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盗天仙途 > 第六百二十五章 避让
    “杀。”

    “杀。”

    希腊人和特洛伊人两支队伍冲杀在一起,战场上长矛飞舞,杀声震天,战斗一瞬间就进入了白热化。

    “噗。”

    一个希腊公民将长矛刺入了特洛伊公民的胸口,鲜血顺着长矛流了下来。

    还不等公民将长矛从刺死的特洛伊公民胸口拔出,一只长矛在后面刺去,直接贯穿了这希腊公民的身体。

    特洛伊公民都是三个一个战斗小组配合着作战,这是裴子云交给特洛伊战士的战斗方阵。

    希腊公民的人数即使是两倍于三人小组,有时都攻之不下,后来希腊人也学会了这种小组作战方式。

    现在战场上到处是三人小组在相互厮杀,如果被杀散了,很容易被杀死。

    希腊和特洛伊的英雄,则不需要遵循这个规律,他们在战场上来回冲杀,但普通公民自结成三人小组,似乎也没有以前好杀了。

    双方的公民砥砺奋战,英雄也奋勇杀敌,战斗激烈程度超出了想象。

    “去死!”一箭直飞向战车,而阿喀琉斯看都不看,箭射到了,就听着啪一声,箭尖折断。

    凡铁凡铜,岂能伤害神甲下的阿喀琉斯?

    一矛丢下,射箭的特洛伊人立刻毙命,交着战车就碾压了过,所过之处无人能挡,所向披靡,靠近的特洛伊人都纷纷在阿喀琉斯的矛下毙命。

    在阿喀琉斯周围几乎空出了一大片,大家远离阿喀琉斯,而阿喀琉斯为了更好的杀伤特洛伊人,都主动的寻找特洛伊人。

    裴子云远远的就看见了所向无敌的阿喀琉斯,与门农的既定策略是暂时不和阿喀琉斯对战,低声对着门农说着:“是阿喀琉斯,我们绕过去。”

    门农点点头,望向了远处仿若一个战神一样的阿喀琉斯,虽非常期待和他对决,但是和裴子云已经有言在先,到也没有去找阿喀琉斯麻烦,而是与裴子云一起从远处绕过了阿喀琉斯所在的区域。

    两人一路上一起杀死了多个希腊人,遇见了一个老人,老人裴子云一眼就看出来是涅斯托耳。

    涅斯托耳是涅琉斯的儿子,而涅琉斯是海神的儿子,裴子云知道,神的宠爱只到孙子这一代,再往后,神的感情就淡薄了。

    涅斯托耳此时正站在战车上厮杀着,周围没有特洛伊英雄,一般特洛伊公民也抵挡不住涅斯托耳的进攻。

    涅斯托耳没有看见正向他冲杀过来的裴子云和门农两人,裴子云张弓搭箭,一箭朝着涅斯托耳射了过去。

    但这一箭射偏了,落在了拉着战车的战马。

    “咻。”

    老人战马被裴子云一箭射中脑袋,战马嘶鸣了一声,身子轰砸向地面,而战车也被迫戛然而止。

    门农高举着长矛从远处冲杀了过来,老人大吃一惊,知道自己不是门农的对手,赶紧呼唤儿子安提罗科斯。

    “我来了。”安提罗科斯听到父亲的呼唤,应声飞赶过来,用自己身子掩护父亲涅斯托耳,且将长矛向埃塞俄比亚国王门农掷了出去。

    “嗖。”长矛急速朝着冲杀而来的门农袭去,门农看着飞速袭来的长矛,赶紧侧身躲过,心中怒不可遏,自己还没有出手,却被一个希腊人用长矛阻挡。

    他正要全力赶上去,用手中的长矛将这挑衅的希腊人给杀死。

    “咻。”就在此时,一只羽箭急速的射向了安提罗科斯,安提罗科斯猝不及防之下,被箭矢直接射中心脏。

    “噗。”鲜血立刻从伤口处流了出来,顷刻染红了安提罗科斯的盔甲,安提罗科斯发出一声惨叫,身子晃了晃,重重砸在了地面上,溅起一片灰尘。

    “安提罗科斯。”涅斯托耳悲痛的惨呼着,他万万想不到安提罗科斯就这么轻易的被杀了,更没想到是自己勇敢的儿子,不是死在堂堂正正的对战中,而是被帕里斯用一只冷箭给射杀了。

    “卑鄙的帕里斯啊,你难道在战场上只懂得用冷箭杀敌吗?”涅斯托耳对着裴子云怒目而视。

    “涅斯托耳,战场上只要能杀敌,无所谓用什么工具。”裴子云大声说着:“而且,你已经年老了,为什么还要作战呢?”

    涅斯托耳拳攥紧,对于裴子云厚颜无耻的话,心里气极。

    但是这时,门农几乎已经要冲杀到身前,面对危险,他赶紧又呼唤一个儿子特拉斯墨得斯来救援。

    特拉斯墨得斯听见了父亲涅斯托耳的呼救声,赶紧在远处奔来,但因离得比较远,一时半会也赶不上来。

    一路杀上去的门农,本想举矛刺死敌人,但看见了满脸皱纹,满头白发的涅斯托耳,说着:“老人,要我和你作战,那说不过去。”

    “刚才在远处时,你表现的很英勇,我以为你是一个年轻的战士,所以我才朝你瞄准。”

    “可是现在我看清楚了,你原来是一个老人,快点离开战场吧,我不忍杀你。”

    涅斯托耳后退了几步,说:“你别以为放过了我,我就会原谅你们,我的儿子安提罗科斯被你们杀死了,对于你们的仇恨,我是永远洗刷不干净了。”

    “老人,你还是赶快走吧,你如果还要报仇的话,我随时奉陪,但你如果再向我们挥舞长矛,你将会永远留在战场上。”

    涅斯托耳没有多说,知道自己不会是两人对手,在赶过来儿子特拉斯墨得斯的掩护下,急步向着阿喀琉斯而去,并且大声呼救。

    “伟大的阿喀琉斯啊,快来救救我们吧,我可怜的孩子安提罗科斯被两个卑鄙的特洛伊人杀死了。”涅斯托耳说着。

    阿喀琉斯听到了涅斯托耳的呼救,说着:“可怜呐,涅斯托耳,你带我过去吧,我会为你把那两个特洛伊人杀死。”

    说完,跟着涅斯托耳全力往刚刚战斗地方赶去。

    “可惜,如果你杀掉了涅斯托耳就好了。”裴子云暗想着。

    他不杀涅斯托耳是因不想得罪神灵,即使最后要图穷匕见了,他也不能引起太多神灵的反感,毕竟他成神后,是不是离开离开还难说,如果要停留,还是要和这些神灵打交道。

    赫拉克勒斯(Hercules)就是反面例子,它得罪的神灵很多,结果被驱逐出了奥林匹斯山。

    而门农杀死涅斯托耳,则没有这方面顾虑,门农在这场战争中活不了多久,这才是最主要,死人还要多担心这种程度的神之愤怒?

    至于灵魂的问题,门农的母亲是黎明女神,可以庇护他,再说一般诸神想插手哈迪斯(Hades)的领域,也不是很容易的事。

    “不过,要不是你是老人,就算你有这点关系,也立刻杀了。”

    裴子云看了看涅斯托耳,知道他向阿喀琉斯求救,自己不能耽搁,否则阿喀琉斯就要赶过来,当下果断的说着:“门农,阿喀琉斯马上就要来了,不需要再剥安提罗科斯的尸体,我们按照计划,再次转向。”

    门农有些郁闷,按照他以往的性子,面对任何人都不会退避,但既已经答应了裴子云的建议,只能再次随着裴子云离开了,当下换个方向杀可过去。

    “敌人呐?”阿喀琉斯在涅斯托耳的引导下赶了过来,但是没有发现门农和裴子云的身影,只看见了安提罗科斯的尸体,只得命令人收殓着安提罗科斯的尸体。

    涅斯托耳看着儿子安提罗科斯的尸体,心中悲戚,对阿喀琉斯说:“阿喀琉斯,安提罗科斯不是死于正面的交锋,而是被帕里斯的一只冷箭杀死了。”

    “涅斯托耳啊,对于你的悲惨的遭遇,我很同情,你放心,我一定会为安提罗科斯报仇。”

    有了这话,涅斯托耳心中才宽慰了点,但对裴子云的仇恨种子已经埋下了。

    如果安提罗科斯是被裴子云正面击杀在战场,涅斯托耳虽也会愤怒,但是不至于这样伤心难过,可卑鄙的特洛伊人竟然用冷箭杀死了安提罗科斯,这让他完全不能释怀。

    裴子云拉着门农来到战场的一个区域,厮杀也十分惨烈。

    几个希腊公民冲了上来,打算对裴子云和门农下手,但还不待裴子云出手,门农就已迅速的扑了上去,刚才躲避阿喀琉斯的怒火,顿时发泄在希腊人的身上。

    “噗噗噗。”

    一连三声长矛入肉声传来,三个希腊公民还没有完全反应过来,就被门农迅速的杀死了。

    周围希腊公民看着门农这样勇猛,立刻后退远离门农所在区域,导致门农和裴子云所站立地方,空出了一大片出来。

    这样也好,没有是别的希腊公民纠缠,更方便裴子云观察战场,他当下就用锐利的目光扫看=战场,伺机寻找有价值的目标。

    就在这时,目光中看中了一人,那人正在远处大肆屠杀着特洛伊人,一看就是一个很厉害的希腊英雄,正是裴子云需要寻找的目标。

    希腊英雄里面,只要不是阿喀琉斯和几个跟神灵关系特别近英雄,别的英雄都是此刻击杀的对象,对着门农说:“走,杀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