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六迹之大荒祭 > 第三十九章 神谕(上)
    巍巍圣城中,最高大也最神圣的建筑,自然就是在城池中央的巨大金字塔了。这里是整座圣城的中心,不但象征着世俗最高权力的长老会殿堂在这里,代表着最高神权的天神教殿堂也在这座金字塔中。

    雄伟的金字塔中,比外界其实要阴冷许多,很多地方都没有窗户和光线,要倚靠点燃的烛火照明。在金字塔的最上方就是天神教的所在,在神话传说里,神明就在天上,那么这里就是距离神明最近的地方。

    季红莲走在闪烁着点点烛火的宽阔通道中,身前身后都没有人,看上去,她好像就是一个行走在阴影中的魅影一般。与平日不同,她身上的衣服也换成了素淡的长袍,宽衣大袖,将她姣好的身材都掩盖起来。

    她一直走到了金字塔的最高处,然后顺着石阶走了上去。

    强劲的大风迎面吹来,刮着她全身衣服猎猎飞舞,在她眼前的是一处平坦的祭坛,是天神教中最神圣的祭祀地方。

    在这里,比她更早到的还有另一个人影,背对着她,正眺望远方。季红莲走到他的身后向他眺望的方向看了一眼,便知道那是神山的方向。

    季红莲低声叫了一句,道:“师父,我来了。”

    她的师父就是天神教中地位最高的大祭司,也是整座圣城和人族中神权的最高代表。但是在这一刻,站在她面前的也只是一个慈眉善目的老人而已。

    大祭司应该是十分喜爱季红莲的,看到她以后,眼中露出欣赏疼爱的眼神,对她笑了一下,道:“你怎么来了?”

    季红莲有些无奈地拉了一下大祭司的袖子,道:“师父,你刚刚大病一场,身子还没大好呢,到这‘神台’上来被这凌厉大风吹着,万一风邪入体,再病倒了那可怎么办啊?”

    大祭司笑了起来,道:“是洪雅她们对找你了?”

    季红莲嘟起了嘴,有些气恼地道:“师父!她们谁都不敢上来劝你了,你再这么下去,身子能受得了吗?”

    大祭司呵呵一笑,双手笼在大袖之中,再度转身看着遥远的神山方向,道:“没什么关系,我心里明白,应该也是时日无多了。”

    季红莲身子一震,随即大惊失色,惊道:“师父,你说什么?”

    大祭司并没有回答她的话,而是指着远方若隐若现巍峨高耸的神山,悠然道:“你记不记得以前我跟你说过的关于神山的故事?”

    季红莲心里叹了口气,知道一时半会是没办法将自己这个性子倔强的师父劝回去了,只好应道:“记得,您说过,神山之上有神明。”

    “是的。”大祭司自言自语地道,“我敬仰供奉了神明一辈子,不知不觉从年轻到老朽,可是直到今天,我却仍然没有见过祂,或是听过神明的一点声音。”

    他看上去似乎有些感慨,也有几分遗憾,还有几分不甘,对着季红莲这个自己最心爱的弟子说道:“红莲,你说,是我对神明的心还不诚吗,还是我有什么地方仍然做得不对?”

    季红莲立刻摇头,道:“师父,你不要这么说,任谁都知道,整座圣城整个人族中,只有您对神明最是虔诚,也最是遵守神教戒律,完美无瑕,世人对您都只有仰慕。我在下方俗世中行走时,曾经多次听到过百姓敬称您为神徒,说您是神祗的化身,是最像神明的人。”

    大祭司摇了摇头,道:“不是的,不是的,若真是如此的话,为什么神明从来没有给过我任何神迹?”

    季红莲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在人族历史上,传说神明曾在初代圣人时降下神迹,开蒙人族,并使人族兴盛起来。但从那以后,就再也没有人见识过神迹的降临。

    事实上,就连初代圣人的神迹其实也是没人见过的,是圣人在某天独处时突然看见,随即顿悟,一跃成圣,就此建立功业,打下无可匹敌的丰功伟绩。

    大祭司眺望远方,沉默了很久,忽然对季红莲招了招手,季红莲走到他的身旁,道:“师父,怎么了?”

    大祭司道:“神山上有神明,至少是有神明遗骸,对不对?”

    季红莲犹豫了一下,道:“这是圣人说的,虽然从来没人能靠近神山,但……应该是真的吧。”

    大祭司缓缓点头,眼中却是亮起几分狂热的向往和期望,道:“我这一生将所有一切都奉献给了神明,甚至在三十岁时为神明发大宏愿,就此五十年未出神庙。如今垂垂老矣,回想这辈子,似乎就如一场梦般,空空如也。所以不管怎样,在我这辈子临死前,我也要去见识一下神明。”

    季红莲吃了一惊,心中掠过一丝不好的预感,低声道:“师父,您是想做什么?”

    大祭司道:“内环之地中的通天神路,最近听说修建速度又慢下来了?”

    季红莲点头道:“是的,因为上次黑魔螳侵袭青玉所的事,死伤颇重,人手紧张,工程慢了许多。”

    大祭司沉默了很久,随后淡淡地道:“你去替我传话,请三位长老到神庙大殿中,我有要事商谈。”

    季红莲有些疑惑地看了他一眼,但还是答应了下来。

    当她离开这座神台,准备走下石阶时,忍不住又回头看了一眼,只见大祭司还是背对着她,就像她刚刚走上来的时候姿势一模一样,仿佛从未变过,仍然还是痴痴呆呆般地眺望着远方那座高耸入云又虚无缥缈的神山。

    说是神庙,其实就是圣城大金字塔的上半部分,下面一半是给长老会以及下属那些世俗衙门的,按照当年那位圣人的说法,这便是侍奉神明的人始终要站在高处,要远离俗世纷扰。

    人族的三位大长老走进了神庙大殿,与其他地方不同,这座大殿里开了一扇与外界相同的大窗,所以光线十分明亮,古香古色的殿堂中简朴肃穆,象征着神权的祭坛上有常年不灭的火焰在燃烧着。

    大祭司还在前方祭坛前静坐冥想,季候、龙泉和夏侯元三位长老在大殿中央的地上坐了下来,整座大殿中,除了他们四个人外,只有季红莲一个人留在这里,端茶递水,同时也象征彰显着她与众不同的身份。

    季候看着自己这个女儿,对她微微点头,脸上带着掩饰不住的笑意。

    旁边的龙泉和夏侯元看着都有些眼热,夏侯元开口道:“哎,还是老季有福气啊,生了这么一个好女儿。”

    龙泉点头道:“谁说不是呢,看看红莲侄女,再想到我家那几个废物儿子,简直要把我气死。”

    季候笑了起来,道:“又吹上了啊,我跟你们两个讲,趁早死心了吧,我才不会让红莲给你们做媳妇。”

    “喂!”龙泉和夏侯元同时笑骂了一句,在这座大殿里,没有外人的地方,这三个掌握了圣城最高权力的男人,在这一刻却似乎也像是最普通的凡人父亲一般,彼此调笑着各自的孩子,为了下一代的婚姻大事而操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