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都市超级医圣 > 第九百四十章 送医院干什么?
    “不需要。”葛东旭摆摆手,然后将养魂玉放在袁立文的额头上,连连掐动法诀。

    葛东旭法诀一掐动,隐隐中有一阵凉风吹来,带着一丝阴森,让钱高工等人都感到后背有一种凉飕飕的感觉。

    而异能管理局的几位术士则早已经睁大了眼睛。

    他们隐隐看到了一缕残魂从养魂玉中逸出,那样子与正躺在床上的袁立文一模一样。

    爽灵和幽精两缕魂从养魂玉中出来之后,都有些茫然,不过等它们看到躺在床上的袁立文之后,便都似乎恢复了神识。

    只是魂被吓出体外,本来就是极为意外偶然之事,出来了后,它们又如何能懂得回去?

    两缕魂围着袁立文颇有些着急,偏生不知道如何回去。

    葛东旭见状没敢迟疑,手指在袁立文眉心一指,隐隐中,袁立文的眉心似乎开了一道门。

    “此时不进去,还待何时?”葛东旭见状低声喝道。

    葛东旭这一喝,如同晨钟暮鼓,那两缕魂微微一震,便立刻飘入了那扇“门”中。

    两缕魂一进入其中,葛东旭便收回了手指。

    他一收回手指,袁立文忽然浑身打了个寒颤,本是直愣愣的眼珠子竟然转动了起来,然后一下子就看到了自己的父母亲和抱着女儿的妻子,不由得一愣道:“爸妈,佳佳,你们怎么在这里?不对?我不是在大奉山吗?”

    “啊,太好了,你终于醒了!”张佳见丈夫清醒过来,不禁喜极而泣,而袁校长和余院长自然也是喜出望外。

    不过他们毕竟一位是一校之长,一位是一院之长,见儿子已经没事,倒不像张佳一样失态,而是连连说了两声好好之后,便连忙转身,夫妻两人一人抓着葛东旭的一只手,一脸感激道:“葛教授,这,这次真不知道该怎么谢谢你。要是没有你,我们两恐怕就要白发人送黑发人了!”

    看看神智已经清醒过来的袁立文,再看看紧紧抓着葛东旭手的袁校长夫妇,省地勘局的两位工程师早已经嘴巴张得大大的。

    眼前发生的一切,对于他们而言就跟电视里演的一样,若不是亲眼所见,他们根本没办法想象,这一切竟然会真实的发生在自己的眼前。

    两位工程师震惊得下巴都要掉在地上时,张佳那边已经开始跟袁立文解释葛东旭发现他残魂的事情。

    张佳只是开了个口,没说多少事情,袁立文就已经有些回忆了起来,道:“我想起来了,我想起来了。前两天我做了个梦,梦到自己迷迷糊糊的回到家中,然后我看到了你,但你却看不到我,我想抱妞妞,但妞妞却哭得厉害!再然后,我还看到了葛教授,他身上有很强大的气息,我很怕他,想要躲,结果眼前一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然后没过多久就醒了过来。原来这一切并不是梦,而是……”

    “那,那么说,袁校长知道立文出事也是因为葛教授的缘故!”袁立文的话听得两位工程师寒毛都一根根立了起来,尤其钱姓高工想起了袁校长突然打电话来非说袁立文出事的事情,不由得脸色发白地惊呼出声,看葛东旭的目光就跟看到了鬼一样。

    “这些事情,迟些我再跟你们解释吧。还是先把袁立文的伤势治疗一下,虽然伤得不是很重,但也不轻,拖久了伤口感染事小,留下点后遗症再来治理会比较折腾,尤其脑部,真要留下后遗症,那就真有点麻烦了。”葛东旭见两位工程师一脸见了鬼的样子,而袁立文大又激动得要起来向自己道谢的样子,连忙轻轻按住袁立文的肩头,笑着冲众人说道。

    “对,对,既然人已经醒了,那就先送医院去。”不仅钱姓高工闻言连连点头,就连袁校长也是点头赞同。

    中医素来有慢郎中之说,像袁立文这伤少不得地动个外科手术,这不是中医的强项,哪怕袁校长现在肯定不会怀疑葛东旭的医术,也从来没想过要由他来治疗这类外伤。

    “送医院干什么?袁校长难道你忘了我可是中医教授啊!”葛东旭哭笑不得道。

    袁校长一听张大了嘴巴,差点就要脱口而出说,就是因为你是中医教授,我才要把立文送医院啊。

    好在袁校长总算及时醒悟过来,眼前这位葛教授,他们江南大学的大一新生是个奇人,不能按常理论。

    而袁立文还有省地勘局的两位工程师早已经听得目瞪口呆了。

    眼前这位年纪轻轻的葛教授,竟然是中医教授!

    中医教授不应该都是上了年纪才对吗?

    在众人错愕和惊讶的目光之下,葛东旭解开了袁立文身上的绑带。

    头部还好,伤口不厉害。

    腿还是有点厉害的,解开绷带,不仅上面伤口触目惊心,骨头也有断裂的,要是一个处理不好,截肢都有可能。

    一看到这样子,张佳又忍不住落眼泪,余院长和袁校长也是阵阵心疼,面露担忧之色。

    不过葛东旭倒像是没事一样,还反倒松了一口气道:“还好,头部受伤不严重。”

    葛东旭得一代神医葛洪衣钵传承,医术本就高明,如今修为又高深,除了头部属于神秘之地,他没把握,其他部位不管是伤势还是病他都是有十足把握的。

    说完,葛东旭也不避讳袁校长他们。

    先给袁立文把了脉,又观察了他的伤势,心中了然之后,便从单肩包中取出银针止了他的痛,然后正了他的骨,又施展术法,摄取了滋养万物的水灵气以及充满了生机的木灵气,一方面滋养修复他的腿骨之伤,一方面又如外科医生做手术一般,以灵气为线,将袁立文的伤口缝上。

    这些事情道来似乎很是繁琐,不过实际上由葛东旭施展起来却很是简单,也不过就片刻功夫就结束了。

    眼看着袁立文的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不仅如此很快袁立文竟然还能下地,众人差点眼珠子都掉了一地。

    这真是医术吗?

    ps:很抱歉,最近作息写作规律又有点打乱了,先只能一更,其他更新要在晚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