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逆天狂医 > 第二百二十章 针灸按摩
﹄新八一中文网—www.X81Zw.cOM﹃ 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說阅读网

    



    张军苦着脸,看着杜中伟,“兄弟呀,你就别取笑我们了,这次我们改一定改,一定会重新做人。”



    杜中伟不以为然的笑了笑,“人们都说狗改不了吃屎,就是不知道你能不能重新做人。”



    杜中伟的话虽然说的难听,但理确实是这个理,这让一个人洗心革面,重新做人,确实是难了些。



    幸亏现在没有一个蚂蚁洞,要不史桂芬肯定会钻了进去,她觉得自己实在是没法见人了。



    史桂芬拉了拉宗君的衣袖,哀求的看着自己的老头。



    张军叹了一口气,把心仪的目光投向了马涛,“主任,您看着……”



    马涛拉了拉杜中伟坐到了一旁,“既然你们来了,我就打算试一试,不过前提我靠说好了,这治好治不好得看个人的造化,也不是我。



    我只是一个土郎中,就会一些邪魔歪道,不一定能真能治了你的病,这神经性头痛本就难治,一般的大夫确实是治不了。



    我也只是用一些偏方,如果弄巧成拙正好治得了你的病,你也算是上天眷顾,如果到时候治不了你的病,你可别把屎盆子扣在我的头上,我马涛这辈子也当不起。”



    史桂芬的眼睛滴溜溜的转,他心里有着自己的盘算,这万一是治不好,自己还得疼,史桂芬有一些犹豫,他不知该向前走一步,还是原地不动。



    马涛和杜中伟一直坐在原地喝着茶,并不急于得到史桂芬的回答。



    张军看见史桂芬犹豫了,急忙上前推了推她的胳膊,冲着他的耳边小声的说,“我说你现在犹豫个啥,一会儿主人改口了,不给你治了,你上哪哭去,反正现在也是疼,还不如治治,万一治好了呢。”



    史桂芬瞪了张军一眼,这可是自己的脑袋,万一治不好了,多几个窟窿到时候谁来负责,话说的好听,就会让自己去堵枪眼儿,堵完枪眼儿的结果可没人给自己担着。



    史桂芬前思后量,最后双手紧紧的握成了拳,做了一个最大的决定,她狠狠的咬了一下牙,对着马涛说,“主任,您就给我治吧,这治不好我也不赖您,我自己担着就行了。”



    杜中伟把瓜子皮扔在了地上,拉着马涛走到了一旁的墙角,他斜着眼看了一眼史桂芬,“我说涛子,这事儿你可得想清楚了,史桂芬的人品你又不是不知道,万一给他治不好,这事儿可就摊手里了,你这马涛一辈子的名声可就被他毁了。”



    这道理马涛又不是不懂,但看见史桂芬放低身份来到了他家,马涛就有些忍不住了,自己还没有治过神经性头痛,这种病说不定能把史桂芬当做试验品来试试。



    马涛拍了拍杜中伟的肩膀,“你放心吧,我有把握。”



    说完后,马涛就绕过了杜中伟向着史桂芬走了过去,“今天已经不早了,咱们明天早上开始,这样吧,你们明天早上早早起,我在八点之前赶到你们家。”



    张军立马点了点头,把史桂芬扶了起来。



    史桂芬抽搐的不愿离开,他犹豫了一会儿,把自己的问题说了出来,“主任,今天不能给治吗,您看我这头疼的都睡不着了。”



    马涛摇了摇头,“今天的光线不是特别好,即使是点着灯也不一定能,按照你的穴位给你行针,只有明天光线好一点,我才可以动手。”



    史桂芬无奈的跟着张军回到了家,自从马涛答应了给他治病以后,他觉得自己脑袋也不是那样疼了,好像心里有了希望,疼痛也减少了大半。



    马涛和杜中伟坐在院子里,商量着明天给史桂芬治病的事儿。



    “我准备给史桂芬用针灸按摩的方法,通过,针灸他头上的穴位,从而缓解他的疼痛。



    头为“诸阳之会,白血所通,”既有经络相连,又有眼,耳,鼻,口诸窍,许多疾病的症候都反应到了头部,头痛的病因不同,按摩天柱穴和太冲穴,可舒经活血,头痛症状减轻和消失。



    天柱穴是足太阳膀胱经的重要穴道之一,位于后发际线五公分,第一颈椎棘突下旁开1.3寸,斜方肌外缘凹陷中。



    太冲穴为人体足厥阴肝经上的重要穴道之一,位于足背侧,当第一跖骨间隙的后方凹陷处,足背第一,二子份上二寸凹陷中。



    明天这两个穴位同时进行,我直接把针插到天柱穴,然后你与我同时把针插到太冲穴,必须是同一时间,不然疗效就会差一些。



    中伟,你今天主要练习的就是,拿针插入你的脚趾穴位,对于治疗史桂芬,咱们必须要小心更小心,谨慎更谨慎。”



    杜中伟感觉到了马涛的小心翼翼,他沉重的点了点头,这史桂芬确实与他人不同,说不定到时候治不好,会真的赖上他们。



    杜中伟前半夜一直都没有睡,他拿着,马涛给她的银针,不断的刺自己脚底的穴位。



    马涛也在一旁研究着医术,她细细的翻看着,做到胸有成竹。



    第二天一早太阳刚刚升起,张军就来了,他的大手拍着马涛的门。



    马涛家的门传来了一阵咣当咣当的响声,惊醒了马涛和杜中伟。



    杜中伟烦躁地揭开了被子,挠了挠自己的头发,“这到底是谁呀,大清早的没事儿扰人清梦,还让不让人睡觉了?”



    马涛坐了起来,昨天睡的有些晚,今天的精神不是特别好,他急忙走下了床,来到屋外。



    张军听见门开了,冲着里边喊了一声,“主任,你们起啦,这天都亮了,我来叫你们给史桂芬看病。”



    马涛和杜中伟对视了一眼,这张军儿是害怕他们不去,所以这么早的来叫他们起床。



    马涛大步走过去,伸手打开了门,让张军走了进来,“不是说好的早上8点之前吗,我和杜中伟记着呢,你先回去吧,我们俩一会儿收拾一下就去。”



    张军听见马涛的话,才放心的回到了家,他昨天一晚上睡得都不踏实,生怕马涛和杜中伟经过一晚上的商量,会改变主意。



    杜中伟看着张军离开的背影,不屑的撇撇嘴角,抱怨的说,“这张军把咱们当成什么人了,咱们才不像是会分一样,既然答应了他,今天肯定会准时到的。”



    马涛面色无异,他打了一盆凉水,把自己的脸浸泡了进去,试图让自己的脑袋清醒一下。



    “行了,别抱怨了,赶紧梳洗准备东西,咱们该去了,一会儿还要到修路的地方看看呢。”



    杜中伟双手环胸,靠在门前,他慵懒的打了一个哈欠,“这路再有两个月,我看就完工了,但是何奶奶回去以后,咱们还没有给他复查过呢,这史桂芬的事儿,完了咱们是不是应该去市里看看何奶奶?”



    马涛抬起头,拿过毛巾,擦了擦自己的脸,突然一个清丽的身影从自己的脑海里飘过,她穿着一件白色的衣服,梳着齐肩的短发,转过头对着自己微笑。



    这个身影已经很久没有出现在马涛的脑海里,马涛工作忙一时把他已经忘记,今天不知怎么着,杜中伟突然提到了和奶奶,马涛才想起了秦文。



    马涛把毛巾,放到了一旁,大步走进屋内,把所有的东西收拾了一下,揪着杜中伟就来到了张军的家。



    史桂芬左等右等,终于把马涛给盼来了,“主任,您终于来了,我还以为你打退堂鼓了,这可把我等的急的,昨天一晚上都没有睡好觉。”



    马涛只是淡淡的瞥了史桂芬一眼,他对这个女人实在是不感冒,第一印象非常的重要,刚刚第一次见面,史桂芬就给了自己当头一棒,现在无论是桂芬对自己多么巴结,马涛都不放在眼里。



    马涛和杜中伟走进了史桂芬的家,这是马涛第一次来到史桂芬的屋内,这屋内乱七八糟,什么东西都堆在了一块,地上连个站脚的地儿都没有。



    马涛好不容易找了一个干净的地方,把自己的包放在了桌子上,对着史桂芬说:“你坐在床上把袜子给脱了,一会儿行政的时候可能有一些疼,你要忍着点。”



    史桂芬肥硕的身子爬上了床,她脱掉袜子,一股臭味儿传的满屋子都是。



    马涛嫌弃的摸了摸自己的鼻子,强忍着快要吐的感觉。



    这就苦了杜中伟了,他的真正好样插在史桂芬的脚上,这不是难为他吗,站在这么远门儿都这么难闻,这要是靠近还不得把自己给熏死。



    杜中伟强忍着咽了一口口水,看了马涛一眼,“快点儿,弄完咱们赶紧走。”



    马涛点了点头,把银针递给了杜中伟,一起向着史桂芬走了过去,马涛冲着杜冬梅点了点头,他们俩同时把银针插在了穴位上。



    马涛用手捻着银针,一点一点深入穴位。



    史桂芬疼着咬着牙,她伸出自己的手臂,紧紧的捏着自己的眉心。



    过了一会儿,疼痛一点一点减少,史桂芬的嘴角轻轻的勾起,她开心的看着张军。



    



    



    



    



    



{老铁请记住  m.x81Zw.coM  新八一中文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