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修罗武神 > 第两千七百一十四章 见证过程(1)
    “你猜对了,我已经看过了这个镜珠,而我亲自准备的这个惊喜。”

    “已经被人拿到了。”仙兵山庄庄主说道。

    “拿到了?竟然有人拿到了,是何人,他是怎么做到的?”

    “是啊庄主大人,究竟是何人,竟有如此本领?”

    这一刻,仙兵山庄的诸多长老,都是一脸好奇的追问起来。

    他们都知道,那个惊喜是什么。

    那就是那只界灵兽。

    所以,他们也都知道,那只界灵兽有多难对付。

    而只要有人,能够击败那只界灵兽。

    那也就等于,可以获得这场狩猎比试的第一名。

    “我也是刚刚才出关,所以没能看到,他是如何击败那只界灵兽的。”

    “但从其他人的谈论中,我得知,这是一个叫做楚枫的年轻人做的。”仙兵山庄庄主说道。

    “楚枫,莫非也是楚氏天族之人?”此刻,红发老者问道。

    同时,在场的其他人,眼中也都绽放出了特殊的目光。

    通过仙兵山庄庄主,以及红发老者的对话,人们都听得出来,能够击败那只界灵兽,获得那所谓惊喜者,绝对是非凡之辈。

    倘若,这个楚枫也是楚氏天族之人,那么显然今年,楚氏天族的小辈中,又出现了一位不得了的存在。

    “非也。”

    仙兵山庄庄主摇了摇头,并且将目光投向了楚宪硕,道:“楚宪硕小友,看来这一次,你是遇到对手了。”

    而此刻,楚宪硕的脸色有些不好看,随后,他手掌探出,掌心之中,竟然光芒大盛。

    那是仙级结界之力,并且还是蛇纹级。

    “蛇纹级仙袍界灵师,楚宪硕少爷,果然了得。”

    看到楚宪硕所散发的结界之力,围观之人,赞不绝口。

    而楚宪硕,对于那些夸赞他的人,却是不予理会。

    他所散发的结界之力,顺着他的掌心流动,很快化作一座阵法。

    而这座阵法,勾勒出了一副画像,这个画像,正是楚枫。

    “仙兵庄主,你说的这个楚枫,可是这个模样?”楚宪硕对仙兵庄主问道。

    “正是此人,莫非,楚宪硕少爷认识他?”仙兵庄主问道。

    “呵呵……”

    此刻,楚宪硕先是一声冷笑,这才说道:

    “认得,我自然认得,此人先前对我不敬,被我打的如狗一般,跪在地上,向我求饶。”

    “我心地仁慈,放他一马,想不到他竟敢如此放肆,在狩猎场内,凭借结界之力,找我楚氏天族的麻烦。”

    “我看他,真是活腻了。”

    楚宪硕,咬牙切齿的说道。

    而听得楚宪硕此话,围观之人,也是纷纷震惊。

    他们都没有想到,那个叫楚枫的人,不仅不是楚氏天族的人。

    竟然与楚宪硕,还有这么大的过节。

    暗自里,都替楚枫捏了一把冷汗。

    毕竟,得罪了楚氏天族的人,可都是要倒大霉的。

    “楚宪硕小友,你又没有通过镜珠,看到狩猎场内的情况,你怎么就知道,那楚枫…找了你楚氏天族小辈的麻烦呢?”仙兵庄主问道。

    “猜测。”楚宪硕说道。

    “可惜,你猜错了。”仙兵庄主说道:“虽然,我也未能亲眼所见,可从你楚氏天族的小辈,以及他人的谈论中,我也得知,是你楚氏天族小辈先找茬,结果却被那楚枫教训了。”

    “你……”此刻,楚宪硕的脸色变得很是难看,涌现出了些许怒色。

    楚氏天族小辈在进去之前,就说过要找楚枫麻烦,发生过什么,他岂会不清楚?

    可是仙兵庄主,却当着这么多人面,把实话说出来,这可就是在打他楚宪硕以及楚氏天族小辈的脸了。

    毕竟,欺辱他人,反而被他人欺负,这是一种很丢人的行为。

    “你一家之言,我从何相信?”

    忽然,楚宪硕反驳起来,他竟然根本就不承认,他楚氏天族小辈,会对楚枫出手。

    “我这镜珠,能够看到狩猎场内的一切。”仙兵庄主说道。

    “你看到的,又不是我看到的,你说是就是咯。”楚宪硕说道。

    “呵呵……”仙兵庄主淡淡的笑了,说道:

    “楚宪硕小友,我知道你心中有气,可你与我争辩没有用,有本事,你就进入狩猎场内,击败那楚枫。”

    “不用你说,我也会进去收拾他,这狩猎比试,只要我楚宪硕参加,那么第一名,就一定是我楚宪硕的。”楚宪硕说道。

    “只是这个楚枫,怕是你未必能胜。”仙兵庄主说道。

    “你凭什么断定,我不能胜他?”楚宪硕剑眉倒竖,很是不悦的问道。

    “只凭他击败了我亲自布置的界灵兽。”仙兵庄主说道。

    “你就敢说我不行?”楚宪硕问道。

    “呵呵……”仙兵庄主又淡淡的笑了,他没有回答。

    因为他自己很清楚,他布置这只界灵兽,其实就是为了难为楚宪硕的。

    所以他几乎断定,这楚宪硕,是无法击败那只界灵兽的。

    “我说过,这楚枫曾与我交过手,可是他在我的面前,连还手之力都没有。”楚宪硕说道。

    “修武是修武,结界之术是结界之术,二者不可混为一谈。”仙兵庄主说道。

    “那我就让你知道,哪怕是结界之术,我也能够把他当狗一样,按在地上打。”楚宪硕说道。

    “呵呵,老夫只相信我所看到的。”仙兵庄主说道。

    看到这样的仙兵庄主,楚宪硕越发的不悦,他看的出来,仙兵庄主很看不起他。

    可是转念间,楚宪硕又灵机一动,想到了一个好点子,于是说道:

    “你说的对,你相信你所看到的,我相信大家也都一样。”

    “过去发生的事,究竟如何,谁都不能轻易下结论。”

    “但是即将发生的事,大家倒是可以做个见证。”

    “既然,你那镜珠,能够看到狩猎场内的一切,那不妨你将这镜珠公开,让所有人都看到,狩猎场内,接下来发生的事情。”楚宪硕对仙兵庄主说道。

    “楚宪硕小友,你的意思是,想让所有人,见证你进入狩猎场之后,所发生的事?”仙兵庄主问道。

    “怎么,做不到吗?”楚宪硕挑衅的问道。

    “倒是可以做到,只是…我劝你三思而后行。”仙兵庄主说道。

    “你是看不起我?很好,你越是看不起我,我越是要让你知道。”

    “我楚宪硕的结界之术,绝非楚枫那种货色可以比拟的。”楚宪硕说道。

    “很好,年轻人倒是应该有你这种自信。”

    “既然你执意如此,那老夫便成全了你吧。”仙兵庄主说话间,便开始布置阵法。

    他这一出手,顿时风起云涌,耀眼的结界之力,很快便形成了一座大阵。

    这座大阵,是以那镜珠为阵眼,所以…这座大阵,能够看到这狩猎场内的情况。

    但是,只能看到一部分,此刻这大阵所呈现在众人眼前的画面,乃是狩猎场的入口处。

    “我这阵法会追踪你,所以你进入狩猎场内,所经历的一切,我辈都可以看到。”仙兵庄主说道。

    而听得此话,在场的所有人,也都变得兴奋了起来。

    他们来此,为的就是见证,楚宪硕能否获得此次狩猎比试的第一名的。

    而现在,竟然能够有机会,看到楚宪硕在狩猎场内所经历的一切,这可是人们之前,所不敢想象的。

    “你们,在场的所有人,就都给我睁大眼睛看好了。”

    “看我楚宪硕,是如何暴揍那个楚枫的。”

    楚宪硕,说完此话,便身形一跃,掠入了那狩猎场之中。

    PS:

    今天农历11月18日,

    也是,我善良的蜜蜂的生日。

    这个,儿时最期待的日子,

    到了今天,却已经没了多大感觉,

    唯一有的,就是一声感叹,唉,又老了。

    时间过的真快啊,转眼间…

    蜜蜂写书都已经5年了。

    回想起当初,就好像昨天的事一样。

    时间啊,你怎么就过的这么快呢?

    可是,又忍不住感慨。

    5年了,我坚持创作5年了。

    2011年5月份,我开始创作。

    2011年7月份,我正式发书。

    到今天,已经5年多了。

    这5年间…

    有过无数次的喜悦。

    有过无数次的激动。

    有过无数次的兴奋。

    有过无数次的欢笑。

    但是…

    也有过放弃的念头。

    因为被谩骂,想过放弃。

    因为太难熬,想过放弃。

    真的,那个时候我才知道。

    原来再喜欢的事,成了工作。

    都会变成一件,很累的事。

    状态好的时候,

    我曾一天写十章。

    可状态不好时。

    我也曾一章写十个小时。

    没有写过书的人,不会了解。

    不会了解,

    绞尽脑汁的去构思的感觉。

    不会了解,

    状态不好,却还要去逼着自己去创作的感觉。

    真的太难熬了。

    我平时,从来不喝酒。

    不会喝,也不喜欢喝。

    但,我很清楚的记得,

    2011年生日那天,我喝了。

    不仅喝酒了,我还哭了。

    我当着我最好的朋友面,哭了。

    我对他说:

    我快坚持不下去了,真的太难熬了。

    他说:

    那就别写了,可以做的事有很多。

    别因为这件事,把自己逼疯了。

    我说:

    可我还必须要写,这是我的选择。

    是我喜欢做的事。

    如果,

    我连自己喜欢做的事,都做不好。

    那我还能做什么?

    是啊,那就是那个时候,我坚持的理由。

    这是我的选择,是我喜欢的事,我必须坚持。

    但,我还是动摇过,动摇过无数次。

    每当难熬的时候,快坚持不住的时候。

    我就会与人去说自己的想法。

    也曾有无数同行劝过我。

    有人说:

    没有不被读者骂的作者。

    欲戴其冠,必承其重,你要忍。

    等骂你的人多了,你就火了。

    有人说:

    写作本来就难熬,

    不然怎么都说,创作的人命短呢?

    可是你要坚持下来,

    坚持下去,你就会成功。

    但有趣的是,

    我现在依旧在创作。

    而那些,曾劝过我的同行,

    却基本都放弃了。

    是啊,很多事情就是这样。

    说出来容易,做到的难。

    有些事情,只有真正做过的,

    才知道有多难。

    而我很庆幸。

    庆幸,那么多人没能坚持住,

    可我,总归是坚持下来了。

    但我能坚持下来,

    可不是因为他们给我讲的大道理。

    我能坚持下来,最大的原因。

    其实是……你们。

    每当我想要放弃时,看到你们的支持。

    我就告诉自己,为了你们,我也要继续。

    每当我想要放弃时,看到你们的鼓励,

    我就告诉自己,为了你们,我必须坚持。

    真的,我真的很庆幸。

    很庆幸,有你们这群可爱的读者们。

    很庆幸,有你们这群给力的兄弟们。

    希望…

    每个生日,都有你们陪我。

    也希望…

    我的每一本书,你们都爱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