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修罗武神 > 第一千七百八十四章 仙火三重变(5)
    “这件事也是说来话长,我还是长话短说吧,当年我父亲,还远不具备现在的修为,但却与我娘亲生下了我。”

    “不曾想,在我一岁那年,我父亲的仇人找上门来,我父亲独挡大敌,让众族人与我娘亲带我先走。”

    “可不曾想,那仇人也有帮手,围堵住了我娘亲与族人们。”

    “危急时刻,娘亲以生命为代价,让族人带我突围。”

    “娘亲死了,而我也不知怎么回事,就跑到了东方海域,还落到了九州大陆,成为了一个孤儿。”

    “至于我父亲,虽然逃过了一劫,可是看到娘亲的尸体,看到众族人的尸体后,却伤心欲绝,悲痛万分。”

    “因为不仅娘亲与族人死了,父亲还找不到我,所以便觉得我们全都死了。”张天翼说道。

    “灭族之痛,自然沉重。可是你并没有死啊,只是找不到,不代表死了,你父亲怎么就能断定你死了?而不去找你?”楚枫问道。

    “这也不能怪我父亲,我父亲当初在我身上留下了印记,只要我在,无论身处何处,他都能够找到我,但是当时,他却找不到我了,而找不到我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我死了。”张天翼说道。

    “但是你却没有死,而是去了东方海域。”楚枫说道。

    “是啊,实际上我并没有死,只是跑到了东方海域,可是因为距离太远,又可能是因为某种力量的阻隔,哪怕身上有印记,父亲也感应不到,但只要我回到武之圣土,我父亲便可以感受到。”

    “所以,当我和师尊,来到武之圣土后,我父亲便惊觉的发现,我原来还活着,所以便第一时间找到了我。”

    “他一直暗中保护着我,直到我和无殇弟弟,险些死在冷月那妖女手中之时,他才出手救我,对我说出了事情的经过。”张天翼讲述道。

    “想不到张师兄,竟有这样悲惨的身世。”听到这里,楚枫心中一紧,虽然原因不同,但张天翼的经历,却与自己有着几分相像。

    只是张天翼,已经父子团圆,而他……却还未能见他生父一面。

    “那灭你族人的仇人,可还活着?”忽然,楚枫问道,杀母之仇,灭族之恨,与生父分隔多年。

    这一切,都是当日的仇敌所害,这样的仇恨,不能不报,若是那些仇人还活着,不用张天翼说,楚枫也会帮着报此大仇。

    “死了,全都被我父亲杀了,除了一个人。”张天翼说道。

    “还有一个人,是谁?”楚枫问道。

    “那个人,我父亲也不知道他究竟是谁,但他却是害我张家被灭的罪魁祸首。”

    “我张家隐世多年,寻常人根本就找不到我张家在哪,是那个人,引导我父亲的仇家,找到了我张家。”

    “只不过,自那日之后,他便人家蒸发了一样,无论如何也找不到了。”

    “但我父亲说,他那样的人,不可能轻易的死掉,一定还在武之圣土,并且一定还活着。”

    “只是可惜,除了他的额头上,有一个像是蛇一样的符号之外,对他便一无所知。”张天翼说道。

    “真是可恨,此人若活着,决不可轻饶。”楚枫说道。

    “若要我找到他,定不轻饶。”提及此人,张天翼也是恨意滔天。

    “张师兄,你说无殇弟弟,也被你父亲所救,那他如今可在此处?”楚枫问道。

    “不,无殇弟弟,拥有的是帝级血脉,我父亲在修为上,帮不了他,于是便将他送到了一个旧友的隐居之所,想让无殇弟弟,在那里能更进一步。”

    “你若是想找他,我倒是可以告诉你地址。”张天翼将一张地图,递给了楚枫。

    接过来一看,楚枫发现,那隐居之所,还真是隐秘,但若有机会,他定要去那里一趟,看望一下姜无殇。

    毕竟他们兄弟三个,当初在九州大陆便相识,这么多年了,感情极深,如今能在武之圣土团聚,更是不容易。

    楚枫,将这张地图小心翼翼的收好,随后说道:

    “张师兄,你父亲是弓帝传人,究竟是得到弓帝的传承,还是本就是弓帝的传人。”

    “弓帝乃是我族先祖,我族人皆是弓帝传人,乃是代代相传。”张天翼说道。

    “张师兄,那既然弓帝传人是代代相传,为何被称为弓帝,而不是张帝?”楚枫好奇的问道。

    “先祖本叫张仙丰,但为了保后人安宁,才自称为弓无名。”张天翼说道。

    “张字去长,便是弓,原来如此,我明白了。”楚枫恍然大悟,虽然当初弓帝,隐藏了真名,可却也留下了一丝线索。

    “不管怎么说,张师兄能与亲人相聚,都是可喜可贺啊。”

    楚枫恭喜道。

    他是发自肺腑的替张天翼感到高兴,因为同命相连的他,最能体验到张天翼的孤独,最能理解盼与亲人相见的心情。

    此刻,张天翼也是笑了笑,可以看出来,虽然族人已死,母亲不在,但能与父亲团聚,他已是非常知足。

    “张师兄,你先是邀请众人来此,而今日又宣布了你的名字,是准备将弓帝的姓氏,公布天下了么?”楚枫问道。

    “弓无名,本来就不是先祖的真名,只是当年他怕家人受他牵连,才自称弓无名。”

    “如今,我张家传到此代,只剩我与父亲二人,我父亲觉得,是时候让天下之人知道,先祖的真实身份了。”张天翼说道。

    “也是。”楚枫赞同的点了点头。

    “不过其实举办最强小辈争霸赛,并非我的本意,这乃是我父亲,给我出的一道难题。”张天翼说道。

    “难题?”楚枫目光一闪。

    “恩,你还记得,我修炼的禁忌玄功么?”张天翼问道。

    “当然记得,张师兄的禁忌玄功,可丝毫不弱于天赐神体。”楚枫说道。

    “是啊,我那禁忌玄功,可是大有来头。”提及此事,张天翼也是颇感得意,说道:“当初我便觉得,我修炼的禁忌玄功,蕴含着更为强大的力量,只是我无法掌握,也领悟不到。”

    “实际上,我修炼的禁忌玄功,便是我张家代代相传,得以变强的根本,也是先祖当初,名扬武之圣土,成为一代帝王的根本。”

    “那禁忌玄功的真名,叫做仙火三重变。”张天翼说道。

    “仙火三重变”听得这个名字,楚枫便意识到了这功法的不简单。