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修罗武神 > 第两千六百八十六章 谁敢动他(2)
  突然传来的呐喊,让在场之人都是心中一惊。

  一时之间,所有人都将目光,投向了那声音传来的方向,定目观望才发现,这个来者他们许多人都认识。

  这个人,虽然修为只是一品武祖,可是在落凤城却是非常的有名。

  有人说他是一个修武奇才,日后成就不可限量,也正因如此,王莲芝之前才对他死心塌地。

  但是后来,人们又说他是废物,当初看错了他,因为自从他的母亲病重之后,他的修为便没有一丝长进。

  而此人,自然便是宋喜。

  “宋喜,你活腻了,竟敢来我的婚宴捣乱?”

  欧阳家主大怒,他早就知道宋喜与王莲芝的关系,可他是真的没有想到,宋喜竟然胆大包天到这种地步,竟然敢到他的婚礼上捣乱。

  “欧阳家主,你可知道你这王莲芝是什么人?”

  “她乃是一个心狠手辣的恶毒女人。”

  “你娶她,只会辱没了你欧阳家的名声。”宋喜大声说道。

  “什么?恶毒女人?”听得此话,在场宾客皆是议论纷纷。

  毕竟恶毒女人这个帽子,可不是随便乱扣的。

  而宋喜因为具有一些名声,所以他们对宋喜倒也是颇为了解。

  宋喜乃是一个非常本分的老实人,哪怕受人欺辱,也很少反抗,更是从未听见他说过别人坏话。

  而他现在,竟然说王莲芝是恶毒女人,这不免让人们猜疑,这其中是不是真的有什么缘由。

  “恶毒女人,宋喜,此话怎讲,你给我说清楚,你若不说清楚,今日我打断你的手脚,废了你的修为。”欧阳家主大声喝道。

  其实,他的心中也是犯起了嘀咕,所以才让宋喜说。

  否则,他岂会与宋喜争辩,早就直接出手,狠狠的教训宋喜一番了。

  “我母亲三年前忽然身患重病,相信此事欧阳家主也有听闻。”

  “但实际上,我母亲并不是病了,而是这王莲芝下毒所致。”

  宋喜指着王莲芝愤怒的说道,此刻的他气的咬牙切齿,甚至连身体都在颤抖。

  “什么?宋喜母亲的病,是王莲芝下毒所致?”

  听得此话,在场之人倍感惊讶,不由的将目光投向了王莲芝。

  就连欧阳家主,也是将目光投向了王莲芝。

  因为他们都知道,三年前宋喜母亲病重之前,就是王莲芝照顾其母亲。

  而在其母亲病重后,在宋喜得到消息,回来之前,也一直是王莲芝在照顾他的母亲。

  “宋喜,你这是含血喷人。”面对众人的质疑,那王莲芝自然不会承认。

  “究竟是怎么回事,你自己心里清楚。”

  宋喜却是一脸的坚定,坚定地认为,就是王莲芝给其母亲下的毒。

  “宋喜,我真想不到,你是这种人。”

  “你母亲病重之后,我一直悉心照料,你不感恩也就罢了,竟然还冤枉我,说是我给她下的毒。”

  “你倒是说说,我为什么要给你母亲下毒,我为什么要害她?”

  “我若真想害她,怕是你连她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又何必下毒?”

  “况且,多少位界灵师都诊断过,你母亲是患了病,根本就不是中毒,你就算冤枉我,也找一个好点的理由行吗?”王莲芝的声音,竟然喊的比宋喜还大,就好像宋喜真的是冤枉了她一样。

  “对啊,宋喜母亲的病,多少界灵师都看过了,那只是病,根本就不是中毒。”

  听得王莲芝这样一说,人们才反应过来,一时之间,不少人都开始怀疑,宋喜是不是故意冤枉王莲芝的了。

  而就在此刻,王莲芝更是“噗通”一声,跪在了欧阳家主的面前。

  此刻的王莲芝,已是声泪俱下,无比委屈的哭死道:

  “老爷,这宋喜分明就是因为我嫁给您,怀恨在心,所以才故意冤枉人家的,老爷你可要为人家做主啊。”

  听到王莲芝的话后,欧阳家主也是觉得非常在理,随后便勃然大怒,眼眸一动,威压便横扫而出。

  噗通——

  宋喜只是一品武祖,哪里承受的住,欧阳家主的威压,立刻趴在了地上。

  任凭宋喜,如何努力的想要爬起身来,却也根本无力爬起,只能如同死狗一般,趴在地上。

  “欧阳家主,我没有骗你,我所说的都是事实,您一定不能娶王莲芝,这是一个心狠手辣的恶毒女人啊。”

  宋喜并未放弃,而是用尽力气,大声呼喊着。

  可是,欧阳家主不仅不予理会,反而是威压加强,直接将宋喜压入了地底之中,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此刻,所有人都觉得,宋喜乃是咎由自取。

  却没有人注意到,那王莲芝的盖头之下,一个恶心的笑容正挂在王莲芝的脸上。

  这是讽刺的笑容,就好像在说,宋喜与她斗,乃是不自量力。

  “赵大管家,宋喜乃是你宋府的人,你说…我该如何处置?”

  欧阳家主,并未直接对宋喜如何,而是向赵府大管家请教起来。

  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因为他听闻,宋喜在赵府务工。

  虽然,他与赵府关系匪浅,可是也不能随便动赵府的人,既然此刻想动宋喜,自然就要先请示一下赵府大管家。

  “是吗?我赵府竟然有这么一个废物?”然而对于此事,赵府大管家,却是一副不知情的样子。

  就在此刻,赵府之中有人表示,宋喜的确在赵府务工,但只是最低等的仆人。

  “真是的,你们是怎么做到事,怎么能将这种猪狗不如的东西,收入我赵府?”

  得知此事,赵府大管家顿时大怒,就好像…宋喜连进他赵府的资格都没有一般。

  “欧阳家主,这种猪狗不如的东西,你想怎么处置便怎么处置吧。”随后,赵府大管家对欧阳家主说道。

  听得此话,欧阳家主才再度将目光投向宋喜,他指着宋喜,恶狠狠的说道:

  “宋喜,今日是我大喜的日子,不想沾血。”

  “但是,你竟敢辱我的莲之,那我便饶你不得。”

  “来人啊,把这个宋喜给我拖下去,明日…我再亲手杀了他。”

  “遵命”

  欧阳家主此话说完,欧阳家的一众狗腿子,便冲向了宋喜,想要将宋喜抓起来。

  呼——

  可就那群人,将要靠近宋喜之际,一股劲风,忽然自宋喜的上方横扫开来。

  下一刻,那群欧阳家的狗腿子,一个个被吹的人仰马翻。

  “我看今日,谁敢动他。”

  而就在这时,一道响亮的声音也是忽然响起,紧随其后两道身影,无声无息的出现在了宋喜的身旁。

  而这两个人,正是楚枫和静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