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粉妆夺谋 > 第一百四十一章查藏经阁
    苏风暖回到房间,对叶裳将陈芝苒醒来之事,以及将她身上关于灵云寺的秘密告诉她,以及瞒了她是他师傅女儿之事说了。

    叶裳听罢,点点头,道,“刚刚,许云初来信,说许灵依对他说,陈芝苒自从入了国丈府,与她吃住一样,她未在吃穿上亏待她。唯有一次,她吃了她没吃的东西,来自于沈芝兰昔日给了她一包糖炒栗子。就是你送孙泽玉出城那一日,她带着陈芝苒去了方华斋,遇到了沈芝兰。”

    苏风暖道,“看来沈芝兰真是有问题。”

    叶裳道,“跑不了的,许灵依说,她弄错了,不是刘文,是沈芝兰。那一身脂粉味,如我们猜测,正是青楼里带出来的。”

    苏风暖道,“她隐藏得可真深,先别打草惊蛇吧。”

    叶裳点头,“许云初找二皇子从林客手里要了阎王渡,许灵依已经服下了,他手里如今拿着她服用阎王渡前写的东西,到时也算证词。”

    苏风暖颔首,道,“可以理解,若是你我的妹妹,也是舍不得放弃她的。”

    叶裳点头,“拿人心比人心吧!宽厚些总比睚眦必报要好。”

    苏风暖笑着伸手抱住他的腰,道,“天色很晚了,也累了,早些歇着吧,明日一早,便去藏经阁。”

    叶裳伸手抱住她,“这里是佛门之地,否则,我不介意更累一些。”

    苏风暖笑着伸手捶他。

    一夜无话。

    第二日,清早,苏风暖和叶裳早早起床,出了房门。

    听到动静,叶昔也起了身。

    陈芝苒昨日睡的不太踏实,醒得也极早,她推开房门,对苏风暖喊,“苏小姐。”

    苏风暖回头瞅她,见她扶着门站在门口,到底是年纪小,即便没睡好,眼底也没有青影,她道,“醒得这么早?”

    陈芝苒小声问,“你们也都醒的这么早,要去哪里?我不想自己待在房里,你们能不能带上我。”

    苏风暖闻言看向叶裳。

    叶裳随意地道,“跟着去吧。”

    陈芝苒虽然听到叶裳的话了,但依旧看着苏风暖,她没点头,她站着没动。

    苏风暖对她点点头,“我们要去灵云寺的藏经阁,你若是愿意去,便跟着我们走吧!”

    陈芝苒点点头,立即出了房门,跟上了他。

    叶昔瞅着陈芝苒,她小小年纪,看起来十分瘦弱娇小,可是看着十分乖巧懂事儿的样子,她打量她半晌,也没从她身上看出他师傅的影子,不过仔细看起来,她眉目还的确是有几分与他师傅相识之处,但也只是眉目隐约相似罢了,行止做派,半分没有。

    苏风暖对叶昔传音入密道,“师兄,她自小长在安国公府,一个人受环境影响很大,更何况,她又是女儿家,不像也正常。”

    叶昔点头,“也是。”话落,也传音入密道,“你看她像安国公继夫人吗?”

    苏风暖摇头,“眼睛挺像。”

    叶昔哀叹,“若她真是师傅和安国公继夫人所生,可真是……师傅眼拙了。”

    苏风暖不置可否。

    叶昔忽然问,“你见过鬼山派掌门玉颜轻吗?”

    苏风暖想了想,道,“多年前,曾经远远地见过一面。”

    叶昔道,“我也只是远远地见过一面。”话落,他唏嘘道,“可是那一面,真是让人难忘啊。她虽然是鬼山派掌门,但十分有风华气韵,我当时就想,师傅一个邋遢的臭老道,糟蹋了美人一片芳心,若是我,定然舍不得。”

    苏风暖嘴角抽了抽,对他取笑,“原来师兄的春闺梦里人是玉颜轻啊,师傅若是知道,怕是会从坟里爬出来挖掉你眼珠子。”

    叶昔大乐,“他若是能爬出来挖掉我眼珠子,还好了,可惜骨头都化成灰了。”话落,他道,“你说,师傅那样的人,骨子里高傲着了,他怎么会让别的庸脂俗粉染指?会不会这里面还有什么名堂?”

    苏风暖道,“也许。”

    二人说着话,一行人来到了藏经阁。

    进了藏经阁,打开阁中阁的机关,叶裳、苏风暖、叶昔三人走了进去,陈芝苒好奇地看了一眼,也跟了进去。

    叶裳随手一指,对苏风暖和叶昔道,“我查第一排,暖儿查第二排,师兄查第三排。”话落,对陈芝苒道,“你随便看吧,别打扰我们。”

    陈芝苒点了点头。

    苏风暖和叶昔没意见。

    于是,叶裳、苏风暖、叶昔三人依照叶裳的安排,翻阅起来。陈芝苒见三人拿起一卷书,随手翻几下,似乎只过目几眼,便又放回原处,她看了三人片刻,才晓得三人是在找东西。

    她不敢打扰三人,便去了最后排,找了一卷书来看。

    苏风暖抽空瞅了陈芝苒一眼,见她安静地坐在角落里看书,看书的样子,十分文静。她收回视线,继续查阅。

    叶昔翻阅了几卷之后,无聊地说,“真不明白这些破书有什么好收藏的。”

    苏风暖诚然地附和,“的确是破书。”

    叶裳道,“也许,不是为了收藏,而是为了掩藏某卷书。”

    叶昔道,“这个说法有些道理。”

    苏风暖道,“总之,这里既然藏了这么多卷书,还放在机关的阁中阁里,必然有问题。无论如何,我们要查查看。”

    叶昔点头,惆怅地说,“估计要窝在这里几日。”

    苏风暖道,“那也没办法。”

    叶昔任命地又拿起新的,开始翻阅。

    一个时辰后,三人已经翻阅了百本书。

    陈芝苒看完一卷书,似乎有些累了,站起身,走到三人面前转了一圈,见三人没空理她,没敢打扰三人,便又走回去,沿着一排排书架随意地转着,转到一处,她仰头,看着棚顶,看了片刻,咬唇犹豫了一下,喊道,“苏小姐。”

    苏风暖“嗯?”了一声,扭头找她,没看到人,她在一排排书架后面,她问,“怎么了?”

    陈芝苒说,“我看到一卷书……”

    苏风暖闻言站起身,向她走去,寻着声音,在几排书架后面找到了她,对她问,“什么书?”

    陈芝苒伸手一指棚顶,“你们要找什么书?你看,那上面似乎放着一卷书。”

    苏风暖闻言仰头去看,果然见棚顶的横梁接缝处露出一片泛黄的边角,像是书的边角,她不用武功,够不到,便喊,“叶裳,师兄,你们过来。”

    叶裳和叶昔闻言站起身,来到二人面前,仰头看向房顶横梁处。

    叶裳足尖轻点,上了横梁,伸手拿到那片泛黄的边角,见果然是一卷书,书面已经泛黄,十分老旧了。他落在地上,拍了拍上面的灰土,打开来看。

    苏风暖、叶昔凑上前与他一起看。

    只见,这是一卷无字白书。

    叶裳拿在手里,翻了翻,蹙眉,递给苏风暖,“你看看,是真的无字白书,还是字被掩藏了?”

    苏风暖拿在手里,翻了翻,又低头嗅了嗅,对叶裳道,“是用了特殊药物浸泡过书卷,可以掩藏字迹。”话落,她道,“兴许,我们找的秘密,就在这里面。走,我们出去。”

    叶昔道,“出去做什么?在这里你没办法让她显现字迹?”

    苏风暖道,“这种药物,只要见到阳光,在阳光中放片刻,自然会显现字迹。”

    叶昔闻言道,“那赶紧啊!”

    苏风暖点头,拿着书卷往外走。

    叶裳、叶昔跟上她,陈芝苒也连忙好奇地跟了出去。

    三人来到藏经阁外,苏风暖找了一处无人之处,将书卷摊开,放在地面上。

    今日,天色晴好,阳光明媚,分吹到面上,也没那么冷了,真有了点儿春的气息。

    书卷在阳光下晒了片刻,果然渐渐地露出东西,是一卷人物画卷,每页画卷下面有小字注释。

    第一个人物,苏风暖认识,正是望帝山斩熠师祖,他的画像,供奉在望帝山。下面小字注释:先秦九皇子凤栖,望帝山子弟号斩熠。

    第二个人物,是英夙公主,下面注释:斩熠之妻。

    第三个人物,是一个女子,眉目婉约,灵秀可人。不看注释的话,叶裳不认识,苏风暖不认识,叶昔却认识,他“啊”了一声。

    叶裳和苏风暖扭头看他。

    叶昔指着那幅女子的画卷道,“这……这……她怎么……”

    叶裳和苏风暖鲜少看叶昔震惊如此,一幅吃了鲸鱼的模样,二人看向下面小字注释:只见写着:斩熠之妻,叶嫣。

    姓叶?

    二人也都惊了,看向叶昔,齐齐问,“她是叶家的谁?”

    ------题外话------

    存稿君:月票、月票

    作者:隔着大海求月票,姑娘们,有月票就投了啊,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