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重生日本高校生 > 第72章 细谷家,绝望!
    这真是巧得不能再巧了,水桥凉子居然就是细谷千夏的班主任。 李学浩无言以对。

    “喂,你找细谷做什么?”水桥凉子拿眼睛瞪着他,忽而又脑洞大开,“你知道细谷家最近发生的事情对不对,所以打算趁虚而入吗?”

    “水桥小姐,我看上去应该不像是那种卑鄙小人吧。”面对想象力特别丰富的某人,李学浩实在怀疑,她的脑子是不是长得与别人不同,特别阴暗,喜欢把事情朝着最不堪的那方面想。

    “这里是学校,请叫我水桥老师。”水桥凉子冷哼一声,特意强调了自己“先生”的身份,“还有,小鬼,虽然你长得不错,但还没到令我心动的地步,我是不知道你是用了什么方法让惠子她们那么信任你,不过在我这里,你别想用什么谎话欺骗我!”

    “水桥…老师!我是来找人的,可没有无聊时间去欺骗谁。”李学浩心里微微有些不爽,这女人总喜欢臆想他人心怀不轨,肯定有什么受迫害妄想症之类的疾病。

    想了想,他决定还是找另一个人来打听细谷千夏的消息,总好过受这女人白眼的强。想到就做,直接掠过水桥凉子,继续向校园内走去。

    “喂,小鬼,你还没告诉我找细谷做什么?”面对这种没被人放在眼里的态度,水桥凉子一怒,伸手就去抓他的肩膀。

    李学浩身后就像长了眼睛一样,头也没回,侧身躲开她的手,嘴里冷淡说道:“因为涉及到一些私人原因,我不方便告诉你。”

    水桥凉子恨恨地看着他的背影,见他越走越远,心里尤为不甘心:“小鬼,我看你是白来一趟了,细谷已经有一周时间没有来学校了。”

    李学浩脚步不由一顿,细谷千夏没有来学校?想想也很有可能,毕竟家里出了那种事情,任何人想来都不会那么容易接受的。而且水桥凉子也应该没理由对他撒这种容易穿帮的谎话。

    想了想,他又转过身,向校外走去。

    水桥凉子很不爽他这种爱答不理的冷淡态度,尤其是见这小鬼掉过头来也没看她一眼,似乎就当她不存在一样,忍不住嘲讽道:“细谷她父亲去世了,这点我想你可能也知道,她也许要过一段时间才会回来上课,当然,也许以后都不会来了,哈哈哈……”言下之意,你以后不用再来学校找她了,就算来了也没用,因为你根本不可能找到人。

    李学浩倒没觉得被人落井下石了,不过却对水桥凉子的话很不感冒:“身为一个老师,你不觉得这样的态度完全对不起学生喊你先生吗?似乎你很不希望细谷千夏再回学校来上课?”

    这一句话就像浇在热石头上的冰水,水桥凉子的火气腾地一下子就高涨起来:“我不想细谷回来上课?你以为我什么都没做吗?该死的小鬼,如果你能劝服她回学校里来上课,我可以答应你任何一个条件,你想让我做什么都可以。”

    “是吗?那再见了!”冷冷地回了一句,李学浩继续朝校外走去,至于打赌什么的他可没兴趣,何况对方身上也没值得他利用的地方,还是算了。

    “喂,小鬼……”水桥凉子在身后叫嚣着什么,但李学浩已经走远了,也装作听不到她的话。

    ……

    从东洋英和大学里出来,李学浩乘坐地铁回到鹤见区。

    细谷千夏虽然是在绿区读大学没错,但她的家却在鹤见区,李学浩也有她家的详细地址,之前那个恶灵都跟他交代清楚了。

    细谷家位于鹤见义塾大学附近,与鹤见义塾附属小学离得也不远,当初野岛大雄就是开车去鹤见义塾大学追求女大生,才撞死了细谷家的主人。

    坐出租车来到细谷家,门口就有“细谷”字样。

    这是一幢普通的日本民宅,两层高,外表上看虽然有些旧了,不过却收拾得很干净。

    门前有一个小院子,院子里一切看起来都显得井井有条,晾衣架上挂满了洗得干净的衣服,证明着家里至少有个勤劳的女主人。

    考虑到可能主人并不在家的情况,李学浩决定还是先听听里面的动静再说。

    如果是普通人的话,想要在大门紧闭的情况下,听到房子里的动静,那几乎不可能办到。

    但对李学浩而言,其实再简单不过。

    将压制的六识完全放开,瞬间,无数的声音传进耳朵里,不过李学浩很好地过滤掉了杂音,专门留意细谷家里的情况。

    房子里有人,因为他听到了里面的对话声。

    “细谷夫人,雄二已经走了,我想你是时候该考虑一下自己的将来了。”说话的是一个低沉的男人嗓音,听声音年纪不小了,起码有五十上下。

    “对不起,柿原课长,我现在只想好好地抚养千夏成人,暂时不会考虑别的事情。”声音很柔和,听上去就是个善良温柔的女人,应该就是细谷夫人——细谷绘理子了。

    “就是因为这样,你不是才应该要找个可靠的男人吗?有了男人的扶持,千夏酱才能够得到很好的照顾,不是吗?”柿原课长耐心地劝道。

    “我想我自己就可以照顾好千夏。”细谷绘理子声音虽然听着温柔,但语气却透露出一股倔强。

    “绘理子,那你告诉我,你要怎么照顾好千夏酱?要知道,你现在连工作都没有。雄二走了之后,你们家就断了经济来源。”

    “我已经打算好,明天就出去找工作,无论是打短工还是去公司上班,我想都可以养活自己和千夏的。”

    “你真是太固执了,有男人照顾不是更好吗?你可以过得更轻松,只要在家里做家庭主妇就可以了。”柿原课长显得有些气愤。

    “虽然我也想那样的生活,但是雄二已经走了,我不可能再回到那种日子。”细谷绘理子语气里带着悲切。

    “雄二是走了,但是身为雄二的上司和前辈,我也有照顾你们的责任,你就让我照顾你们吧。”

    “柿原课长,您是有夫人的大人物,也有儿女,我不值得您那样做。”

    “我想这点并不是问题,她们也不会知道的,难道你会告诉她们吗?”说道这里,柿原课长的语气里明显带着调侃。

    “您请便吧,我还有家务要忙。”哪怕听到了那种无耻的话语,细谷绘理子仍保持着礼貌。

    “绘理子,我不想这样做的,你看,这是什么?”柿原课长悉悉索索的,也不知道从身上掏出了什么东西。

    “你怎么会有这种东西的?”细谷绘理子语气里带着惊疑不定,还有绝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