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229章 烈女
    “风送杨花满绣床,飞来紫燕亦成双……”

    方五在船头听着这歌声,不禁笑道:“果然是活过来心情好了。”

    赵米点点头:“五哥,我只会撑船,水性不好,看好她。”

    方五愕然道:“我知道。”

    里面的谢雨晴歪着脑袋,微笑着曼声而歌……

    “……风送杨花满绣床,飞来紫燕亦成双,闲情正在停针处,笑嚼残绒唾碧窗……”

    歌声悠扬,哪怕不懂诗词,方五仿佛看到一个少女正坐在闺房里绣花。春天来了,春风把杨花吹进了闺房,一对紫燕从窗前结伴飞过。

    少女把绣活放下,把嘴里的残绒笑着呸到窗外。

    春季,少女,杨花,紫燕……

    方五不禁有些痴了,想起了家的呆呆,也喜欢坐在窗前看书,那蹙起的秀眉是那么的好看。

    等他再次抬头时,看到了谢雨晴,双手吃力的抱着一块压舱石的谢雨晴。

    见鬼!她怎么把压舱石弄出来的?!

    “不!你别傻!”

    方五举手呼喊着,可谢雨晴却走到了船舷边,回身灿烂的一笑。

    “家父擅长丹青,家人皆有画像,那些画像可惜了,若是兴和伯能找到,把它们烧给小女,小女来世衔草结环相报。”

    方五慢慢的往那边磨动,说道:“你别傻,你到了南方还能重新嫁人生子,你的日子还长着呢,你……”

    谢雨晴微微颔首,“多谢劝告,只是家父的腿不好,家母的忘性大,家弟胆子小,小女若是不去,心不安,此别过!”

    白衣一闪,水花微溅……

    “谢小姐……”

    方五猛地扑过去,却晚了一步。他正准备跳下去,却被赵米拉住了。

    “五哥,这里水深,咱们救不了。对面来了官船!”

    一艘官船得意洋洋的从前方缓缓而来,面站着个小吏,等两船相遇时,几乎是擦肩而过。

    那小吏冲着小船这边吐了口唾沫,喝骂道:“哪里来的贼子,居然敢挡我们的航道,滚!”

    官船缓缓而过,赵米拼命的抱着杀气腾腾的方五,低声道:“五哥,一旦暴露,咱们完了。”

    方五的眼睛发红,奋力挣脱了赵米,喘息道:“玛德!那该死的!那该死的!”

    运河水依然静静的流淌着,方五趴在船舷边,期待着谢雨晴松开手浮来。

    “五哥,以前运河有人落水,当时下去找的人不少,没找到,隔了十多天,在游五里多的地方浮起来,吓了路过的船一跳。”

    方五捶打着船帮,他想起了呆呆,想起了那个总是和自己若即若离的女人!

    ……

    方家的水池,几只大鹅在边跃跃欲试,想一试春水。

    黄钟微微笑道:“在下只是让方五他们想办法弄出谢雨晴的尸骸,没想到他们做的更出色,居然弄出个活人,这下赵王还多了个毁尸泄愤的名头,想必会很高兴吧。”

    “赵王府被查抄,在下估计不会有什么东西,除非孙祥敢去搜赵王的书房,还有密室。”

    方醒负手看着那几只大鹅说道:“陛下此举不过是在警告赵王罢了,否则凭着赵王以前的劣迹,何须抄查,直接拿下,遣送回封地是了。”

    “赵王毕竟是幼子,陛下舍不得动手,两次都让东厂去赵王府办事,这是想让孙祥和赵王生怨,终究是在为太子铺路。”

    黄钟夸赞道:“赵王府那声响动更是神来之笔,那火烧掉了几间库房,正好是谢雨晴撞墙之后,赵王再也洗不清身的嫌疑了。”

    方醒暗笑道:“不过是些小手段罢了,外界一直以为我在蛰伏忍耐,可武学和兰坚之事加起来,我若是再忍耐,那不是我了。”

    黄钟点头道:“武学之事倒也好说,这事里面关系盘根错节,伯爷您暂时避开,反倒是好处多多,而孟瑛等人此时得意,可陛下在盯着呢!等那些龌龊事爆出来,孟瑛大概要后悔自己没有在过年期间学工部尚书宋礼装病。”

    “好处人人想要,孟瑛坐在那个位置,若是没有动作,军方的怨气一旦爆发,他是坐了铁炉子,舒爽的很啊!”

    黄钟哈哈的笑着,正准备说话,却看到方五过来了,讶然道:“方五怎么这个时候回来了?难道是路生变?”

    方五过来禀告道:“老爷,小的有罪,那谢雨晴在通州过去的运河里跳船了。”

    方醒一怔,问道:“为何?”

    方五想起那个场景,说道:“她说丢不下父母和弟弟,抱着压舱石跳下去了,正好有官船过来,小的和赵米担心暴露,没下水,等官船过后,再也找不到了。”

    反击大获全胜,可方醒的好心情却被这个消息给打破了,他问道:“天要下雨,谁能挡得住,罢了,以后隔断时间去看看她的幼弟,也算是了了她的心愿。”

    方五说道:“老爷,她临去前有个愿望,是想请您把谢忱留在赵王府里的那些家人画像拿出来,然后烧给她。”

    “赵王府?”

    黄钟皱眉道:“这不妥,此刻的赵王府虽然警戒松了,可若是被发现,陛下那边会把前事推翻,此次的反击全都成了泡影,反而为赵王做嫁衣。”

    方五也认为有些不妥,只是想起谢雨晴跳船前的那一笑,心莫名的慌乱,想回去看看呆呆在不在。

    方醒沉吟道:“不过是一个赵王府,此刻那里是最松的时候,事不宜迟,方五。”

    “老……老爷!”

    方五有些魂不守舍。

    方醒说道:“你回家歇息歇息,今日十五元宵,晚你们跟着我出去一趟。”

    方五点头应了,去前院通知其他人。

    黄钟有些不赞同的道:“伯爷,您不该亲自出手。”

    方醒笑道:“北征归来后,我也许久未曾活动活动了,再说赵王府我还没去过,见识见识也好。”

    方五通知了辛老七,然后一溜烟跑回了家,站在门口有些忐忑。

    “是夫君吗?”

    门打开了,手握着一本书的呆呆盈盈福身:“夫君一路辛苦了。”

    门打开的刹那,外面的光线照在屋里,亮堂堂的,可方五的目光全在呆呆的身。

    “呆呆,你还好吗?”

    穿着绯色大氅的呆呆一怔,旋即微笑道:“夫君,妾身很好。”

    方五呆头鹅似的点点头,然后失魂落魄的进去。

    天气还冷,呆呆把门关,回头看着方五的模样,问道:“夫君可是有了烦恼?”

    “没有,没有。”

    不知怎么地,方五觉得自己在呆呆的面前有些自惭形秽,仿佛是一个穷小子娶到了丞相家的千金般的那种不自然,还有担心。

    呆呆的眼有些疑惑之色,然后把书放下,说道:“夫君回来肯定是饿了,妾身去厨房做碗面条吧。”

    方五点点头,看着那本书的封面写着唐诗,不禁暗自发誓,一定要去向黄钟讨教诗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