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竞技小说 > 太古魂帝 > 第二百六十二章 不可一世
    巫师玄愤怒而又痛苦的咆哮声响彻在比武台,他完全不甘,无法接受战败的结果。在他被炼神曲击中的刹那,心神彻底失守,琴瑶若是愿意,可以随时将他击杀。

    但这正是巫师玄所愤怒的,凭真正的实力,他要强过琴瑶,只是因为底牌被琴瑶事先给察觉,这才一败涂地。如果不去催动弑神飞蚁,而是用真正的力量,堂堂正正的攻伐,早就将琴瑶给击败了。

    “我不服,一定是有人向你泄密,知道了我的底牌,否则你怎么会事先知道我的绝杀之招。”

    巫师玄通红着眼,有骇人的凶残光芒在闪烁,他像是一尊被激怒的魔头,欲要择人而噬。

    “你若是不服,那就放马过来,我能击败你一次,就能击败你第二次。”

    琴瑶神色清冷,平静的开口。巫师玄被伤了心神,如今可谓战力大跌,她已经全然无惧。就算再战过一场,琴瑶相信最终的胜利者依旧会是自己。

    至于借助叶天的提醒,提前洞悉弑神飞蚁的秘密,阴了巫师玄一次,琴瑶则是没有任何的不好意思。巫师玄技不如人,最强的底牌直接就被叶天火眼金睛,一眼给洞悉,能怪得了谁?

    “这一次,我定不会大意了!”

    巫师玄仿佛一个输光所有的赌徒,急切的想要证明自己,他运转全部的魔功,周身燃烧起恐怖的魔焰,凶焰滔天,一尊阴影重重的魔神虚影,从他身后浮现而出,那是他的天地法相,幽冥魔影。此刻不惜直接将法相都催发出来,显然巫师玄豁出去了,有了不成功便成仁的信念。

    这一次,魔道兴师动众而来,可是有着宏远目标,虽然不敢说将正道十强天骄全部击败,但至少也要胜个六七场才行。而现在,自己第一个出场,就出师不利,让巫师玄觉得脸面无光,无颜见江东父老。

    “够了!”

    就在这时,有冰冷刺骨的声音传出来,是断罪心开口了,他冷冷的盯着巫师玄,犹如一条毒蛇盯住自己猎物的目光,十分的阴冷,令巫师玄都是一个激灵,心中生出一股寒意,就好像被兜头浇了一盆凉水,巫师玄所有的火气尽皆熄灭。

    断罪心阴沉的道对巫师玄道:“嫌丢人丢的还不够吗?还不给我退下去?”

    “是!”

    巫师玄脸上写满了不甘,但断罪心已经开口,他不敢违逆,当即只好狠狠的瞪了琴瑶一眼,那种眼神十分的凶戾。不过,他最终还是退回了魔门阵营,灰溜溜的样子令他心中窝火。

    断罪心却不堪巫师玄一眼,而是又转向琴瑶,道:“是叶天对你透漏了巫师玄的底牌吧?我之前,有感应到叶天和你神念传音,而且叶天施展了一种通玄的瞳术,应该就是传说中的破妄之眼,能够洞穿墨绿头骨的封禁,发现弑神飞蚁,对破妄之眼来说,不算困难。不过,不管怎样,你确实是胜过了巫师玄,我们魔门也不是不讲道理,岂能出尔反尔。这一场,就算你胜利,而且我也不会再派人挑战于你。”

    巫师玄在一边恍然大悟,他本来以为是有人向琴瑶泄密,不过冷静下来后,又觉得不大可能,现在正魔大比武,事关魔门尊严,不管谁战败了,都是整个魔门在丢面子,这种损人不利己的事情,只有脑残才会去做。

    而现在,听到了断罪心的解释,他才明白过来,再望向正道阵营中,叶天平静端坐的声音,只觉得一阵恐惧。那个少年太恐怖了,竟然只是远远的观看,就洞悉了他的底牌,叶天的强大,委实可怖,名不虚传,巫师玄从内心深处感受到了压力。

    好在,魔门还有妖孽一般的断罪心在,断罪心的强大毋庸置疑。叶天能够洞察自己的底牌,对琴瑶耳提面命。但自己一方,也有断罪心在,早就明晓了叶天的举动。可以说,这是正魔两道年轻一代领军人物的首次交锋,可谓半斤八两。

    “断罪心,你的眼力也很厉害。不过,巫师玄的失败,与我没有关系,是他自己有破绽,才会被人抓住。就算不是我,早晚有一天,他也会因为这个破绽失败,甚至有可能丢掉性命。”

    叶天平声道,殊无喜悦,说罢,他又开口:“那么,接下来,你要派谁下来挑战?”

    断罪心冷冷的一笑:“恨今生,你下去,挑战花千树。”

    立即,一名少年起身,踏虚而行,缓步登上比武台。此人生的极为俊美,有一种邪魅之气。眸光如刀,斜睨花千树,道:“你下来,我单手镇压你,让你知晓,你们正道所谓十大天骄,不过是土鸡瓦狗。若非琴瑶侥幸,早就要被巫师玄击败。不过,我可不会犯巫师玄那样的错误,在我面前,你没有任何机会!”

    狂!太狂!这个恨今生,比巫师玄还要狂妄十倍,单手镇压花千树,简直狂的没边。任谁听到这样的狂妄之言,都要火冒三丈,那怕佛祖都要动嗔念。

    “恨今生是谁?他太嚣张了,现在老子最恨的人就是他了,那个巫师玄,也只能暂时排第二去。”

    “恨今生是玄境强者恨东来亲子,而恨东来,是魔门四大护法之一,执掌极道宝器吞神魔罐,你们说,这个恨今生,有没有狂妄的资本?”

    “玄境强者……极道宝器……恨今生的来头,还真是强大的离谱……”

    顿时,所有人都息声了,面对玄境强者,谁能不敬畏?

    金狼王玄孙,不过是金狼王诸多孙辈之中的一个而已,就那么的飞扬跋扈,不可一世。而恨东来,执掌极道宝器,身份地位比起金狼王来说,不知道高到哪里去了,两者不是一个档次。至于恨今生,作为恨东来的亲生儿子,那是真正的贵不可言了。

    但就算如此,恨今生如此张狂,还是让人愤怒,都在暗暗期盼花千树能力挽狂澜,将恨今生踩在脚底下,粉碎恨今生所有的骄狂。

    “花千树,怎么,你不敢应战吗??”

    此时,恨今生更加的颐指气使了,斜睨花千树,一派高高在上的架势,仿佛随手就能将花千树镇压。

    泥人尚有三分火气,更何况,花千树年轻气盛,怎么可能会忍得住。

    “你要战,那便战!”

    花千树是一名翩翩美少年,此刻虽然眼中蕴含怒意,但依旧显得温和儒雅,他迎向恨今生,就打算直接出手,要施展凌厉手段,搏杀一番。

    “慢着!”

    恨今生目光深幽,背负双手,突然开口道:“我曾听闻,你最强的防御手段,乃是阴阳之门,何不施展出来,让我见识一番?”

    花千树脸色顿时冷峻了下来,眉毛一挑,这家伙,竟然如此自信,以为能轻易破了自己的阴阳之门么?阴阳之门确实是他最强的防御手段,但那并不代表他的战力弱小,与防御一样,同样十分强大。

    恨今生想要硬憾阴阳之门,花千树心中冷笑,既然对方这么自信,那就成全他,直接以阴阳之门将恨今生反震到死!

    正准备应允下来,突然,花千树心神一动,收到了叶天的神念传音。

    正道阵营,叶天也在观察恨今生,恨今生虽然表现的狂妄无比,但叶天不相信,魔道最杰出的十大天骄之一,会是这种心性,更何况,恨今生还是恨东来之子,岂会那么不堪。因此,不假思索的,叶天就意识到,恨今生这是故意刺激花千树,想要激将花千树以阴阳之门与他对决。

    叶天很清楚,阴阳之门看起来无敌,但其实有着致命之处。只要攻击超过了阴阳之门的上限,瞬间能将此门摧毁,而恨今生既然敢开口要对决阴阳之门,自然是早就有了应对之策。这时眼见花千树被恨今生所激迫,正要答应下来,叶天自是不能眼睁睁看着,连忙神念传音告诫。

    收到叶天的传音,花千树也迟疑起来,叶天已经证明了自己的强大,在之前琴瑶与巫师玄的比武中,也证明了自己的眼力,花千树又怎么会将叶天的警告弃之不顾。

    “怎么,你怕了吗?所谓最强防御,不过是土鸡瓦狗而已,我单手可镇压。既然你不敢施展阴阳之门,那就直接出手吧,我用一只手与你战斗!”

    恨今生趾高气扬,气焰之嚣张,真的是不可一世之极。他果然将左手背负在身后,只以右手点指花千树,一副睥睨天下的姿态。

    “我岂怕你!恨今生,我会让你在阴阳之门下颤抖绝望!”

    这一下,花千树是彻底被激怒了,大家都是正魔两道最强天骄,谁又能弱谁多少?谁又能强过谁多少?纵然是琴瑶与叶天之间,叶天若是不施展神风九剑剑诀,两个人的差距都不会有想象的那么大。

    到他们这个境界,已经是站在了通海境顶峰了,个个是大师级的心境。接下来,要么是突破入灵境,要么是继续打磨,突破人体极限,跨出通海境十一层、乃至最强的第十二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