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修罗武神 > 第两千六百二十五章 幕后黑手(2)
    “反噬?”

    听得此话,黎月儿将一颗金色的丹药取出,递给了楚枫,道:“快,将其服下。”

    “没用的。”楚枫摇了摇头。

    “要你服下,你便服下。”黎月儿强行将那颗丹药,丢入了楚枫的口中。

    随后,便带着楚枫,向远处飞掠而去。

    楚枫惊愕的现,那颗丹药入口之后,竟然自动炼化,化作一道道能量体,融入楚枫的全身各处。

    这一刻,暖流涌遍全身,随着那暖流的进入,楚枫那难以忍受的疼痛,竟然真的好转了不少。

    而也正因为这颗丹药的奇效,便让楚枫知道,那颗丹药定然价值不菲,否则不可能抗衡邪神剑的反噬。

    他又欠了黎月儿一个人情。

    “丫头,你这修为增进的够快的。”这一刻,楚枫也是注意到,黎月儿带着他前行,度非常之快。

    黎月儿的修为,已经不再是武祖巅峰,她已经突破了,现在的她,乃是一位一品真仙。

    “武祖巅峰,本来也不是什么难关,以你的天赋,要不了多久也会突破。”黎月儿说道。

    可是她这话说完,却现楚枫并未回答,下意识的她便看了楚枫一眼。

    这才现,楚枫已是满头大汗,整个脸庞都扭曲起来,那个模样…比先前还要痛苦的多。

    “我那丹药,可是专门针对反噬的,难道无效?”黎月儿问道。

    可是此刻的楚枫,疼的已经快要失去了意识,因为眼下的疼痛,比黎月儿给他服用丹药之前,还要难以忍受数倍。

    那种痛苦,远非常人可以想象,就仿佛自己的灵魂,在不断的被人撕裂,然后重组,再撕裂。

    是灵魂,而不是肉身。

    对于楚枫这种修为的修武者来说,肉身的痛苦不算什么,但是灵魂的痛苦却是致命的。

    肉身毁了可以重铸,可是灵魂灭了便是真的死了。

    此刻,楚枫所遭受的折磨,便是来自于灵魂的。

    并且,这次的反噬实在太强,很快的,楚枫的意识便彻底模糊,竟然昏死了过去。

    …………

    在陈氏天城的西南方,有着一片古老的山脉,这片山脉的最顶端,直入云端,寒气逼人,常年被白雪所覆盖。

    这是一片极寒之地,而在这极寒之地的一座山洞中,魂婴宗宗主便藏在这里。

    这里,明明非常的寒冷,可是他的身上,却散着重重热气。

    那热气,莫说将整个山洞的积雪融化,就连这个山头的积雪,也都被其所融化了。

    随着邪神剑的力量消失,那封锁他全身的血色气焰,也早已经不见。

    可是在他的身上,却留下了一重重,血色的伤痕,那伤痕不仅散着热气,并且给予他难以忍受的痛楚。

    最重要的是,这伤痕…他竟然无法治愈,也无法修复。

    “救救我,大人,求求您,快救救我,我快熬不住了。”

    魂婴宗宗主,强忍着伤痛跪在地上,苦苦哀求着。

    可是在他的前方,明明空无一人。

    嗡——

    忽然,在他的前方,出现了一道身影,这个人…白苍苍,气质非凡。

    而他…竟然是先前,站在陈氏天城上空,俯视下方一切的,那三位孔氏天族中,辈分最高,实力最强的老者。

    “没用的东西。”

    “你当着楚枫的面,向我求助,可知道…已经将我暴露了?”

    老者看着魂婴宗宗主,冷漠的说道,眼中还涌动着冰冷的怒意。

    “大人,我对天誓,我并没有与那楚枫说您是谁。”

    “这个世界上,除了我,没有人知道您的存在。”

    “大人,求求您,您快救救我,我不想死,我不想死啊。”

    魂婴宗宗主,跪在地上不停的磕着头,哀求着。

    可那位老者,却是熟视无睹。

    “大人,只要您将我救好,我一定将您的事情办好,若是我死了,魂婴宗上下,也没人能够做好那件事。”魂婴宗宗主继续说道。

    本来,老者面色不改,可是当其听到,魂婴宗宗主为其做的那件事后,则顿时动容了。

    沉默片刻后,老者自乾坤袋内,取出了一个玉瓶。

    玉瓶打开,顿时一股清凉之气散而出,老者轻轻一弹,一滴水珠自玉瓶之中掠出,轻轻的落在了魂婴宗宗主的身上。

    嗡——

    水滴落下,便急扩大,只听哗啦的一声,化作一大片碧绿色的水花,布满了魂婴宗宗主的全身。

    那水花并没有顺着其身体落下,而是缠绕着他的身体涌动着,就好像是在为其疗伤一般。

    可是,那水花只浮现片刻,便消失不见了。

    就如同一片水花,落入了干旱的沙漠,莫说瞬间就被稀释,甚至连一丝痕迹都没有留下。

    “恩?”

    见此一幕,老者眉头微微皱起,显然…此刻魂婴宗宗主的伤势,比他预料的,要难以治疗的多。

    随后,老者又自玉瓶之中,弹出十滴水珠,落在了魂婴宗宗主的身上。

    这一次,那水花消失的时间稍微减少了一点,可依旧很快的,便消失不见,被魂婴宗宗主的肉身所吞噬。

    准确来说,是被魂婴宗宗主身上的伤痕所吞噬。

    这种情况下,老者只得不断的加量,大概用了…玉瓶之中,一半的水滴之后,魂婴宗宗主身上的伤痕才终于褪去,痊愈。

    “多谢大人救我,多谢大人!!!”

    “大人的救命之恩,我魂破冤必定铭记于心,永生不忘。”

    伤势痊愈后,魂婴宗看着自己那痊愈的身体,喜出望外,不停的向这位老者磕头作揖。

    先前被那伤势所困的他,非常清楚那伤势的恐怖,那是一种无法解除的伤势,是可以活生生将他的灵魂烧灭的伤痕,若不是这位老者出手相助,他知道…他可能连今日都撑不过去。

    可是面对魂婴宗宗主的感谢,那位老者却看都不看他一眼,他只是看着手中的玉瓶,眼中充满了心疼的目光。

    “若是这件事情你给我搞砸了,我定会让你承受,胜过今日百倍千倍的痛楚,最后再取走你的狗命。”这位来自楚氏天族的老者,冷漠的说道。

    “大人放心,我一定不会辜负大人的信任,一定将此事办好。”魂婴宗宗主保证道。

    “先别把好听的话说的这么早,那个楚枫可还没死。”老者说道。

    “他还没死?”听得此话,魂婴宗宗主顿时目光一变,眼中涌现出了一抹浓郁的忌惮之色。

    “大人,那楚枫的魔兵太邪门了,小的真不是他的对手,大人可否……”话到此处,魂婴宗宗主有些犹豫,但咬了咬牙,还是说道:“大人可否帮助小人,将他收拾掉?”

    “那楚枫,斩杀过我楚氏天族的人,若是我可以出手,岂会留他活到今日?”

    “但我们是什么身份,怎能参与百炼凡界的事?”

    “若是我可以直接出手的话,又何必要你这个废物帮我,老夫早就将一切办的妥妥当当。”老者有些愤怒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