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文骚 > 第90章 你们之间的爱,我静得像空气
    把鹿幼溪请进房间后,苏嬛在三人诡异的沉默中,终于醒悟了,“啊,其实,我的意思是,你小时候是可爱,现在是漂亮,毕竟长开了嘛。”

    用你的腿衬托我的腿短,用你的胸衬托我的胸平,你竟然说我长开了,大姐你这是在讽刺吗!

    虽然心里气的要炸,鹿幼溪依然竭力维持自己的风度,“苏嬛姐,我明白你的意思,你是在夸我女大十八变,越变越好看,对吧。”

    鹿幼溪都给苏嬛台阶下了,然而苏嬛却犹豫了起来,“呃,你开心就好。”其实她还是喜欢小时候的鹿幼溪,那叫一个萌哟~

    你!开!心!就!好!

    什么意思嘛,这么勉强!要不是看自己打不过他们,鹿幼溪真的要暴走了,现在她好想叫堂姐和姐夫过来,你们兄弟女朋友欺负我啊!

    “随便坐吧~”封寒指了指沙发,这个女友还真是让人发愁啊,他想讽刺鹿幼溪的时候都还知道婉转呢,你倒好,这么直接~

    坐下后,一肚子气的鹿幼溪这才注意到,他们住的,好像是皇室豪华间,天啊,他们是怎么订到的!

    见鹿幼溪四处打量,封寒笑道,“哦,这是吴王蓝荆苓让给我的房间,我俩关系还不错。”

    “嗯,看到了,他在嘤嘤上对你很推崇的样子。”鹿幼溪一边说,一边动脑筋,该怎么给他点颜色看看呢。

    也不知道这俩人发展到什么地步了,“我想用一下洗手间好吗?”

    “那边。”

    进了洗手间,鹿幼溪想检查两人的生活痕迹,比如,垃圾桶里有没有用过的那啥。

    结果一无所获,封寒他俩其实还没有真正在这里住过呢。

    鹿幼溪走了,人鱼线的问题被苏嬛重提,“现在可以让我看了吧~”

    “啊,不太好吧,还有人在呢,要不等她走了……”封寒扭捏道。

    “等她走了,我才不敢看呢,谁知道你会不会无法无天。”虽然今晚住一起,但苏嬛想的还是昨晚那种相处模式。

    她完全猜中了封寒的坏心思,就剩两人的时候,封寒完全可以让苏嬛看的更清楚更详细一些。

    “别动,我看看……”苏嬛半蹲着,撩起了封寒的T恤,“哇,真厉害!一块,两块……六块腹肌……这就是人鱼线吗,真漂亮……”

    封寒把最好的状态呈献给女朋友,他的才华,以及**,都已经对苏嬛不设防了,想要,尽管拿去!

    这时,在洗手间一无所获的鹿幼溪也出来了,然后她就看到,封寒坐在沙发上,岔开这腿,他女友蹲在他身下,在腿间探!头!探!脑……

    天啊,他们怎么可以这样,我还在这呢!

    真当我空气啊!

    鹿幼溪大喊一声,“我什么都没看见!”然后退回了洗手间。

    苏嬛被吓了一跳,忙缩回小手,“怎么了?发生什么了?”

    封寒看看正对面的洗手间门,再看看蹲在地上的苏嬛,顿悟的他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苏嬛还处于懵懂中,“笑什么啊?”

    封寒在沙发上打着滚,他说不出话了,这误会大了。

    我男朋友莫不是傻了?苏嬛稳住封寒的脸,亲了一口,“好点了吗?”

    封寒勾着她的脖子,追逐着她的唇,好一会儿才说,“好多了。”

    鹿幼溪打开门缝,见外面的画面和谐了许多,这才尴尬地走出来,心想,现在的年轻人啊!

    鹿幼溪毕竟是见过大世面的,她坚信自己不会被封寒他们吓倒,有什么啊,不就是年轻人那点事嘛,她故作轻松道,“苏嬛姐姐,你们俩认识多久了?”

    “我们是昨天认识的~”心满意足看过男友好身材的苏嬛靠着沙发上道。

    封寒看看表,“到现在为止,认识了22个小时31分钟。”

    “那你喜欢上我多久了?”苏嬛又问。

    “这个应该从早上算,10小时23分钟。”封寒准确回答。

    “那我们在一起多久了?”苏嬛三连问。

    “正好五个半钟头。”

    鹿幼溪:我果然是空气来着~

    “才一天啊,那你们发展可就是够迅猛的呀!”鹿幼笑笑,并积极寻找这两人的突破口。

    “时间不是问题,我们能够互相喜欢最重要,你看,他还送了我定情信物呢。”苏嬛炫耀地拿出她的小葫芦。

    “就一葫芦?”

    “重点是上面有他送给我的诗,”苏嬛骄傲道,“而且是和我在一起之后写的,因为我得到的灵感哟!”

    鹿幼溪凑近些看,“曾经沧海……”

    虽然鹿幼溪恨封寒恨得牙痒痒,但诗的确是好诗,即便她这种没什么文化修养的,也能看得出来,诶,有了!

    鹿幼溪背台词还是很厉害的,看完之后,她当即拆台道,“姐,你被骗了,这是封寒之前写给我们班另一个女孩的,而且在我们班广为流传呢,我都能背下来了,我给你背一遍。”

    接着,鹿幼溪原原本本复述了一遍,而且声情并茂,平时语文课上背课文她都没这么好的口条。

    封寒眯着眼睛,这么快就忍不住撕破脸了吗,心机溪!

    然而还不等封寒说什么,苏嬛就摇着头说,“你撒谎。”

    “没,我说的都是真的!”看着鹿幼溪真诚的表情,封寒都快要相信她了。

    苏嬛淡然道,“那你说,这首诗的题目叫什么,既然你说在你们班里广为流传,你肯定应该知道的吧。”

    “啊?这……”鹿幼溪的脸开始变得通红,“叫,叫巫山**!”

    情急之下鹿幼溪编了一个名字,还挺污。

    见苏嬛笑了,鹿幼溪就知道,自己肯定懵错了。

    苏嬛指出她的错误,“这首诗并没有题目,另外,他同时写了两首诗送给我,另一首的后两句是身无彩凤双飞翼,心有灵犀一点通,你来说说上两句是什么。”

    “这……”这我怎么知道啊,什么鬼,这里又不是答题游戏,而且你起码给个选项啊!

    尬到要爆的鹿幼溪选择主动离开,“不好意思,我还有点事……”

    当她刚站起来,方瓜瓜的电话就来了,“小祖宗,快点过来,端木老师来了!”

    “什么?端木老师!”

    “对啊,刚刚我遇到她,就把你的事告诉她了,然后她就说好久不见,来你这坐坐,正等你呢!”

    鹿幼溪脸一红,“谁让你说的!”

    “放心,那件事我没说,就说你想她老人家了,快来吧!”

    “好,我这就过去!”

    “等等!”见鹿幼溪要走,封寒拦住她,“你刚才说的端木老师是不是端木樱老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