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重生日本高校生 > 第69章 尴尬的感谢方式
    中午和山本姐弟一起在天台吃便当的时候,李学浩没敢把福圆直美的那个便当盒也带上来。 他倒没有想过山本綾音是不是会吃醋,而是本能地觉得带上福圆直美的便当盒可能会发生一些无法掌控的事情。

    三人吃完便当,山本綾音收拾好便当盒,给了李学浩一个甜甜的笑容就离开了。

    “真中,什么时候姐姐才会连我的便当盒也带走一起洗掉啊。”看着现场只剩下自己一个人的油腻便当盒,山本良太语气里满是抱怨还有嫉妒。

    “我们应该下去了。”李学浩顾左右而言他,站起身,朝天台入口走去。

    “真中,要不你帮我洗了吧?”山本良太抓起便当盒,追上去就要塞给他。

    “你在开玩笑吗?”李学浩侧身一躲,避开他的脏手。如果是山本綾音的便当盒,他肯定会毫不犹豫地接过来,不过他想山本綾音恐怕也不会那样做。但是山本良太的就不同了,这家伙吃货、人懒、还经常坑他,帮他清洗便当盒,那是完全不可能的。

    “喂,姐姐帮你洗了,你居然不帮我洗?”山本良太显得愤愤不平。

    “我觉得你可以去质问一下綾音,或许她会告诉你答案。”李学浩神色淡然,他知道这家伙只是心里嫉妒了,身为姐姐却对一个外人比对自己的亲弟弟还要好,恐怕是谁都会在心里觉得不平衡的。

    当然,李学浩自己是很享受这种感觉的,尤其是看着山本良太吃瘪的时候,哈哈。

    “你这家伙……”山本良太咬着牙齿,却也不敢再说什么了,让他去质问姐姐,想想可能出现的恐怖后果他就完全退缩了。

    下楼之后,李学浩找了个理由甩开山本良太,回到教室里拿了福圆直美送的那个便当盒,重新回到天台上。

    他还要把这个便当盒里的食物给解决掉,也是考虑到可能放课之后福圆直美会来回收她的便当盒,万一要是看到里面的食物没被动过,恐怕心里会很不爽吧。

    至于倒掉的问题,李学浩从没想过,浪费食物可是会被雷公打死的。

    而且一个人吃两份便当,他自认还可以应付,以他的饭量,加上一些小手段,就算吃再多也没关系。

    在一棵树下找到阴凉的位置,李学浩打开福圆直美送的便当盒。

    心里不由稍稍吃了一惊,原以为像福圆直美那么强势的一个女生,便当肯定也会很粗犷。

    不过亲眼见到之后,才知道太想当然了。

    福圆直美的便当盒里,看起来也经过一番精心地“打扮”,米饭用紫菜包着,上面还用一粒粒红色的鱼子点缀,一团一团地特意摆在中间,周边围绕着各种颜色的食物。

    有明虾、小章鱼、肉类等,蔬菜有樱桃、芦笋、西兰花,从视觉上看就让人觉得很享受了。

    闻着也是喷香喷香的,令刚刚吃了饭的李学浩胃口大开,同时心里也想,这顿多出来的饭菜这么丰富,可见福圆直美家平时就吃得很好,不,甚至可以说是奢侈了。

    抓起一个紫菜饭团放进嘴里,味道非常不错,软糯的同时,也带着鱼子的鲜香甘甜,这样的料理手艺,已经不比山本綾音差了,甚至还要高上一小截。

    菜色也同样非常可口,简直令人不敢相信,福圆直美居然有那样高明的厨艺。

    李学浩一边想着,很快就把便当盒里的食物一扫而空,还有那么点意犹未尽的样子。

    不过这毕竟是人家福圆直美做多出来的,估计也只有今天这一餐了,想必也不会天天做多了吧?

    将便当盒盖好,李学浩站起身准备下去。

    入口处,一个高挑的身影显现了出来。

    一米七左右的个头,身高腿长,手上抓着一把木剑,长发披肩,鬓角两侧的头发用白色丝带一圈一圈地绕着,在末梢才打了个小小的蝴蝶结绑起来。

    五官精致,非常可爱,皮肤白皙,但神色冷淡,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气势让人有些不敢直视。

    “福圆学姐?”李学浩吃了一惊,才刚刚吃完她的便当,接着就碰到了她本人,这可真是太巧了。

    “真中。”福圆直美面无表情,目光不经意地瞥了眼他手里的便当盒,“已经吃了吗?”

    “是的,吃完了,味道很好,谢谢学姐。”刚吃了人家的东西,李学浩也不好意思不道谢。

    福圆直美脸上有些绯红,将目光瞟向别处:“如果有多的话,明天再带给你……给我吧。”说着,朝他伸出了手。

    “什么……哦,还是我去清洗干净再给你吧。”李学浩先是一愣,然后才反应过来福圆直美说的是他手里的便当盒。

    “不用了。”福圆直美不等他拒绝,上前直接抢过他手里的便当盒,不过可能是牵动了什么地方,很不自然地捂了一下小腹,脸上也带了一丝痛苦之色。

    看到这里,李学浩心中不由一动,福圆直美的脸色虽然比起那天早上红润不少,但此时还带了那么点苍白,想想这几天也是她的“受难日”,加上她那贫血的体质,肯定要比普通的女孩子痛苦得多。

    “我走了。”似乎是不想让人见到她虚弱的一面,福圆直美转身就走。

    “福圆学姐,请等一下。”李学浩开口叫住她。

    “还有事吗?”福圆直美没有回头,但脚步却停了下来,从身后看去,好像其中的一只手仍捂着小腹的位置。

    “我有一个方法可以缓解你身上的痛苦,要试试吗?”李学浩犹豫了一下,还是说道。福圆直美已经对他的印象大为改观,甚至还把做多的便当给他吃,无论如何都要表示一下感谢的。

    “你有办法?”福圆直美转过头,脸上绯红,有些惊讶和怀疑地看着他。

    “是的,要试试看吗?”李学浩又问了一遍。

    福圆直美直直地看了他一会,忽而想到什么,又转回头去:“谢谢,我回去了。”然后脚步不停,朝入口走去。

    李学浩微微苦笑,毕竟是事关人家女孩子的那种私密事,想必也没有哪个女孩子愿意给他“做实验”,不过他仍想做最后的努力:“学姐,我知道那种事对你来说可能很困扰,不过我的方法真的很管用,保证不会让你后悔的!”

    福圆直美又停了下来,她已经在入口边上了,只差一步就可以走进去。

    沉默良久,终于完全转过身来,脸上可能经过收敛之后,已经看不出什么表情,就像冷着脸那样:“在这里就可以吗?”言下之意,显然是同意了试试看。

    李学浩有些兴奋:“是的,这里就可以,我想这个时候也不会有什么人上来,而且其实也很简单的,并没有多么复杂。”

    “要怎么做?”随手将入口的门带上,福圆直美走了过来,脸上仍控制着不露什么表情。

    “把手给我。”李学浩伸出手去。

    福圆直美有些迟疑,不过还是将便当盒和木剑一起放在旁边,然后伸出手去,眼睛已经不自觉地开始瞟向了旁边。

    李学浩握上她的手,福圆直美身体轻轻一颤,但很快又平静下来。

    李学浩心里却微觉可惜,福圆直美的手并不像普通女生的手那样柔软,比起他之前牵过的山本綾音的手要略显粗糙一点,他知道这是常年练习剑道所留下来的茧。不过手指却很修长,手上温度略低,显得有些冰凉。

    而且李学浩也注意到了一点,福圆直美的左手拇指和食指中间的虎口位置有细细的伤痕,那是接触过真剑的标记。

    因为练习剑道的人,收刀的时候把刀放入刀鞘里会被刀刃在那里割伤,长年累月下来,就会出现那样的细细伤痕了。

    “感觉到了吗?”收起不必要的心思,李学浩运起一丝灵气,透过手掌直接传入福圆直美的掌心之中。

    “什么?”初次经历这种事情的福圆直美完全没反应过来,收回看向旁边的目光,放在李学浩脸上,但很快又不自觉地侧开头去。

    “有没有热热的感觉?”灵气是天地至阳之气,对于身体贫寒的女性来说,是最为滋补的圣物,当然效果也非常显著,福圆直美肯定可以感受到。

    “……嗯。”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感受到了,福圆直美轻轻地点了点头。

    李学浩先用灵气将福圆直美的体内滋润了一遍,这才说道:“福圆学姐,接下来我可能要冒犯了,还请学姐不要介意。”

    灵气毕竟是至阳至刚的,虽然对身体贫寒的女性有好处,但是如果量过大了,那就不是大补之物,而是成了谋杀凶手。所以李学浩先用一丝不多的灵气洗涤她的周身筋络,然后才确定目标加大灵气以达到固本培元的目的。

    “嗯。”福圆直美仍轻轻地点着头,刚刚她确实感觉到身体暖和了一点,就像整个人在泡热水澡一样,非常舒服。

    经她同意之后,李学浩也不迟疑,直接伸手放在她的小腹上,当然是隔着衣服的。

    福圆直美身体再度一颤,可能是没料到他的动作会这么大胆,条件反射地后退了一步,但接着想起他之前说过的话,又停了下来。

    李学浩倒没多想什么,继续将手掌贴在她的小腹上,灵气一点一点地透了过去。

    温温热热的舒服感觉,让福圆直美一时也忘记了被一个男生抚摸小腹的尴尬和羞涩,闭起眼睛享受起来。

    李学浩看时机差不多了,忽然加大手上灵气的输入。

    “好烫”福圆直美眼睛一下子就睁大了,身体不自禁的抖动起来,因为幅度过大,站立不稳,一下子跌入李学浩怀里。

    李学浩连忙揽着她,在关键时刻,他也不好扶正她,两人就这么楼在一起,看起来就像一对正在亲热的男女。

    “咿呀”一声。

    天台入口的铁门被人推开,一个身材高挑丰满的女人走了出来。见到面前这一幕,表情微微一滞之后,很快便放松下来,嘴角甚至还扯着一丝暧昧难明的微笑:“现在的少年人都很大胆呢。”

    是长妻黑音,学校的那个保健老师。仍穿着一身灰色的职业套裙,长发披肩,脚上踩着高跟鞋,黑色的长筒袜,直到大腿以上。外面罩了一件修身的白大褂,更衬托出她腰肢纤细、长身玉立来。

    李学浩只觉尴尬不已,为什么每次在最容易让人误会的时候,她都会出现呢。

    福圆直美也是羞涩不堪,然而身体此时也不怎么受她控制,根本无力起身离开,仍趴在李学浩怀里。

    长妻黑音脸上带着暧昧的笑意,或许也是意识到打扰了人家的好事,走到一边,从白大褂的口袋中掏出一盒女士香烟,抽出其中一根,用打火机点燃,狠狠地吸了一口这才说道:“你们继续,当我不存在就可以了。”

    然而她站在那里,也没转过身去避嫌,眼睛甚至微微放光地看着他们,似乎很想好好地欣赏一下两人接下来的激烈程度。

    李学浩浑身不自在,幸好这时已经帮福圆直美治疗得七七八八了,剩下的她可以自己恢复,便收回了灵气,手掌也离开了她的小腹。

    福圆直美也恢复了体力,根本不敢再留下来,一把推开他,抓起旁边的便当盒和木剑,狼狈地匆匆跑掉了。

    “长妻老师,那我也告辞了。”李学浩也毫不犹豫地准备开溜,毕竟那种尴尬的事情被人看到了,他也觉得没什么脸见人。

    长妻黑音轻轻一笑,又从嘴里吐出一个烟圈:“少年,以后还是去保健室吧,这里毕竟是室外,要是被外人看到就不好了。”

    “其实不是老师你想的那样……”原本想立即离开的李学浩又停了下来。毕竟被同一个人看到那么多次让人误会的情形,他觉得要解释一下,以免真的被当成是那种让人印象不佳的学生。

    “放心,我会替你们保密的,不过上次你们三个人没有把保健室里的单人床压坏,看起来技术很不错呢。”长妻黑音一脸调笑道。

    李学浩更加觉得无颜见人,不敢再多说什么,转过身也匆匆地下楼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