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竞技小说 > 请回答火影 > 第三百一十七章 特殊的苦无
    荒凉、偏僻的景物依旧是单调的模样,土路无行人,视野尽头边有几抹建筑轮廓,却淡得触不可及。暑气稍褪的风一吹过,仿佛只剩眼前这片天地。

    木屋前,两道身影隔着十几米,不知不觉呈立着对峙之势。

    傀儡的碎片和土里的野草混没一体,禹小白脚一动,便是咯吱声音,他为难地看着这种局面,想说些什么却又因为不好意思而顿住了。

    对,禹小白是知道不好意思的。

    对面的蝎几乎没动,只是从门内走到门外的台阶,他扫过地上的碎片,包裹傀儡外衣的脸看不出是何种心情。

    “朝名禹白,我不想评价你这几天不可理喻的行为,但我劝你不要太过分。”通过绯流琥的声带的低沉嗓音具有天然的压迫力。

    见面两具真枪实刀的傀儡砸来是语气决心的证明,但吓不到禹小白。他装下傻,表情随心显得蓄人无害,说道:“啊,每天都来打扰确实有些冒昧,不过今天我刻意推迟了时间……唔,难道还是太早了么?”

    天上的日头接近正中,天光正亮,离清晨已过去很久,人们远离睡眠,辛勤工作,但重点完全不是这个。

    蝎微合眼睛,揉了揉手,“你被组织挤离核心圈,如今突然冒出来,首领绝对不会放任你安然无事的样子,你应该明白……”

    “现在十一点了吧,串门打招呼怎么是不可理喻呢,蝎你一看就是经常熬夜,生活工作,其实还是佛系一些来得健康有益。”

    对于某人独特的性格蝎已没有一开始的糟心,这样的时候不能被对方拖进熟悉的节奏然后打败,果然,当初委托打造一把短刀的时候,对方也是这么一副厚脸皮。

    他揉完了手,心念升起,查克拉细线在指尖灵活转了一圈,差不多活动开来了,“而不管首领会怎么样……”

    禹小白察觉到气氛有一丝不对,抬眼瞧去,蝎不声不响地从怀里摸出了一只卷轴。有些眼熟……

    “别这么严肃……我去,蝎你拿了什么,冷静点!”

    卷轴上,赫然印有一个“风”字,加上禹小白这一阶段实力的人都会有的危险感应,他马上明白那是有着赫赫凶名,实力极强,弄死了三代风影后造的人傀儡。

    人傀儡是在附有生前查克拉的情况下制作,能够完整保留死者的遁术及血继界限,越强的尸体,打造出的人傀儡越强。

    “喂,那个是你大招吧,不至于的,不就敲了几天门……”禹小白虚着眼,语气不再装作无知地欺负人。

    蝎双手一合,就要拉开。砂铁的气息似乎都呼之欲出。

    “等等!是我不对,我检讨!”

    空中引动起来的查克拉忽的一窒,蝎投来审问的眼神。

    世上唯一能制作人傀儡的傀儡师,惹不起惹不起。禹小白抬起手,很有自知地退让,“蝎,我反省了下,怎么可以吵醒别人睡觉?竟然犯下这么严重的错误。唉,我太不可理喻了。”

    “……”

    蝎目光闪动,“你觉得开玩笑很好玩?”显然不信禹小白,口气特不屑。

    禹小白深呼吸一口气,认真说道:“昨天虽然没有收获到想要的答案,但遑论我目前在晓中的处境,还是非常感谢。今天来,是又想起来一件事。”

    蝎望过来,气势略微松口,好歹不是真的装到底。

    有白绝跟踪的警示在先,禹小白现在和任何一个晓成员接触,对双方来说都是不明智的行为,一个不好,坐在雨忍村的佩恩就想多了。

    蝎心性淡薄,面对行迹神秘的前同事,碰上也懒得理会。那个一路孤独至今,走在未知道路上藏在人傀儡下拥有稚嫩面孔的傀儡师,从来不愿卷入太多麻烦,只想专注自己的事情。本着打架会很麻烦,吃力不讨好的想法才会连连容忍禹小白,蝎一开始便是抱着赶紧应付让这货走人的心理。

    但禹小白也正因为种种的不方便,才没有正规正矩地拜访、请求,而是用这种看起来不走心的方式。

    粗粝的砂铁仿佛仍从不起眼的卷轴中飘来。

    “什么事?”蝎沉默片刻,还是问道。

    禹小白小心留神着封印三代风影人傀儡的卷轴,蝎冷哼一声,缓缓收起来,禹小白轻咳一声,说道:“事情的话……就是还想找你帮个忙……”

    蝎手一抖,三代风影提着大刀好像又要冲来了。

    “小忙,小忙!”禹小白连忙补充,“我想麻烦你打造一些苦无。”

    几乎想也不想,蝎一口回绝,“不行!”

    说完,蝎就抬脚往回走进里屋。禹小白见了,一跳闪过十几米跟过来了,门啪地关上前溜进屋子。

    “不会让你为难,就跟以前我拜托你打造清泓一样,我会提供报酬和材料。”

    蝎转头,看到挤进来的禹小白就一阵头疼,为什么这个人又若无其事地进我家里来了啊?

    禹小白挂起笑容,气氛好不容易缓和起来,“不是麻烦的器物,以你的水平应该很快就做好了,我们以前不是也有合作愉快的经历嘛。”

    “四年前帮你打造短刀我可不记得是一段愉快的经历。”蝎冷不丁打断禹小白的话。

    “……”话语堵住了,不过机智的他很快恢复笑容,“哎哟,你连是过了几年都记得,蝎你不愧是外冷内热……”

    绯流琥的表情一贯是冰冷僵硬的,但藏在里面的本体的蝎想必脸色不会很好看,他伸出手,指了禹小白一会,憋了一会却没想出怎么怼。

    要不还是按下手指的武器机关吧。

    蝎阴晴不定中,禹小白拉着人坐下,主动摆好杯子倒水,“几把苦无而已啦,我不放心别人的手艺,我跟你说,钱不是问题……”

    蝎高冷听着,心中一动,等等,有些怀疑自己是否听错,“苦无?”

    在暗器中太普通和普遍了,忍者的入门作,哪怕高手会一如始终地使用,但也太平凡了。

    禹小白将杯子移到对方面前,闻言,呵呵笑了笑。

    “对,一种特殊的苦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