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重生日本高校生 > 第38章 灰飞烟灭
    根本不敢再有所停留,高大身影已经化为一股黑烟,迅速朝殿外飞去。  .

    “想跑?”李学浩早有准备,双手又结了个古怪的手印,嘴里吐出一个字,“兵!”

    一道红光从他手里射了出去,然后变成一张光网,一把将黑烟笼个正着。黑烟左冲右突,但却无法挣脱那张红色的光网。

    挣扎一阵之后,黑烟终于死心,重新变成天狗形象,不过只有一米八多的高度,谈不上有多高大了。

    但就算变了形象,那张红色的光网仍紧紧地罩住它,不让它有任何逃脱的可能。

    “你,你不是日本人……”天狗一阵惊惧,低沉漏风的嗓音带着强烈的忌惮。要不是本身被束缚住不能动弹,恐怕又要化身跑了。

    “这么说来,你也不是了?”李学浩没有否认,只是好整以暇地看着它。经过刚刚的一击之后,他已经看出一些门道了,对方既不是灵体,也没有肉身,这种奇怪的鬼物组合,其实恰恰就是由虚而实的过渡,它身上已然带有一半的山精之气,显然这是快要成精的征兆。

    “既然大家都是老乡,我把你朋友的东西归还给你,你放过我怎么样?我保证,以后再也不会出现在这里了。”天狗信誓旦旦地求饶道,又想将之前被它夺走的罗盘给扔出来,不过因为被光网紧紧绑着,无法做到这一点。

    “我要拿回来,根本不需要你归还。”李学浩手一伸,天狗身上的罗盘自动飞到了他的手里,而光网仍完好无损。

    至于天狗的保证,李学浩根本就不信,像这类鬼物,他了解它们比了解人类更加清楚。它们可没有不敢背叛誓言一说,从来都是率性而为,而且恩情什么的对它们来说完全无视,但是仇恨绝对会记得牢牢的,随时在暗中等着报复,一旦实力超过对方,就是大开杀戒的时候。

    “回答我的问题,你是谁?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还有一些事情没有弄清楚,李学浩暂时没有下手的打算,反正对方已经被他控制住了,根本没有逃脱的可能。

    “我说了你是不是可以放过我?”天狗小心翼翼地商量道。

    “让我满意的话,我可以考虑一下。”李学浩淡淡说道,对于鬼物,他也从来不讲什么信用问题。

    天狗明显犹豫了一下,毕竟李学浩的回答模棱两可,没有给它一点信心,但是生怕李学浩再给他一个掌心雷,好不容易的修行又会给废掉一截,不知道什么时候才可以修得回来。

    “我是三年前从zg来到这里的。”

    “详细一点。”李学浩微微皱眉。

    “三年前,我出车祸而死,后来无意识地飘荡,辗转来到日本……”

    “等一下,你死之前,并不是个普通人吧?”李学浩可不认为,知道掌心雷,还有明显要修成精怪的本事,这可不是普通的灵体可以办到的。

    “我是一个风水师。”天狗老实地答道。

    “风水师?”李学浩微微一怔,接着便释然了,难怪它会在看到罗盘之后大叫宝贝,恐怕不止是因为察觉到了它里面的灵气,更因为罗盘就是他生前吃饭的东西。

    风水师是一个走南闯北的职业,到处替人寻龙点穴,堪舆风水,所以知道的东西很杂也很多。但它能知道掌心雷,还能以灵体修行到这种快要成精的程度,显然在生前也是个有真本事的大风水师。

    “这么说来,三年前你来这里,是因为这里的风水比较适合你修行?”李学浩问道,既然对方是个风水大师,就不可能随便找个地方修行,肯定会找个利于他在修行上事半功倍的风水胜地。

    “是的,这座山上本来有一条龙脉,不过在几百年前不知被什么人斩断了,但是残脉依然有很充足的地气可以帮助修行。”

    难怪在三年的时间,就由一个小小的灵体修到这种程度,借助的恐怕就是龙脉的残存地气之力了。

    不过李学浩对风水并不精通,他更想知道的是:“你这副形象是怎么回事?”

    “因为这里本来就有天狗的传闻,所以我就变成天狗的样子。”

    李学浩稍稍皱了皱眉,并没有过多惊奇,这答案也在意料之中,它这样做,算是入乡随俗了:“三年前,这座神社里的僧侣是不是都是被你害的?”

    关于这个问题,天狗犹豫了很久才说道:“是。”

    “之后你肯定也害过不少人命吧?”李学浩目光微微一冷,光是那些僧侣的怨气在它身上根本不能形成那么浓烈的煞气,肯定还有更多的人遇害。

    “没有,我没有,是他们想来追杀我,结果全被我杀了。”天狗急急地解释起来,因为他也察觉到了李学浩身上散发出的寒意。

    “他们?”李学浩注意到了他话里的重点。

    “一开始是一队日本的阴阳师,一共有十几个人,他们想抓我回去,但是实力不济……后来又来了几队阴阳师,也被我杀光了,以后就没有人来了……不过他们全都是咎由自取,换成是你,恐怕也不会愿意被人抓住,失去自由吧?”

    “那之前被你害的那些僧侣呢,他们也是咎由自取?”李学浩冷冷地反问一句,不过有些事情倒是有了答案。难怪之前僧侣离奇死亡事件,官方的调查结果是没有任何结果,原来是因为死了那么多的阴阳师,估计有天狗的传闻也是官方暗地里散布出去的,为的就是吓阻那些普通人靠近这里。

    认真说起来,日本的阴阳师其实起源于zg,只不过他们在日本广泛流行开而已,但发扬光大的只是阴阳师的名气,真正的实力其实是略懂皮毛而已,被生前是大风水师的天狗杀个血流成河也是自然。

    “那些僧侣,才只是几个人,我也是逼不得已,因为他们发现了我,想要把我除去,但是被我先下手而已。”

    “好,僧侣的事不说,你敢说,这三年来,你没有害过一个普通人的性命?刚刚你对我们是怎么说的,又可以饱餐一顿了?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现在肯定也进了血食吧?”这才是李学浩要将天狗除去的真正原因。

    血食,可不是吃带血的食物那么简单,而是在一个人活着的时候将他生生吃了,这种残忍血腥的进食方法,绝对是天理难容的。刚刚天狗只是让山本良太几人晕过去,其目的就是为了血食。

    似乎被这句话给问得有些恼羞成怒了,也有可能是它根本无法回答李学浩的话:“日本人而已,死得再多,又有什么关系?之前还对我们国家发动过侵略战争,难道他们不该死吗?”

    “他们该不该死不是你我能决定的,如果我出生在抗战时期,还有现在这个能力的话,我肯定不介意来日本大开杀戒。但是现在……”李学浩话没说完,身体忽然一动,整个人瞬间消失在了原地。

    而在他消失的一瞬间,一股恐怖的气息从他所在的地方一掠而过。

    “轰!”

    巨大的动静过后,李学浩原先所在的位置出现了一个大坑,足有三米直径宽,两米多深,碎石尘土飞溅。

    “想不到你还有这么一招,这算是你的杀手锏了吧?”看着浑身又瘪下去一截,只有一米五左右的天狗,李学浩心有余悸,尽管就算挨上那么一下他也死不了,但重伤却是无法避免。

    “没伤到你,算你运气……”天狗漏风的声音也有些气喘,显然刚刚那一下耗费了他太多的修为,只是没有伤到对方颇为可惜。

    “你从一开始就准备暗算我了吧?”

    “你不也是没打算放过我吗?”天狗不屑地反问,也许到了现在这个地步,他也没必要装下去了。

    李学浩被这句话说得一滞,因为这确实是事实。

    “zg人杀zg人,我看你在抗战时期就是个标准的汉j!”天狗继续骂道,语气里也显得非常轻蔑鄙夷。

    “刺激我并没有任何用处,既然你知道我不会放过你,你说什么话都是没用的。”李学浩可不是三岁小孩,也许天狗真把他当成了外表十四五岁的少年了,以为靠这些话就可以让他手下留情。

    可惜,它造的孽太多,李学浩也不想被一个在暗处的鬼物盯住随时找他复仇,一边说着话,一边在手里开始结起法印来。

    “斗!”庄严地吐出一个字,一轮如同明月的光晕出现。

    “不要——”天狗凄厉地大吼,但很快在光晕的照射下缓缓消融,身体化为一缕缕飞灰,直至消失不见,就跟从来没有在这天地间存在过一样,真正的灰飞烟灭了。

    光轮消失,李学浩不由叹了口气,其实本质上,他也不想这么做,因为这会让一个人连轮回的机会都没有。

    摇了摇头,李学浩抓着罗盘,走到铃木美娜子身边,将罗盘放回她的手上,这才又回到山本良太身边,很干脆地横身一躺,继续装晕。

    然而这一幕,从头到尾,一直都被一双目光收入眼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