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竞技小说 > 无耻之徒 > 第二百六十四章 公输傀儡
    只见一个人形身影正以一种古怪的行进方式追着谢尔盖等人的脚步电射而来,最令人称奇的是这东西居然是个紫红色的人形机器!但见此物双手挥舞着两把大刀,耍的宛如风轮,沿途草木挡者披靡,足下行进则如趟泥,眼看着追到了谢尔盖等人背后,抡起大刀来砍瓜切菜一般连杀两人。紧接着又毫无迟滞的追上了包括谢尔盖在内的另外三人。

    砰!

    小恶来的狙击步枪响了,及时挡住那东西斩向一名轮胎帮成员的大刀,这刀锋却微微一侧,让过那个人,直接斩向了谢尔盖的后背。咔嚓一声,将谢尔盖后面的衣服斩开,同时在背上留下一道恐怖的刀口。而另外一把刀斩向另一个人的时候,却在千钧一发之际被小芬飞身过去用脚刀挡了一击。

    仨人趁机奋力前冲出数米,那追击而来的奇物来势极猛,眼看着转瞬既能追上,却忽然停了下来,接着毫不停留的退回到山谷深处中。

    “救我,快救我!”谢尔盖通身浴血,冲着李牧野奋力喊着:“魔鬼,魔鬼,这里是魔鬼的禁地,快走,快带我离开这里,不要进去了,不管里边藏了什么秘密都不要管了,让空军来把这里轰炸掉吧!”

    李牧野面无表情,心中早破口大骂,这王八蛋命真大,这样都没把他砍死。小恶来那一枪故意没用贫铀子弹,就是有意让那怪物一刀砍空后可以直接攻击他,却没想到还是被他逃了一命。

    “俄罗斯勇士们,你们看到什么了?”李牧野用俄语问道:“究竟是什么魔鬼把你们吓成这个样子?”

    谢尔盖面皮微红,浑身颤抖不已,挣扎道:“先别说话,快带我离开这里。”

    “你冷静些。”李牧野沉声道:“你伤势这么重,如果不立刻给你止血,我怕走不出这山谷你就得死。”

    小芬随身取出云南白药和纱布递给张凤来,意思是让他去给谢尔盖包扎一下。不关心里头有多想弄死这厮,当着另外俩人的面,这表面功夫还是得做。

    “怎么不是联邦军队使用的急救包?”谢尔盖盯着张凤来手里的可疑药包质问道。

    李牧野一摆手,示意小恶来把药包收起来,起身道:“既然你不信任我的人,那咱们也没什么好说的了,你们三个出去吧,我们还要继续往里边看看。”

    “不可以!”谢尔盖傲气凌人的喝道:“李牧野,我命令你立即放弃任务,带我离开这里!”

    李牧野心头逆火横生,刚要发作,忽然心中一动,计上心来,道:“带你离开不是不可以,但你伤势这么重,若是不及时止血也只有死路一条。”说着,一摆手命小恶来给他包扎止血。又道:“这树上的怪物被我们杀了,这里暂时是安全的,你们呆在这里不要动,我去来路上探查一下。”

    也不理谢尔盖是否同意,转身阔步走到来路上,行出几十米远,植被茂密遮挡视线,确定后面人看不到的时候才停下脚步,从背囊中取出虎蛟骨刃来,一边对着两边的树木挥舞开来,一边砰砰连开数枪。

    只见草木莘莘之中,巨木不断被放倒。那些巨木最细的也有一人围抱,眼看着势如破竹瞬间被砍伐倒下,任凭谁不知底细的情况下也不会认为这是人力所为。

    李牧野一掉头扯着脖子大呼小叫着从茂密的灌木中钻出来,一边跑一边回头,一直来到已经是惊弓之鸟的谢尔盖等人跟前,惊慌失措道:“不,不,不行了,来路上也有个那东西,好厉害,差点把我也砍死了。”说完,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谢尔盖这会儿伤口被包扎上,状态比之前稍微好一点,闻言不禁惊骇的说道:“那怎么办?出入山谷只有这一个方向,咱们怎么才能离开啊!”

    李牧野道:“你试没试过跟外界联系?”

    谢尔盖有些绝望,道:“我想你也一定试过了,这鬼地方已经被魔鬼占据,无线通讯根本没有信号。”

    李牧野颓然的样子,道:“那可完蛋了,咱们死定啦。”

    人的精神意志是很奇怪的,绝望有时候比真正的刀子还厉害。李牧野这么做的目的就是要把他留在这里,再摧毁他的希望和求生意志,谢尔盖身受重伤,一旦失去了求生的意志,死亡也就不远了。

    谢尔盖本就是个纨绔子弟,虽然小有才具,却缺乏生死考验的历练,在这种情况下他很快就崩溃了,焦灼的看着身边的几个人,完全慌了神的样子:“怎么办?怎么办?怎么会这样呢?”

    一个轮胎帮的兄弟安慰道:“尊敬的谢尔盖先生,请您先冷静下来,请相信全知全能的上帝会保佑我们的,刚才那么危险的情况我们都逃了出来,我相信这一定是上帝指引的结果,接下来,上帝还会指引我们的。”

    李牧野及时插言问了一句:“你们刚才在里边遇到了什么危险?”

    “死亡,可怕的死亡,很多很多人的骸骨尸体。”另外一个幸存的轮胎帮成员说道:“那些骨头摆成了一座山,又像一栋建筑,不知道用了多少尸骸骨头才垒起来的,简直太可怕了,更可怕的是那周围还站着一圈魔鬼士兵,那些紫红色的怪物完全不怕子弹,不管打中多少枪都不能阻止它们。”

    “其他人都死了?”李牧野明知故问道。

    “是的,全都死掉了。”这个轮胎帮成员黯然神伤,眼中仍有惊恐畏惧挥之不去,颤声道:“这里是魔鬼的世界,上帝看不到我们的,我们完了。”

    “是啊。”李牧野表示赞同,用俄语说道:“我们陷入了魔鬼的陷阱,否则这世上怎么会有不怕子弹的怪物?”

    二人以这种绝望的语气一问一答,更增加了绝望的气氛。谢尔盖的脸色惨白,要多难看有多难看,刚才惦记逃出时还勉强能坐起来,这会儿听到逃生无望,被李牧野几句丧气话说的心情颓唐,已经萎靡的趴在了那里,另外那个轮胎帮成员则在帮助他向上帝祈求保佑。

    你的上帝不会来了。李牧野阴嗖嗖看着他,心里恶意满满想着,暂时是把他们骗的不敢走了。接下来就要想法子把这货坑死在这里。牧野集团在俄罗斯的产业不是不能放弃,但给也只会给自己闺女她妈,别人想染指,就只有死路一条。

    小恶来凑过来说道:“叔,我大概知道那拿刀砍人的是什么东西。”

    他说的是汉语,不用担心被谢尔盖那仨人听懂。李牧野嗯了一声,脸上古井不波道:“说说看。”

    “那东西多半叫做公输傀儡。”小恶来道:“我小的时候跟外公上华山白云堂,曾听过堂主白无瑕为外公解说公输机关学,当时提到了一种木人,用紫龙木雕刻而成,内置机关,以阴阳之道为基础,将两种奇石放置在木人身体内,就会形成一股相互作用的力,利用这股力道催动一颗金属球在木人体内上下旋转运动,形成循环的重力,最后让木人动起来。”

    李牧野听着玄妙,问道:“这是公输班传下的东西?”

    小恶来点头道:“多半就是了,当时白云堂主说起这东西的时候,曾说过公输班与墨翟是师兄弟,一个善攻一个善守,二人较量技艺相互促进,在当时制造出很多匪夷所思的木器,比如这公输班曾经造了一只木鸟,丢到空中能久飞不坠,而墨翟就造了个热气球,飞上天去把他的木鸟捉了回来。”

    李牧野道:“这个我也有耳闻,你说点我不知道的。”

    小恶来继续说道:“两个人多次较量,公输班每次都占不到便宜,有一次他无意中发现天下间有两种奇石,可以相互吸引排斥,并且对金属有着不可思议的作用力,于是就采集了一些磁力特别大的回去,打磨成一定形状放置在木器中,以阴阳之道排列,形成极强的斥力循环,催动一颗金属球在木器内部形成动能,又利用这种动能造出了公输傀儡。”

    李牧野道:“那个时代应该还没有刀这种武器吧?”..

    小恶来道:“最初这东西拿的双棒,就是公输班想用来给墨翟一个教训的,可墨翟一看到这公输傀儡就痛快的认输了,而且当时就提出说,这东西的技术太可怕了,绝不能流传于世俗,否则必将造成无穷杀孽。”

    李牧野道:“确实够凶狠的。”

    小恶来道:“这技术被墨门的人学了去,整理成一门江湖奇学叫做机关术,并且传承下来,白云堂中就有人懂这机关术,汉代初年,有人用地底倒生的奇材紫龙木做了这么一个公输傀儡,把木棒改为双剑,那人仗着这东西纵横江湖,坏了好多游侠儿的性命,也成就了很大的名声,只是后来因为被朝廷通缉,才不得已隐姓埋名远走漠北,这公输傀儡也被他带走了。”

    李牧野心中还有疑问:“按说这地方肯定没有活人了,这个公输傀儡却是怎么启动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