到一边,继续当她的“门神”,享受学生的“朝拜”。

    “嗨,早上好,真中。”总算有一个认真打招呼的人了,是山本良太。这小子也不知道是遇到了什么喜事,脸上显得很亢奋。

    “是山本啊。”李学浩语气有些低落地道。

    “怎么了,真中,一点精神都没有?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了吗?”山本良太关心地问道。

    “没有,只是起得早了一点,感觉有些不够睡而已。山本,你好像是遇到了什么好事?”李学浩随便扯了个理由。

    “哈哈。”被问起这个,山本良太顿时就来了精神,“你知道吗?真中,姐姐昨天回去之后把所有的零食都送给我了。”

    “哦?那真是恭喜你了。”对于吃货山本来说,这确实是个好消息。不过李学浩却总感觉事情肯定不会那么简单,不过见山本良太这么高兴,他也不想给他泼冷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